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艺术与宗教
专栏 Columns

艺术与宗教

在宗教中的求善应是不容魔鬼存在的,而在艺术的追求中,善与恶的界线就不是以二分法可以名状的。也许天使的面具下隐藏的是魔鬼,在魔鬼的试炼下为的是分辨出天使的面貌。而这都是人对待自身生命问题的求解路径。有答案吗?不得而知,因为生命就像一个无始无终的段落,每一个生命只能在其有限的时空接触下,得到他所能应证的面貌。

在宗教中的求善应是不容魔鬼存在的,而在艺术的追求中,善与恶的界线就不是以二分法可以名状的。也许天使的面具下隐藏的是魔鬼,在魔鬼的试炼下为的是分辨出天使的面貌。而这都是人对待自身生命问题的求解路径。有答案吗?不得而知,因为生命就像一个无始无终的段落,每一个生命只能在其有限的时空接触下,得到他所能应证的面貌。

一直对艺术与宗教之于人的作用有著交错又殊途的体会。人们借由宗教得到生命的救赎,艺术则被用来寻求生命的出口,两者最终都期求某种程度的升华,但从过程到结果却都循著迥异的途径。信仰(Believe)在其中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人们投入,全心诚服,终生不悔,都因为相信人生会因此而有更美好的前景,而两者各也都聚集了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护持著他们的信仰。

艺术反映人生  真、善、美不一定对等

在艺术的范畴里,创作者用他们的好奇及不可名状的思绪创作。在这里,除了希望与美好之外,愤怒、疑惑、哀伤、忌妒、耽溺都是被允许的,有时太多的快乐与幸福反而会变成表现上的致命伤。我最喜欢举的例子是波特莱尔,他的书曾经被禁一时,因为其中的晦涩与阴暗,及对人世的抨击,都有十足败坏风气的力量。卫道之士担心看书的人会受其影响产生太多负面的价值观。然而仔细地阅读他的文章,不难发现在他大声地对人世与社会谩骂嚎叫的声音背后,有一份对完美最大的期望,以及无法被满足的失落。这种豁出去的以身试法虽不能太被鼓励,但也不免让我们对在艺术领域里的善与恶,有另一番的体悟。

真、善、美是不一定对等的,起码在艺术的范畴是如此。真一定是善、美的吗?善又一定是真、美,而美一定是又真又善的吗?对这个我持保留的态度。但艺术绝对是个通道,一个让我们能在其中检视自己、过滤自己的通道,之后要把自己带到哪里就不得而知了。有人因为经过的历程而开脱了疑惑,在不同的时期去解不同的习题。也有人持续地在为不同的议题咆哮,忠诚地以其愤怒之声持续发声。重点在于他们视艺术为反映自身内心世界的一面镜子,从其中他们呈现自己,或许也从其中找到一个自身生命的出口。得到救赎吗?就未必了!

信仰追求真理  但真理只有一个?

而宗教则属于更多的人。当人的心徬徨,当生命需要寻找依归时,宗教就发挥了它的力量。祂说,信我者则得永生;祂说,宗教的实践让你得到善终。于是更多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履行他们在宗教中的诺言,有些人更是以狂热之姿在每一个有机会的当下散播他们的信仰。信仰是一个通道,我们进去,循著一个设定的方向,坚信不疑,从中累积能量。从实践中稳固信仰,从信仰中笃定实践;相生相长,成为一个循环。因为信仰的特质,许多在信仰之外的言行因此被隔绝在外,所以信仰告诉我们应该怎样,不该怎样。尽管所有的信仰都是为了追求真理,而每一个信仰都会有一个真理的蓝图。人因为需要真理的支持所以入了门,入了门之后就只剩下一个真理了。不禁要问,真理只有一个吗?既然名为真理,理应只有一个,那哪一个宗教的真理才是那唯一的真理?信仰者各自去探寻,因缘际会,各有机遇。而生命需要出口是不争的事实。

看来,在宗教中的求善应是不容魔鬼存在的,而在艺术的追求中,善与恶的界线就不是以二分法可以名状的。也许天使的面具下隐藏的是魔鬼,在魔鬼的试炼下为的是分辨出天使的面貌。而这都是人对待自身生命问题的求解路径。有答案吗?不得而知,因为生命就像一个无始无终的段落,每一个生命只能在其有限的时空接触下,得到他所能应证的面貌。于是我们能不谦虚吗?就算是最有才华、最狂妄任性的艺术家,也该在生命的实相下低头吧!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