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往往在处理不服从的人 莎剧之外的唐纳伦及与你同行剧团 |
迪克兰.唐纳伦(右)与设计尼克.欧门罗(左)一起创立了「与你同行剧团」。
迪克兰.唐纳伦(右)与设计尼克.欧门罗(左)一起创立了「与你同行剧团」。(Johan Persson 摄 与你同行剧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伦敦剧场全攻略!即将上场

戏剧,往往在处理不服从的人 莎剧之外的唐纳伦及与你同行剧团

虽然与你同行的制作强调剧组的集体创作,但与多数的英国剧团相似,与你同行剧团的创作,仍是以文本为主。除了之前访台过的《第十二夜》与《暴风雨》,将于明年TIFA造访的《罪.爱》则可以让我们看到唐纳伦莎剧之外的导演诠释功力。唐纳伦曾说:「戏剧往往在处理不服从的人。」经由理解这些不服从及对世界、空间的冲突,不管是经典文本或当代剧本,再困难的剧本都可以恰如其分地被搬演,而经典也不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

文字|梁文菁、Johan Persson
第252期 / 2013年12月号

虽然与你同行的制作强调剧组的集体创作,但与多数的英国剧团相似,与你同行剧团的创作,仍是以文本为主。除了之前访台过的《第十二夜》与《暴风雨》,将于明年TIFA造访的《罪.爱》则可以让我们看到唐纳伦莎剧之外的导演诠释功力。唐纳伦曾说:「戏剧往往在处理不服从的人。」经由理解这些不服从及对世界、空间的冲突,不管是经典文本或当代剧本,再困难的剧本都可以恰如其分地被搬演,而经典也不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

与你同行剧团的诞生,始于英国导演迪克兰.唐纳伦(Declan Donnellan)与设计尼克.欧门罗(Nick Ormerod)想要制作戏剧、却无人雇用的窘境。自一九八一年以来,经过卅余年的创作不缀,已从至英国各城市短暂停留展演的小型的剧团、至今日到过四十余国、三百多个城市巡回的国际剧团。与你同行剧团曾为台湾带来《第十二夜》与《暴风雨》, 并即将于明年三度来台,台湾观众得以看到在英国备受好评的《罪.爱》(原名:可惜她是个妓女,’Tis Pity She’s a Whore),因此而能看到与你同行剧团非莎士比亚之制作。

虽然与你同行的制作强调剧组的集体创作,但与多数的英国剧团相似,与你同行剧团的创作,仍是以文本为主。若是以历史剧目来看,与你同行剧团搬演过的作品,最多来自于英国文艺复兴剧场(1567-1642),大约是伊莉莎白一世及詹姆士一世统治时期。莎士比亚是此时期最有名的剧作家,与你同行对莎翁自是偏爱,廿一世纪以来,除了《暴风雨》与《第十二夜》之外,还有剧评称赞不已的《奥赛罗》、《辛柏林》、《 特洛伊罗斯与克瑞希达》、《马克白》、《罗密欧与茱丽叶》等莎翁著作。

让古典剧本仿佛昨日才写出

同时,与你同行制作的詹姆士时期其他作家作品,亦备受赞誉:像是密多顿与罗理合写的《换妻计》The Changelling、约翰韦伯斯特的《玛菲公爵夫人》Duchess of Malfi及此次来台的《罪.爱》;这些作品,都让与你同行剧团成为英国近几年搬演詹姆士时期悲剧的代表剧团。英国文艺复兴剧场专家骆特教授(Prof Carol Chillington Rutter)在《换妻计》节目单中曾写道:「重新评量古典剧本是『与你同行剧团』之看家本领。当与你同行表演这些剧本时,莎士比亚的剧本和其他的詹姆士时期一族,让人感觉像是英国首演。」(〈与你同行廿五年〉,2006)。这一段话,可以说是对与你同行剧团作品的最佳描绘。

著现代服装演出是与你同行剧团让十七世纪作品仿若写于昨日的手法之一,而在同一篇文章里,鲁特教授继续说明,与你同行与时俱进的手法,在于对剧本的看待方式。这些文艺复兴作品,并非是单纯的「文学」,而是口语交换记录下的文字,在这些交换里,最常听到的,便是关于政治权谋、道听涂说、名流八卦、荤笑话、奇巧组合出来的悲喜剧,角色之间机锋相对的语言交换,在制作里还原,也因此观众前一刻可能因为角色间诡异的利益交换而心跳加速,却在下一刻便引出满场笑,或是让人心碎。在这些制作里,与你同行从不避讳展现角色之间的性张力,当性与道德并置时,导演唐纳伦引领观众不对角色之价值观作出批评,而是借由表演让观众为角色处境设想,《罪.爱》便是一例。

经典剧码与当代文本都能游刃有余

除了文艺复兴作品之外,与你同行剧团制作次数较多的,便是所谓的经典剧码,悲剧、喜剧皆然:从创团作威廉.威彻利(William Wycherley)的复辟时期喜剧《乡下太太》The Country Wife、 到十七世纪的法国古典剧《安德罗马奇》Andromaque(拉辛作品,曾做过英文、法文两个不同制作)及《熙德》Le Cid(高乃依作品),索福克里斯的希腊悲剧《安蒂冈妮》,到现代作品像是契诃夫的《三姐妹》及阿尔佛雷德.杰瑞(Alfred Jarry)的《乌布王》,风格可以说是琳琅满目。

 同时,与你同行剧团与美国剧作家东尼.库许那(Tony Kushner)的合作,也值得提出。唐纳伦与英国国家剧院合作,分别在一九九二年与一九九三年演出《美国天使》Angels in American 第一部及第二部;而二○○四年则与杨维克剧场合力制作《恋家者/喀布尔》Homebody/Kabul的英国首演。唐纳伦最「破格」的作品,或许是他与英国国家剧院合作的音乐剧《疯狂理发师》Sweeny Todd(英国首演),被英国知名剧评家比林顿(Michael Billington)认为是他看过最好的《疯狂理发师》,大受欢迎之外,也让唐纳伦得到该年奥立佛奖最佳音乐剧导演的殊荣。

理解人的「不服从」让剧本有血有肉

唐纳伦将他和与你同行工作多年的经验,巨细靡遗地写在《演员与标靶》里(2006,中文版由马汀尼、陈大任翻译,2010),而他相信,表演与生活的关系密不可分,舞台流动的表演,源自于生活中对情绪、情感表现之探索与关注,这些真实的体验,足以丰富演员的想像力,在舞台上运用、让角色更为完全。唐纳伦在排演时,并不会强加他的想法在演员身上,而是尊重演员、经由不断地观察与提出问题、引导演员开发出角色。

在书中,唐纳伦提到:「戏剧往往在处理不服从的人。」(页152),因为不服从而产生各种戏剧张力:李尔王里不服从的小女儿引发了一连串的悲剧,一件件推动戏剧的进行;契诃夫《海鸥》里的男主角康定斯基不服从于母亲的评论;茱丽叶不服从于家族安于她身上的命运。经由理解这些不服从及对世界、空间的冲突,再困难的剧本都可以恰如其分地被搬演,而经典也不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正是因为唐纳伦这套发展已久的工作方法,让每一次与你同行的作品,都能有血有肉、无惧无畏地展现剧本中最黑暗、却也最引人好奇的一面。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