新秀摇篮被迫转型 谁能救救维莱特剧院? |
维莱特剧院是巴黎剧场新秀的摇篮,被迫转型成爵士乐演出场地,让剧场人深觉不妥。
维莱特剧院是巴黎剧场新秀的摇篮,被迫转型成爵士乐演出场地,让剧场人深觉不妥。(谢宜静 摄)
巴黎

新秀摇篮被迫转型 谁能救救维莱特剧院?

被视为剧场新秀摇篮的维莱特剧院,在巴黎市政府与文化部的协议下,收到行政命令告知要挪作爵士乐的演出场地,令剧场界人士群起反对,连署要保留这个创意园地。许多人都把维莱特剧院即将关门当作巴黎文化政策衰败的征兆之一,在好大喜功的思维下,公私部门的预算都成了锦上添花的用途,真正能培养艺术种子的土壤,也就是地方性长耕型创作空间只能被牺牲……

被视为剧场新秀摇篮的维莱特剧院,在巴黎市政府与文化部的协议下,收到行政命令告知要挪作爵士乐的演出场地,令剧场界人士群起反对,连署要保留这个创意园地。许多人都把维莱特剧院即将关门当作巴黎文化政策衰败的征兆之一,在好大喜功的思维下,公私部门的预算都成了锦上添花的用途,真正能培养艺术种子的土壤,也就是地方性长耕型创作空间只能被牺牲……

众所瞩目的巴黎市立维莱特剧院(Théâtre Paris-Villette)生存危机目前仍很不乐观,在总统大选后第一次的巴黎市议会中并没有好消息传出,期间业界重要人物(Jack Lang、Yasmina Reza、Mathieu Amalric等)及广大群众早在第一时间就线上签名支持,剧院所在地维莱特园区(Parc de la Villette)的总监Jacques Martial则不断强调维持剧院的创作活动,才能让艺术园区的样貌更丰富完整,还破例在二○一三年将四个维莱特剧院的作品列入园区本身的演出项目。

小型剧院创意园地  被迫改演爵士乐

实际状况是,维莱特剧院三年来预算不断被删减,而今年三月则收到行政命令告知剧院将挪作他用,这个外表平实、规模不大(三个演出厅分别提供二百一十个、七十个、卅个座位)、多年来身为新秀摇篮的巴黎市立剧院,可能真的将依市府决定改成爵士乐的演出场地。

百分之九十七的预算来自市府的维莱特剧院,前身是一九七二年成立的Théâtre Présent剧院,一九八五年维莱特园区创立时跟著改名。该剧院自始的任务就是发展现代戏剧,除了剧目演出外,也跟大众、学校进行互动:由演员、导演们带领表演工作坊、剧本写作及研读,廿多年来在常被当作文化沙漠的巴黎十九区有著深远影响,也跟维莱特艺术园请来的客座艺术家们配合密切。

剧院还有一个经营得很成功的网上表演艺术平台:二○○六年九月诞生的「X网脉」(x-réseau)。为了因应网路世界为表演艺术带来的新视野及新剧本形式需求,「X网脉」这几年以实验室自许,提供实际及虚拟的创作、演出空间,加上技术支援团队,汇集了各领域的多媒体创作及剧场工作者发表了很多作品,也针对线上演出作了不少剧本创作,成果有目共睹。

文化衰败的象征  文化人士忧心忡忡

许多人都把维莱特剧院即将关门当作巴黎文化政策衰败的征兆之一,毕竟花都巴黎也难逃全球各大都市竞相吸睛办大型活动带来的迷思:主办单位好大喜功,只愿意支持群星聚集的大制作,全面以媒体感兴趣与否作为考量,被许多所谓主流团体占据的结果,就是带来很多外表光鲜内在空洞、毫无创作意义的迎神赛会型节目;公私部门的预算都成了锦上添花的用途,真正能培养艺术种子的土壤,也就是地方性长耕型创作空间只能被牺牲,经济危机期间无法自求多福的就一个个消失,包括前一阵子Quai de Charente创作空间的被取缔,或国际视觉剧场(IVT)补助案迟迟无法通过等例子,都让创作界真正面临预算被移转、削减、取消的事实。

此外,艺术政策的著眼点也令人不解:巴黎市政府已经把维莱特园区内的一个表演创作场所Trabendo整修后租给私人公司作音乐用途的场地经营,而现在要将维莱特剧院改作爵士乐演出,加上不远处早有创作型的Tarmac剧院已被改作商业演唱之用,这些都是市政府与文化部间作业后的决定。除了让人好奇巴黎是否突然需要这么多音乐演出场所外,令人忧心的是,难道巴黎一向多样貌的中小型剧场也要慢慢消失,就像很多小艺术电影院在十年间都被大型连锁电影院赶尽杀绝一样?

首都如此,国家预算方面也不乏坏消息:百分之六的表演艺术补助被删减,好些中小型剧院的补助案都不再续约,包括大巴黎郊区知名度极高的Studio Théâtre de Stains及Théâtre Hublot都面临关门危机,其他补助大减的剧院则不胜枚举。这些政策当然引起广大群众的关切:不但艺术家与经营团队多年努力的成果完全不被当局列入考量,而法国一向以各地基层文化中心与地方剧院带领,用来协助族群融入及化解郊区青少年问题的文化政策,又将何去何从呢?

 

相关网站巴黎市立维莱特剧院www.theatre-paris-villette.com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