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冠详《英雄》 以舞与父亲「对决」 |
PAR表演艺术
即将上场 Preview 骉舞剧场编舞新秀

刘冠详《英雄》 以舞与父亲「对决」

二○一二年在「下一个编舞计划」中以《雾》一舞令人惊艳的刘冠详,这次推出新作《英雄》,再次探挖记忆里的父亲身影,宛如内在的激烈碰撞,刘冠详用左支右绌的虚疲身体,直面残酷死亡,「那仿佛是我与死去父亲的最后对决。」

二○一二年在「下一个编舞计划」中以《雾》一舞令人惊艳的刘冠详,这次推出新作《英雄》,再次探挖记忆里的父亲身影,宛如内在的激烈碰撞,刘冠详用左支右绌的虚疲身体,直面残酷死亡,「那仿佛是我与死去父亲的最后对决。」

骉舞剧场《英雄》

2014/1/2~4  19:30  

2014/1/4~5  14:30

台北 牯岭街小剧场

INFO  02-29674495

「以前回山上老家的时候,我爸都会来接我。看著他从雾里走来,身影渐渐清晰,有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在他过世后,我走在同一条路上,每每瞥见雾里有隐约人影,我都会想,那是不是他?」

穿行于回忆,温柔凝视一幅幅生命风景,年轻编舞家刘冠详,于二○一二年周先生团队策办的「下一个编舞计划」,推出令人惊艳的《雾》之后,再次探挖记忆里的父亲身影,酝酿孵生舞作《英雄》。少去前者的抒情远望,略带诗意的叙事氛围,《英雄》宛如内在的激烈碰撞,用左支右绌的虚疲身体,直面残酷死亡。

「那仿佛是我与死去父亲的最后对决。」他说。

英雄复返继而凋零

随口聊起父亲,刘冠详珠串似地抛出了连番形容词:臭屁、潇洒、喜欢当英雄、从不轻易流露脆弱,甚至在他少年叛逆、使坏偷机车时,父亲也未曾责骂,只是很男人地拍了拍他。这样稳如山岳的厚实倚靠,却在心肌梗塞的病痛折磨下,一点一点萎缩变形,让只身前往中国搭救父亲的刘冠详,仓皇不知所措。

「医生说他脑部缺氧,开始产生幻觉,老想有人要害他!」自对岸回返十天的旅程,宛如小说家骆以军笔下的作品《远方》,荒谬突梯、满是闹剧。刘冠详暗自窜改医嘱,找来氧气瓶、轮椅,一路劫难重重才把父亲安全带回。当父亲安然步出台湾机场时,复又英雄地豪迈大笑,浑然不知数日内,自己即将永远离开。

用舞蹈把时光喊停

编创舞作《英雄》,刘冠详把对记忆的反复辩证带入,追溯、重建、拆毁、拉扯、质疑,在场上纷飞四散的纸张中,在光影散乱的身分转换中,他时而化身为父亲与自己对话,时而面朝幽幽暗影,丢出心中深埋的问题,继而失速、踉跄,无法紧跟回忆步伐,被远远抛在后头。当场上随风鼓动满涨的白布,隐隐飘动著人影和脚踏车轮廓,望著奋力追赶的刘冠详,令人遥遥想起,那则最初触发他创作的新闻:远在义大利半岛的圣马利诺监狱,仅仅囚禁著一名犯人,镇日被高墙和孤单所围绕,迷失在毫无人迹的心灵地图上。

舞作尾段,像是带有几分幽默和呼应,刘冠详念出了电影《洛基:勇者无惧》Rocky Balboa里,扮演过气拳击手的席维斯.史特龙,对自己儿子说出的经典台词:“It ain't about how hard you hit, it is about how hard you can get hit and keep moving forward. ”

与英雄对决,与自己对决,让作品去到更远的地方——这是旅程的起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