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学发想 两个女子书写「恐惧」与「自由」 |
稻草人舞团「希勒微Silhouette.2014独白剪影」
稻草人舞团「希勒微Silhouette.2014独白剪影」(简豪江 摄 稻草人现代舞蹈团 提供)
即将上场 Preview 稻草人舞团「希勒微Silhouette.2014独白剪影」

从文学发想 两个女子书写「恐惧」与「自由」

以「剪影」概念为命题,稻草人舞团的两位新生代编舞者左涵洁、苏钰婷各自从文学作品发想舞码。左涵洁《女流》从法国女作家柯蕾特的《秀场后台》出发,以各种面向刻划女人们的大胆尝试与挑战。苏钰婷《小心轻放》以胡晴舫《滥情者》及卡谬《异乡人》为灵感,描述个体在制度下被迫成为道德规范里的棋子的无助与无奈。

文字|张慧慧
摄影|简豪江
第257期 / 2014年05月号

以「剪影」概念为命题,稻草人舞团的两位新生代编舞者左涵洁、苏钰婷各自从文学作品发想舞码。左涵洁《女流》从法国女作家柯蕾特的《秀场后台》出发,以各种面向刻划女人们的大胆尝试与挑战。苏钰婷《小心轻放》以胡晴舫《滥情者》及卡谬《异乡人》为灵感,描述个体在制度下被迫成为道德规范里的棋子的无助与无奈。

TNAF「台湾精湛」—希勒微Silhouette.2014独白剪影

5/9~10  19:30   5/10~11  14:30

台南文化中心国际厅原生剧场

INFO  06-2253218

自二○一二年开始,南台湾独树一格的稻草人舞团以「创作独白」,提供演出平台让团员发表,至今已是第三届。今年以「希勒微」(Silhouette)——人在光亮背景下所呈现出的剪影轮廓——为创作命题,两位新生代编舞者左涵洁、苏钰婷各自从文学作品发展出舞码。罗文瑾说:「Silhouette源于法文,我喜欢它的发音与状态,念起来像是女孩子的名字,恰好对应了两位女性编舞家的内心世界。对我来说,『希勒微』指的不只是一位女性,每一个女性都是『希勒微』,只是每位的存在状态都不尽相同。」

「涵洁与钰婷拥有截然不同的特质。」谈起这两位创作者,罗文瑾忍不住笑起来,「当我让她们去想像剪影的状态,外放直接的涵洁直观地想到生活中女人面临的各种『恐惧』,而较为内敛闷骚的钰婷却抽象地往内在探索,处理了『自由』的议题。」

《女流》秀场后台出发  舞出自己

堪称开团元老的左涵洁与舞团有深厚的革命情感,作品《女流》从十九世纪法国特立独行的传奇女作家柯蕾特(Sidonie-Gabrielle Colette)的《秀场后台》出发,诉说在不同时间点引领潮流的女人,并以各种面向刻划女人们的大胆尝试与挑战。

《秀场后台》是柯蕾特结束一段婚姻后,为了糊口随团巡演所写下的秀场纪实,舞台聚光灯背后的剪影──嫉妒、争执、疲惫、恐惧,歌舞升平背后的「生活」,光鲜亮丽的演员们阴暗的情感纠葛,都被柯蕾特如实记录下来。「涵洁是我们当中唯一结了婚的,可能是因为这样,她的作品时常讲述爱情,是稻草人过去较少谈到的情感关系。」罗文瑾分析《女流》时如是说。

左涵洁说,处理情感,首先要面对的是人,她不断和舞者沟通,试图在每个人身上找出特质,或让她们尝试表现与自身相反的样貌,「我希望她们舞出自己。」而该如何去平衡「身为」女人与「扮演」女人的状态?她说:「既然没有办法更改现有的法则,但能在某种程度上为自己发声或做某些事情。」

《小心轻放》呵护自由  诚实面对自己

苏钰婷在二○一二年加入稻草人,是舞团中的「新生代」。新作《小心轻放》以胡晴舫《滥情者》及卡谬《异乡人》为灵感,描述个体在制度下被迫成为道德规范里的棋子之无助与无奈。

两本看似南辕北辙的书,却让苏钰婷明白,个体的「自由」不是「如何做自己」,而是「诚实面对自己」。性格沉静内敛的她,聚焦在各种隐喻与自我价值的探索,「我从来不想当先开门的那一个人,我不喜欢那种眼光带给我被关注的感觉。」

面对自由,苏钰婷不是大鸣大放的喧嚣放肆,而是小心谨慎保持微妙的距离,疏离且客观地探讨人在被社会制约下的退让、融入、隔离与反抗,她说:「世界充满破碎的声音,愈是重要愈容易碎,必须小心谨慎,深怕一个不小心把自由给打碎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