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栏 Columns

将英文音节式的语言转成中文音韵式的语言,要参考的不是成语字典或诗词,而是林强的《向前走》。不过若真的要将莎剧变成流行歌曲或是音乐剧,又太……我会尊重的。再回到莎剧原点/典,莎剧原本就是演出本,那我们应该尊重莎剧剧本里的文字?还是尊重莎剧以文字声音给观众punch的能量结构场?当然,对于莎剧专家的观点,我还是会很尊重的。

将英文音节式的语言转成中文音韵式的语言,要参考的不是成语字典或诗词,而是林强的《向前走》。不过若真的要将莎剧变成流行歌曲或是音乐剧,又太……我会尊重的。再回到莎剧原点/典,莎剧原本就是演出本,那我们应该尊重莎剧剧本里的文字?还是尊重莎剧以文字声音给观众punch的能量结构场?当然,对于莎剧专家的观点,我还是会很尊重的。

「尊」的形象是两手捧著酒杯,一个是朝天祭祀,另一个是与客敬酒。

不晓得是个人偏见,还是大家早就心知肚明,当生活中听到「尊重」这词时,常常仿佛听到的是脏话。如:「你要尊重我的权利。」翻成白话「你就是XXX地不尊重我」;或「我尊重你的发言权。」=「我XXX你的发言权。」这句型也可任意更动受词:「我尊重你是老师。」「我尊重你的看法。」「我尊重你的专业。」嗯,所以,未来,当你对我的作品有任何批评时,如果我回答:「我尊重你的观点。」你,应该知道我的意思吧。

「尊重」如同脏话

所谓脏话,比较接近标点符号,一种语气,一种情绪性符号,应该不会有人认真地从字义上去理解,或以为会变成一件具体的行为,如:干你娘。脏话不是用来针对特定议题的具体沟通,通常是在沟通无效后的一种无效沟通,一种属于心灵激昂的情绪沟通,一种爆发肢体沟通前的催化剂,此时,理性沟通已宣告死亡。因此,当「尊重」这词出现时,如同脏话,就不应该从字义上去理解,而是准备为沟通办后事了。

在剧场中,除了对长辈或同辈的伦理情境外,有几个也常用到「尊重」的情境:一个是所谓跨领域的合作,如果工作过程中一直谈到尊重,这实在会让我很想在现场表演空中转体三圈半,另一个则是经典文本重现。今年,是莎士比亚四百五十岁生日,台湾剧场不知是被消费主义养成过节习惯,还是跟他很熟,也纷纷作起了莎剧。咳,话说我自己也应景选了《理查三世》作为北艺大学期制作,喔耶~~

一提到莎剧,唉呀呀,不同的「尊重」译本就出现了,方版、梁版、朱版、虞版、彭版……有散文的、有韵文的、文字密度各有疏紧,文字个性各不相同,但一致的是:几乎都为了尊重经典讲清楚,加了很多形容词、成语和句子,其中很多英文没有对应的中文,或直译会误解,只好转个弯译,有趣的是:这转弯甩尾的幅度,就是泄漏译者观点最明显的地方。但是我想这也是没办法的,因为要翻译成出版品,总不能让读者看不懂或被抓到漏译吧。

莎剧双关语的难题

不过,要变成演出本,代志就大条了!几乎没有一个版本可以用,因为演出重点是声音的punch,文字/声音给予观众耳膜的重击,然后激发贱出想像、联想、理性、感性……乱七八糟有的没的,再反作用力到舞台,再来来回回来回来回,相互敬酒,听到醉醺醺,看到烂醉如泥,对我而言,作到这点才是对莎剧的尊重。

例如双关语,《罗密欧与茱丽叶》中有不算少的黄色双关语,是要选择尽量维持原义,让观众知道这是双关语?还是维持原能量,让观众马上反应但通常不是原字义的双关语?就像说笑话,如果说的当下没反应,之后解释就不是笑话了,更何况下一句台词紧接著就到。因此,演出翻译要参考的不是字典,而是几位厉害的综艺咖:吴宗宪、猪哥亮、许效舜、贺一航……也难怪双关语是电脑判读和转译程式上至今仍无法克服的难题。

同样地,将英文音节式的语言转成中文音韵式的语言,要参考的不是成语字典或诗词,而是林强的《向前走》。不过若真的要将莎剧变成流行歌曲或是音乐剧,又太……我会尊重的。再回到莎剧原点/典,莎剧原本就是演出本,那我们应该尊重莎剧剧本里的文字?还是尊重莎剧以文字声音给观众punch的能量结构场?当然,对于莎剧专家的观点,我还是会很尊重的。

唉~「专业」其实也属于当代脏话系列。有这么需要理性的说词、姿态和安全感吗?有这么害怕吗?作剧场或创作的深度不就应该来自面对未知的害怕吗?难怪「尊」是让人不知会酒后乱性还是吐真言的酒杯。捧「尊」朝天,是谦卑地自嘲人类的理性有多无知;举「尊」敬客,其实是互嘲「你XXX别装了,喝吧!」真正的尊重是包含你和我都有的无知、懦弱、失控和深邃的黑暗面。这么需要安全感就不要待在又累又没钱的剧场,赶快回家找妈妈、坐在沙发看电视或打坐修身作瑜珈吧。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