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厦火灾引发政府取缔 租用的艺团面临空间危机 |
新蒲岗有很多工厦小剧场。
新蒲岗有很多工厦小剧场。(陈国慧 摄)
香港

工厦火灾引发政府取缔 租用的艺团面临空间危机

在租金惊人的香港,有不少艺术团体租用相对廉宜的工厂大厦建立办公室和排练场,甚至成为创作发表空间,但这些空间的「非法性」一直让艺术家进退失据,同时安全的问题亦有隐忧。近期发生于九龙湾淘大工业村的大火,引发政府对工厦违规用途的取缔,让艺团担忧连这样的空间也可能消失,艺术的发展将更为艰难。

文字|陈国慧
第284期 / 2016年08月号

在租金惊人的香港,有不少艺术团体租用相对廉宜的工厂大厦建立办公室和排练场,甚至成为创作发表空间,但这些空间的「非法性」一直让艺术家进退失据,同时安全的问题亦有隐忧。近期发生于九龙湾淘大工业村的大火,引发政府对工厦违规用途的取缔,让艺团担忧连这样的空间也可能消失,艺术的发展将更为艰难。

香港以往一直有不少艺术文化团体租用工厂大厦建立办公室和排练场,而视觉艺术家亦有不少用来当工作室,一来是租金相对便宜,二来是空间比较宽阔,地面和天花板的高度也比较容易进行如排练和大型创作。近年亦有不少剧团在自己的工厦排练场进行小剧场演出,当中有不少是目前正获资助的剧团,如「剧场工作室」、「同流」、「糊涂戏班」等,事实上,也已有不少独立音乐组织在工厦举行演出,相关消防安全问题亦引起社会关注。

 租金廉宜  工厦成为创作基地

这些独立场地如雨后春笋般反映艺团对小型场地的需求,这些创作可能不需要面对很多观众,但在形式上具实验探索,又或是新进艺术家的试验,这些自家的场地容许创作在一个相对租用剧场灵活的空间发酵,也比较有运用空间和物料的弹性,是创意发挥的重要来源;另一方面,观众参与这些小剧场演出能有互动体验,也是小剧场珍贵之处。即使艺术家不利用这些场地进行演出,以香港这个租金极高的城市来说,艺团很难负担租用商厦的单位,而要在闲置空间或艺术村找到生存的可能性,僧多粥少也非易事。

 政府在二○○九年推出活化工厦政策,业主可以申请更改或重建工厦用途,原意是让原来闲置的工厦空间有更多出路,不过这些改建主要是朝商业利润高的方向发展,如办公室和酒店,活化政策对艺团和文化团体在工厦内的发展和演出难有帮助,甚至反而是因为「活化」光环让租金上升,原来的独立表演空间无法生存。这些空间的「非法性」一直让艺术家进退失据,同时安全的问题亦有隐忧,政府看似「半闭眼」的态度既没有在政策上为工厦独立场地「正名」,亦未提出发展的可能性,曾有艺团因为有政府人员巡查而临时把空间变阵还原,艺团和艺术家不单是一直走钢索地生存,观众也要「冒险」看演出。

大火引发  政府取缔艺团忧心

 然而刚发生于九龙湾淘大工业村的一场焚烧超过一百小时的小型仓库大火,除了牺牲两位消防员的生命外,也引发政府对工厦违规用途的取缔,工厦空间终于被正视,但迎来的却非好消息。目前政府公布首轮行动针对的六座工厦包括新蒲岗中兴工业大厦、九龙湾源发工业大厦、 大埔太平工业中心第一座、屯门得利工业中心、葵涌华丰工业中心和荃湾顺丰工业中心,这些工厦有储存危险品,需要有牌照,但因为内有更改用途的空间包括食肆、宗教及娱乐场所,这些违反土地用途的空间要在十四天内纠正用途。

 目前已知有私人的舞蹈排练室牵涉其中,之后取缔行动会否更进一步尚未可知,但业界的忧虑就已然浮现。艺团在这些空间运作投放的不只是硬件资源,更多是创造可以安心创作的环境,这种状态在香港来说特别珍贵,但往往是最难以预计的条件。艺团发展的长远视野受限,与政府缺乏策略有关,现在连这些仅有的可能空间也不能让艺术家安歇,这次的取缔行动,是否会是一个争取更好条件的契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