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图宣布2018年卸任,柏林爱乐将由谁接班掌舵,又是一场龙虎争霸战。(Monika Rittershaus 摄 EMI Classics 提供)
特别企画(二) Feature 2014-2015全球乐季导聆(下)—国际篇 德奥

各大首席指挥开起高峰会 柏林爱乐上演盟主争霸战

新乐季中,德奥各大乐团似乎开起「首席指挥高峰会」,包含布隆斯泰特、加堤、尼尔森斯、杨颂斯、拉图、巴伦波英等,都受邀客席其他乐团,连纽约爱乐的吉伯特也跨海参一脚。另因应拉图不再续任音乐总监,柏林爱乐进入了物色新任首席指挥的接班布局状态,这从新一季的乐季手册上所罗列的客席指挥名单可嗅出一些端倪。

新乐季中,德奥各大乐团似乎开起「首席指挥高峰会」,包含布隆斯泰特、加堤、尼尔森斯、杨颂斯、拉图、巴伦波英等,都受邀客席其他乐团,连纽约爱乐的吉伯特也跨海参一脚。另因应拉图不再续任音乐总监,柏林爱乐进入了物色新任首席指挥的接班布局状态,这从新一季的乐季手册上所罗列的客席指挥名单可嗅出一些端倪。

迈入九月,又是欧洲古典乐界新一乐季的开始,翻开德奥各大乐团的乐季手册,不禁让人眼睛为之一亮,因为今年不论在曲目的编排上、客席指挥或独奏家的邀请方面,各大乐团都有著让人诧异的雷同之处,这在过去的经验里,实属相当罕见。

各大首席指挥  游走德奥乐团

翻开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德勒斯登国家管弦乐团二○一四/一五 乐季手册,会意外发现,各大乐团竟然难得如此有志一同地邀请下列指挥担任客席:布隆斯泰特(Herbert Blomstedt)、加堤(Daniele Gatti,现任法国国家管弦乐团首席指挥)、尼尔森斯(Andris Nelsons,现任英国伯明罕交响乐团、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此外,不仅杨颂斯(Mariss Jansons,现任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荷兰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首席指挥)是柏林爱乐与维也纳爱乐指挥台上的常客,今年连拉图也受邀跨版图客席指挥维也纳爱乐与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而甫将米兰史卡拉歌剧院之帅印转交夏伊的巴伦波英(Daniel Barenboim,柏林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其实也没闲著,新一乐季他左拥柏林爱乐、右抱维也纳爱乐,另一位共享此殊荣的是慕提(Riccardo Muti,现任芝加哥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就连纽约爱乐首席指挥吉伯特(Alan Gilbert)也到柏林爱乐的指挥台上来插一枝花。

这样群龙聚首的「首席指挥高峰会」,而且还一同轮番周游德奥各大乐团,真的是多年来少见!虽然同一位指挥在未来一年间纵横各大重量级乐团,他们仍准备了丰富多变的曲目以因应德奥地区的刁嘴观众,比如只手囊括上述五大乐团的布隆斯泰特将端出莫札特、海顿、贝多芬、布鲁克纳等不同时期的德奥重量级曲目;因病退隐一段时间的加堤则是呈上他的拿手曲目,上自莫札特交响曲,下至威尔第与华格纳的歌剧(音乐会形式),甚至廿世纪的音乐作品,内容兼具德奥法义俄,精采可期;而目前堪称欧美乐坛当红炸子鸡的尼尔森斯更是以莫札特、理查史特劳斯、斯特拉温斯基、巴尔托克、艾尔加、萧斯塔可维奇等风格迥异的音乐作品,准备让德奥地区观众大饱耳福。

拉图即将卸任  柏林爱乐进入接班布局

自拉图宣布于二○一八年首席指挥任期届满将不再续任后,柏林爱乐便进入了物色新任首席指挥的接班布局状态,这从新一季的乐季手册上所罗列的客席指挥名单可嗅出一些端倪:曾执掌或正执掌重量级乐团的指挥巨匠如布隆斯泰特、提勒曼、杨颂斯、巴伦波英、慕提、夏伊、葛济夫;另外还有颇受柏林爱乐团员喜爱,且一直被坊间传为是拉图接班热门人选的两位年轻指挥——尼尔森斯与杜达美。这个情状不禁让人回想起千禧年时,众指挥巨星齐聚,争相角逐阿巴多接班人之位的盛况。

想要登上柏林爱乐首席指挥这个宝座著实不易,不但要有音乐实力,还得要深得乐团团员的心,若是无法获得多数团员的支持,就会在最后一关团员投票时被悲惨地刷下来,甚至可能重蹈「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覆辙。就德国人而言,在柏林土生土长而且曾任卡拉扬助理指挥的提勒曼若能出线,是再美好不过了;另一方面,青年指挥尼尔森斯的实力著实不容小觑,这位目前忙于在欧陆、英国、美国当空中飞人的当红炸子鸡,除了忙管弦乐团音乐会外,也指挥许多歌剧,就连知名的瑞士琉森音乐节也因阿巴多的骤逝,抢著要他上台代打,而柏林爱乐对尼尔森斯的钟爱到了让人咋舌的地步。这样一位不到四十岁的年轻指挥,就能在一个乐季之内三度获邀指挥柏林爱乐,甚至带领柏林爱乐出去巡回,而且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好几年了,这真的堪称是柏林爱乐历史上所罕见的特例。这也是尼尔森斯同辈的青年指挥所望尘莫及的,包括曾受教宗本笃十六世、阿巴多、拉图等桂冠加持,本身也常受邀指挥柏林爱乐的杜达美。在北边的柏林,群雄聚首,问鼎中原,相信自二○一四下半年度起,将展开一场激烈精采的君子之争。

曲目偏重德奥风  现代作品比重增加

德奥各大乐团在新一季的曲目安排上意外偏重德奥风——海顿、莫札特、贝多芬、舒伯特、布鲁克纳、马勒、理查.史特劳斯,这些看似正常且极其保守的经典选择,让人几乎忘了,二○一五年正是芬兰作曲家西贝流士与丹麦作曲家尼尔森(Carl Nielsen)一百五十周年诞辰纪念。除了柏林爱乐、维也纳爱乐、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维也纳交响乐团(Vienna Symphony Orchetra)各有一两场零星的西贝流士或是尼尔森交响曲演出外,绝大多数的音乐会场次,几乎让人感觉不到二○一五年对这两位作曲家的重大意义,这和前一乐季各大乐团争相演出理查.史特劳斯作品,并大肆欢庆他一百五十周年诞辰的盛况相比,真是有些让人不胜唏嘘。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各大乐团在演出曲目的选择上,明显增加了现代作品的比重,当代作曲家如维德曼(Jörg Widmann)、库塔(György Kutág)、陈银淑(Un-Suk Chin)、拉亨曼(Helmut Lachenmann)、顾拜杜琳娜(Sofia Gubaidulina)、里姆(Wolfgang Rihm)、亚当斯(John Adams)、潘德瑞茨基(Krzysztof Penderecki)、布列兹(Pierre Boulez)、艾迪斯(Thomas Adès) 等皆名列各大乐团节目单榜上。其实,拉图在还是伯明罕交响乐团首席指挥时,便以擅长诠释现代音乐作品出名;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负责现代音乐节Musica Viva,在南德大力推广当代音乐也已长达半个世纪;执掌莱比锡布商大厦管弦乐团的夏伊,曾为多部当代作品指挥发表世界首演;北德观众则在梅兹马赫(Ingo Metzmacher)过去多年的努力下,对新音乐接受度也不算低,但是相对在演出曲目上一向保守并坚持维护传统的维也纳爱乐及其听众群,这可谓是一大进步。

犹记当年,布列兹在萨尔兹堡音乐节指挥维也纳爱乐演出现代音乐作品时,因为极度不满意维也纳爱乐的音色过于甜美温婉,无法正确体现现代音乐所需要的音响色泽,所以非常不给乐团面子地,在彩排时要求所有团员,两个两个轮番在指挥及全体团员面前演奏,并一一严厉修正其音色,缘此,今年维也纳爱乐所开出的曲目清单,著实让人耳目一新。而刚上任维也纳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菲利浦.约丹(Philippe Jordan) 也大刀阔斧,在曲目规划上大量加入现代音乐作品,他将赋予维也纳交响乐团何种新面貌,著实令人期待。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趋势观察

著重推广当代音乐  女指挥家登上台面

从德奥各大乐团大幅度增加现代作品的演出来看,乐团经营模式显然渐渐跳脱传统思维,不再以票房吸引力为选择曲目的主要考量,转而思考应如何向一般观众推广与介绍当代音乐,这是一个相当值得注意与借镜的现象。另外,今年柏林爱乐和巴伐利亚广播交响乐团不约而同地推出了「女指挥」这个主题亮点,期待让更多有才华的女性能有机会崭露头角,受到观众的肯定与注目,这个抛砖引玉的动作,估计会在未来引起一连串的效应,让其他乐团相继效尤,是否能因此为国际乐坛创造出第二位、第三位叱咤风云的西蒙娜.杨(Simone Young,现任汉堡国家歌剧院音乐总监),且让我们拭目以待。

另一方面,随著拉图即将卸任,杨颂斯因健康因素减少演出,夏伊甫接掌了米兰史卡拉歌剧院,德奥乐坛正慢慢面临一个世代交替与重新洗牌,谁将继他们之后执掌这些重量级的乐团,又将带领乐团走往什么样的新方向?!将在未来的这几年慢慢得出答案。(邱秀颖)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