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旅行碰上创作 两个女孩如是说 林芳宜 ╳ 邹永珊 |
林芳宜
林芳宜(林芳宜 提供)
私房话

当旅行碰上创作 两个女孩如是说 林芳宜 ╳ 邹永珊

一个与陌生人一道搭火车的故事,成了旅居德国自由艺术创作者邹永珊的小说题材,写成了《铁道共乘旅游手册》。但这趟旅程并未在文字书写完成后停靠终点站,而将由作曲家林芳宜接续,以充满声音的文字为蓝本重新创作,在「新点子乐展」中演出。

想邀他们一起聊天,但一个在柏林、一个在台北,面对面的机会等于零。所幸即时交谈的工具,可以让我们在白天与黑夜,短短几个钟头的交错时间,用飞快的打字速度代替言语。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突然觉得在电脑前,大伙儿都显得自在。不必注意穿著打扮、可以使用表情符号、遇到问题可以在对方打完字前找资料,「已读」、「打字中」的讯息,让我们知道对方在思考、在回答、在等待……

谈到旅行,不管是什么年纪,总会回到小女孩般的愉悦,所以我们的问答也争先恐后地交错其中。聊著竟发现,两人就算不写作也要涂鸦,就算冒险也要旅行!一个将从文字写出音符,一个预计从声音创作文字,两个爱做梦的女孩在地球的两端同时上线,在聊天室里集合。

文字|李秋玫、林芳宜
第261期 / 2014年09月号

一个与陌生人一道搭火车的故事,成了旅居德国自由艺术创作者邹永珊的小说题材,写成了《铁道共乘旅游手册》。但这趟旅程并未在文字书写完成后停靠终点站,而将由作曲家林芳宜接续,以充满声音的文字为蓝本重新创作,在「新点子乐展」中演出。

想邀他们一起聊天,但一个在柏林、一个在台北,面对面的机会等于零。所幸即时交谈的工具,可以让我们在白天与黑夜,短短几个钟头的交错时间,用飞快的打字速度代替言语。虽然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突然觉得在电脑前,大伙儿都显得自在。不必注意穿著打扮、可以使用表情符号、遇到问题可以在对方打完字前找资料,「已读」、「打字中」的讯息,让我们知道对方在思考、在回答、在等待……

谈到旅行,不管是什么年纪,总会回到小女孩般的愉悦,所以我们的问答也争先恐后地交错其中。聊著竟发现,两人就算不写作也要涂鸦,就算冒险也要旅行!一个将从文字写出音符,一个预计从声音创作文字,两个爱做梦的女孩在地球的两端同时上线,在聊天室里集合。

新点子乐展—人声风景「跨界篇」

10/18  19:30 台北 国家演奏厅

INFO  02-33939888

人物代码

Mei Lee李秋玫

Yung-Shan Tsou邹永珊 

Martius FY Lin林芳宜 

 

 

Mei Lee

亲爱的两位~妳们都在吗?

Yung-Shan Tsou

哈啰

Martius FY Lin

挖来呀~

Mei Lee

两位有没有计算过跑过的城市数量?去过最特别的地方是哪里?

 

Martius FY Lin

我的TripAdvisor上面的统计是五十六个城市,大部分集中在东欧。

 

Yung-Shan Tsou

太厉害了!

 

Martius FY Lin

就长假都没回台湾趴趴走这样 XD

我认为最特别的城市是罗马尼亚!不过那不是城市,是村子,工业污染很严重,远远就可以看到各种彩色的浓烟。住的地方门框和墙是剥离的,墙壁是水泥,没有上油漆、没有大灯,只有小灯泡,但是大厅却有一~大~盆鲜花。有个仔细看很破旧,但曾经很华丽的丝绒布面的沙发。那次是公路旅行,沿著匈牙利北边进入罗马尼亚、绕回来再沿著匈牙利南边国境进入克罗埃西亚。

我第一次进匈牙利是一九九二年、第一次进斯洛伐克是一九九四年,都是所谓铁幕刚开放的时期,觉得共产国家真的氛围很不同,很阴郁,但现在应该这种感觉愈来愈少了。第一次进罗马尼亚,记得是一九九七。

 

Yung-Shan Tsou

我常去的反而是西欧,城市数目我没有统计,但是国家都集中在义大利、西班牙、法国、荷兰,当然德国内也有

印象中最特别的城市说真的,柏林最特别。(笑)因为它刚好在节点,无论是地理上还是历史上的。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也是,柏林很特殊!维也纳也是,在人文上和地理上都是节点。只是一南一北,呈现出来很不一样。

 

Yung-Shan Tsou

维也纳比柏林(爱)漂亮。

 

Martius FY Lin

个人认为柏林因为分东西德,所以有较明显的冲突感,或者说「张力」。维也纳呢……就念念不忘奥匈帝国爱漂亮的虚荣。这一点在布达佩斯也很明显,明明很穷、很破旧,还是会抱著帝国的华丽。

 

Yung-Shan Tsou

柏林对我来说是个丑得很可爱的城市,不过只适用于五年前吧。这几年柏林强烈观光化,特殊的风味变得淡很多。

 

Mei Lee

但妳还是很爱它!

Yung-Shan Tsou

所谓不爱就不会嫌……

 

Martius FY Lin

我觉得永珊很有活在柏林的样子。

 

Yung-Shan Tsou

因为我冲突很大吗?哈哈哈!

 

Martius FY Lin

就有一种有重量的感觉。冲突倒不是那么外显,外表当然是有柏林风,但开始说话的时候就有重量感。这个愈往南愈看不到。我觉得是环境的关系,生理上、心理上总有一些幽微的对抗在进行著。当然这是我以一个外来者看柏林或是看德国城市的感觉。

 

Mei Lee

那妳们是怎么认识的?

Yung-Shan Tsou

二○一○年芳宜因为公务的关系访问德国,在柏林那一站的时候,参加了一群学音乐或艺术的留学生的一个半正式的聚会。不过我跟芳宜是之后成了脸友才熟络起来。

 

Martius FY Lin

那一次是代表台湾音乐馆去德国参访,心想如果要做国际交流,希望可以串联留学生们,或是在国外的台湾艺术家。回到国内之后,脸书上加的不只永珊,但只有永珊有继续互动。我觉得我们会比较熟,是因为我对视觉艺术向来有兴趣,所以会看永珊的作品。但上次她的作品《等候室》找我写推荐序,我有小小吓一跳!因为不知道她也写小说。

其实合作一直都有在想,因为我喜欢跟不同领域的人合作(虽然看起来好像独行侠,其实都在默默观察寻找可以合作的人)。我不否认我是超级赛亚人等级的杂食性动物,不过这种合作虽然有意思,有时候也很痛苦……

 

Yung-Shan Tsou

因为对什么东西都很好奇吧,所以会东看一点西听一些。我觉得跨领域合作很有趣,我的创作以书为媒介,跨了视觉跟文学。当初芳宜邀我一起玩「新点子」是想做音乐和视觉艺术的跨界,后来脑力激荡后改成音乐跟文学,我超期待的。

说到跨领域合作的痛苦,我同意,因为不止两倍的工作量(血泪)。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哈哈

(现在还笑得出来的人表示还没真正开始做苦工……)

 

Yung-Shan Tsou

首演完之后还有很多接下来的新发想等著我们!

 

Martius FY Lin

我们其实已经想到接下来要玩的东西了,两个过动儿来著。

 

Yung-Shan Tsou

不过懒的时候很懒。

 

Martius FY Lin

没错……

 

Mei Lee

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一趟旅行?

 

Yung-Shan Tsou

我没有耶,我通常都盲目地去,去了不会一直赶这赶那(旅行是我的懒人状态)。

我也几乎都是单独旅行。

 

Martius FY Lin

咪吐,我只有跟家人或朋友一起旅行时会比较积极一些,但大部分我都是单独旅行,基本上是走随性路线。

很年轻的时候会计划、做功课,然后按著表上的地方走,但现在最多把基本资料查一下。刚到欧洲时,都是和同学朋友一起旅行,的确是被迫要有计划性。但出国念书前我也很随兴,所以我爸妈回家看到客厅桌上有一张纸条说我去哪个山上或是去垦丁几天,他们都不会吃惊。

二○○六年,莫札特诞辰两百五十周年那次我去参加萨尔兹堡艺术节,那一年几乎当代音乐倾巢而出。有一天看歌剧之前,突然想到隔天是周末,佛罗伦斯有一个很有名的跳蚤市场,当下决定要去看看,所以看完歌剧就冲去火车站搭夜车,清晨到达后就在佛罗伦斯晃了一整天,把跳蚤市场逛到快可以闭著眼睛走。然后晚上再搭夜车回到萨尔兹堡,转车到巴黎,接著在巴黎十天每天无所事事,只重访了几个我喜欢的美术馆博物馆(但罗浮宫只有去广场喂喂鸽子)。

 

Yung-Shan Tsou

我年纪小的时候连青年旅社都到当地才找,现在不敢这样,至少搞定交通跟住宿。不过,我无论去哪个城市都特别喜欢老城区。

 

Mei Lee

为什么敢这么随性?是因为爱自由?年轻?或者独立?

 

Martius FY Lin

应该是因为一个人旅行吧,只需要对自己负责和交待。是不是因为独立?问我不准。我是从小被迫独立,国小毕业就去住校念国中了,然后就一直在外面念书。

和朋友亲人出去比较像是在出任务,感觉就是「旅游」。对我来说,「旅游」和「旅行」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无论是否要照顾他们(我也常常变成要人照顾的人),有人同行就不是完整的自己了。旅行基本上有一个内在解构和重新结构的过程和需要,旁边有人会很容易干扰 Orz。

 

Yung-Shan Tsou

一个人旅行跟集体旅行有本质上是不同的,旅行一方面也是想要发懒,但是没办法发懒这怎么能算是旅行呢……

据我爹的说法是「憨胆」。我比较晚离开家,出国后才算自己生活,国外生活有很多磨练,当然一方面我就是想锻炼自己才出国。

说独立,其实在艺术创作也是,你终究只能自己拿主意,久了也就是在独立的状态里了。

 

Mei Lee

妳认为自己旅行的目的是什么?

 

Martius FY Lin

大部分的目的,就是磁碟重整!

即使是出差,或是有任务的旅行,我都会想办法挪出一个时间和空间,让自己可以有进行重整的机会。回台湾工作后,能够真的无所事事的个人旅行,已经变成奢侈品了。现在大部分都是出差,不过出差也尽量找到完全放空的缝隙(显示姜是老的辣)。

 

Yung-Shan Tsou

是啊,要清一清才能放新东西!

我对于旅行能不能吸收到新东西现在已经不抱无谓的期待了,但是能停一停对心理健康比较好。最近我都是作取材旅行居多,其实有任务在身很难放松,但是至少希望能有一个很短的时间转换状态,那会好很多。

 

Mei Lee

坐上飞机的一刻会不会刺激灵感,开始文思泉涌?

 

Martius FY Lin

通常我在旅途中不会进行音乐的创作,只会写字和画图。文字和图像的创作对我来说,可以在移动时的时光碎片里进行,但音乐的创作不行,我写音乐的方式是完全集中在一段专注的时空里完成。旅行就是旅行,会有想要记的东西,但跟直接的创作介面无关。

但旅途都会变成个人的养分,什么时候要具体跑出来变成作品,没得准的。我觉得是工作模式不一样,写音乐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声音。

写音乐时,脑袋的运作模式和所有其他的事情都截然不同,我可以在火车站写和声对位,但纯创作我还是希望是在自己的书房里面进行 XD

 

Mei Lee

可是永珊不写音乐,在旅行时可以画图跟写字吗?

 

Yung-Shan Tsou

现在拍照比较多,但是我正在尽量增加画图的比例。写字会写,但是都很短,因为我取材用的照片都是很快拍一下(并不是讲究的摄影),但是太快了,这个对领略你想记录下来的对象是很不利的。

图像记录的话,如果能画图,会多一些时间跟那个被记录下来的对象「相处」。另外,取材归取材,真要创作出完整的作品还是要另外处理。

旅行时……其实如果有写,是写给自己的,不能算创作,但是这些材料日后能不能变成创作就还需要转化。

 

Yung-Shan Tsou

我常常是搜集一堆资料但是成品完全长另一个样子……

这次这本《铁道共乘旅游手册》,文字是一回事,视觉呈现翻转更大。我原本想走手稿拼贴路线,但是现在完全不是这样。

 

Martius FY Lin

我原本的打算是五到七月待在新疆录环境音和人的声音,回来做这首作品,让它变成预置录音融合现场室内乐团的作品。但是新疆行延期,所以基本上整个作品从根本就完全跟初期想的不一样了。

所使用的素材不一样,变成我要从头消化永珊的作品,对我来说是个大转弯,因为要说的事情完全南辕北辙。不过,这个大转弯后的样子我反而比较喜欢,虽然更内在,但这原本不是我预期的。简单地说,从一个声音的艺术品,转弯变成一首呈现内在状态的作品。

 

Mei Lee

  从小说写成音乐?对妳来说这种转换难不难?

 

Martius FY Lin

不难,我大部分的作品都是来自文学,上一个作品就是《山海经》。文学作品是我创作最重要的泉源,但不是指依附在文学作品上,或是去模仿,而是阅读之后,变成我写声音的出发点。这可能跟我本来的志向是想当小说家有关系吧 XD

我拿到钢琴的文凭后,本来要去念中文系写小说,后来又觉得学了好久的音乐放不掉,所以才学作曲。

 

Mei Lee

可否分享记忆中深刻的一趟旅游?

 

Yung-Shan Tsou

我想到的都跟公路有关,而且其实都是跟我二哥结伴旅行XD

记得我们去义大利玩,是从佛罗伦斯要去某城市(我忘了),坐巴士去,结果因为听不懂义大利文,没有即时下车,结果巴士就开到托斯卡尼平原上了。结果,跟司机比手画脚,他要我们直接下车到对面站牌等车坐回佛罗伦斯,回程巴士恰好是当天最后一班,不然就要睡在田里了。重点是,回程我们看到好大好漂亮的夕阳,因为脱离险境了所以我们说:「哎哟迷路也不错。」那平原夕阳是真的美!

另一次则是坐巴士穿越安达鲁西亚高原,公路开在峭壁旁,拐弯看到所谓的绝壁,是跟德国很不一样的风景。那个山壁是垂直的,没有植被,光光的,有一种严峻的感觉,因为在高原,日照其实很强,山脊的边线看起来就很锐利,跟我们大多想像的欢乐的热闹的西班牙完全不同。

 

Martius FY Lin

我是在南斯拉夫内战后,骑重机横越整个昔日旧南斯拉夫,也就是克罗埃西亚-波士尼亚到Dubrovnik 和马其顿,途中穿越了废弃的村庄,屋子都没了屋顶,四壁布满大大小小的弹孔,最后在波士尼亚边境还迷路而误闯三不管地带的地雷区,最后被联合国驻军的大兵拎回公路。

算是真正见识到什么叫做战争。后来我就变成反战偏执狂,不是嘴巴说说觉得战争不好那种,而是真正对战争有很深的恐惧、很悲伤,因为整个村落只剩下三三两两的老人。

去那里的原因是为了要到海边,那是必经之地。我们车子静悄悄的滑过村子,大气不敢吭一声,内战结束后几年了,村落重建得很慢,因为国家没钱,老百姓更穷。

 

Yung-Shan Tsou

我的重点画在重机(欸)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一台BMW 1100 cc,我牵不动,只够资格当乘客,但是为了当乘客,也是上健身房一整年。

 

Yung-Shan Tsou

 

Mei Lee

如果旅行只能带一种东西,那会是什么?

 

Martius FY Lin

应该是纸笔。

Mei Lee

还是死都要创作?

 

Martius FY Lin

哈哈,不会啊,乱涂而已。

因为护手霜当地买就可以了。我可以不带任何的保养品,只带护手霜(实际上也干过这种事情)。

Mei Lee

手比脸还要重要?

Martius FY Lin

护手霜可以涂脸,也可以当护唇膏。但是面霜不能当护手霜,当护唇膏也不够rich。

 

Yung-Shan Tsou

其实录音机很不错耶,我觉得环境音很有趣,这次写小说也有录音。

我也想用声音创作,但是时机好像还未到。

 

Martius FY Lin

火车故事很有临场感!

 

Yung-Shan Tsou

这次《铁道共乘旅游手册》里写很多环境的细节。

(我自己也好期待)

 

Martius FY Lin

哈哈哈

 

Mei Lee

我也好期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人物小档案

 

林芳宜

◎ 在台主修钢琴,毕业于奥地利国立维也纳音乐大学(Universität für Musik und darstellende Kunst Wien)主修作曲,曾副修双簧管、大提琴、小号与长笛。

◎ 曾担任热门乐团电吉他手,获得台湾第一届「ICRT青春之星」流行音乐奖。

◎ 留奥其间曾获奥地利教育部杰出外国学生奖学金、文化部创作奖学金,并获维也纳市Graben Festtage 委托作曲与克罗埃西亚首都札格雷布现代音乐双年祭(Biennale Zagreb, Croatia)作品首演之邀约。

◎ 2012年获选欧洲议会「艺术网络」EU Art Network邀请艺术家,参与该组织一年一度之艺术创作进驻计划,为所属之室内乐团写作《神话.一缕气息》并于盛会中首演。隔年该作品被推荐于威尼斯「凤凰歌剧院」演出。

◎ 2012年成立捌号会所Studio Acht,致力于台湾当代音乐作品与音乐家的国际展演策画。

邹永珊

◎ 台湾大学机械系毕业,赴德转修习自由艺术,2011年柏林Weißensee艺术高等学院大师班结业。

◎ 创作形式涵括绘画、书法、文字,喜好琐碎与细节,同时著迷于往抽象行进的严格锤炼。

◎ 2006年起创作涉及书写与制书,并以「笔记(Aufzeichnungen)」界定个人的艺术形式,建立她独特的符号学。

◎ 2013年出版第一本小说《等候室》,该小说并于2014年卖出法文国际版权;2014年10月即将出版第二本小说《铁道共乘旅游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