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丑奖得主伯纳维拉来港 主持义大利即兴喜剧大师班 |
伯纳维拉在讲座「初探义大利即兴喜剧」中从历史和文化说起,介绍了即兴喜剧的由来与发展。
伯纳维拉在讲座「初探义大利即兴喜剧」中从历史和文化说起,介绍了即兴喜剧的由来与发展。(邓树荣戏剧工作室 提供)
香港

金丑奖得主伯纳维拉来港 主持义大利即兴喜剧大师班

二○○七年金丑奖得主伯纳维拉,六月中应「邓树荣戏剧工作室」之邀为「2016 国际戏剧大师班」访港讲课,主持六天五夜训练营,并有一场公开讲座介绍义大利即兴喜剧。伯纳维拉以简单英语与丰富肢体语言表达,让听者感受到他对其艺术的热情与专注,也提供香港表演工作者更多的肢体认识。

文字|陈国慧、邓树荣戏剧工作室
第283期 / 2016年07月号

二○○七年金丑奖得主伯纳维拉,六月中应「邓树荣戏剧工作室」之邀为「2016 国际戏剧大师班」访港讲课,主持六天五夜训练营,并有一场公开讲座介绍义大利即兴喜剧。伯纳维拉以简单英语与丰富肢体语言表达,让听者感受到他对其艺术的热情与专注,也提供香港表演工作者更多的肢体认识。

经过六天五夜训练营,身为主持和导师、师承义大利戏剧及即兴喜剧大师索列里(Ferruccio Soleri)的二○○七年金丑奖(Golden Arlequin)得主伯纳维拉(Enrico Bonavera)在最后一场公开讲座「初探义大利即兴喜剧」中丝毫不见倦容,两小时之间,从历史和文化说起,介绍了即兴喜剧的由来与发展,亦说明了这种表演方式在欧洲戏剧传统里的重要意义,传承自今对当代剧场的影响。

让听者认识剧场身体的可能性

事实上讲座的感染力完全不在于语言,伯纳维拉虽然是以简单英语来表达,但身体语言的能量让观众能感受到他对其艺术的热情与专注,我们所见到的并非只是他在技术上的追求与炉火纯青,而是艺术家在经过时间与经验的沉淀,如何将之演化成一套能够训练演员和与观众分享的方法,前者对应的是深化的对艺术的要求,后者则是普及认识剧场身体的可能性。

舞台右边放著多个与其艺术生命紧紧扣连的即兴喜剧面具,伯纳维拉在示范前亦坦言看到这些面具对他来说悲喜交集,因为这既是与他熟悉而具生命力的东西,但因为制作面具的大师刚于两月前离世,失去好友让他也不禁失落。然而当他拿起面具简单示范时,展示身体能量的穿透力与细节捕捉的准确度,却是一贯地投入,即使他演绎其中一个Brighella的角色,自言已超过六百次。正如他所说的,面具的表达方式让观众看不到演员的面部表演,因此其身体在节奏、动作、声线各方面都需要有更充分的掌握,从而把喜剧人物的独特性格演绎出来。

伯纳维拉在现场介绍多个即兴喜剧的人物角色,如同戏曲行当一般有固定的性格,如有性压抑的年老商人、常要挨饿的笨仆人等;在他展示的多件十七、八世纪画作中,甚至已是相当鲜明地描绘出这些人物的特色,而这些人物的出现也与当时社会状况相关,如自由恋爱是不许可的,因此会出现仆人去拯救年轻爱侣,当然亦制造不少笑话。他俐落地把表演状态以水、火、土、金等各种质感归纳,而不同角色本身的状态与这些质感的契合或相异,便产生出不同火花。

夏日多位艺术家访港交流

伯纳维拉非首度来港,这次是应「邓树荣戏剧工作室」之邀为「2016 国际戏剧大师班」讲课,为本地演员身体训练的可能性提供了另一扇窗口,这对香港剧场的长远发展是重要养分。夏天陆续有不少著名表演艺术家来港交流,相对于「传统」,西九文化区则在六月底的「新作论坛」,邀请了长于探索舞蹈与数码科技结合的日本编舞家梅田宏明(Hiroaki Umeda)来港,为香港创作人带来另一波当代舞台的冲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