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剧场梦 |
想作戏,空间不是问题,在自家公寓也能演个翻天覆地。图为2016公寓联展演出《Re信》剧照。
想作戏,空间不是问题,在自家公寓也能演个翻天覆地。图为2016公寓联展演出《Re信》剧照。(再拒剧团 提供)
艺活志 Behind Curtain 神奇剧场梦 Performers,GO!

整个城市,都是我的剧场梦

戏剧的发生,不完全在表演场馆,现在更多的是走入「民间」的演出,不管是台北艺穗节、超亲密小戏节以庙堂、咖啡店、书店、酒吧、设计公司、会议中心、弃用医院等等族繁不及备载的空间,打开观众看戏「视」界,或是密室脱逃设计团队用心规划、设计情境故事与空间,让你进入密室,脱逃后还想再回……空间,不再是看戏的限制,而是无边扩展的可能……

戏剧的发生,不完全在表演场馆,现在更多的是走入「民间」的演出,不管是台北艺穗节、超亲密小戏节以庙堂、咖啡店、书店、酒吧、设计公司、会议中心、弃用医院等等族繁不及备载的空间,打开观众看戏「视」界,或是密室脱逃设计团队用心规划、设计情境故事与空间,让你进入密室,脱逃后还想再回……空间,不再是看戏的限制,而是无边扩展的可能……

今年台北艺穗节演出场地遍及庙堂、咖啡店、书店、酒吧、设计公司、会议中心、弃用医院,乃至小剧场,全部入列。「破空间」在牯岭街的行为展演《__,断了气》号称「观众可以做任何事」;台大话剧社校友组成的「不止剧厂」演出关注警消权益的《你们聊~我先走了~》,戏中让观众模拟火灾现场匍匐逃生;北艺大戏剧系毕业、有多年占卜及说法经验的周能安,在虎山庙堂的《进剧场菩萨摩诃萨》则带领观众经历一场与酒神戴奥尼索斯共欢的虔诚法会。还有,第九届台北艺穗节开幕当天,刚好是「精灵宝可梦GO」开放台湾玩家上线的日子。

场不在大,能演就行

台北艺穗节虽受地域之限,仍可当作指标或缩影,去窥见及汇整当代年轻创作者所关注的焦点,那些想打破规矩的创作者打破了什么规矩?互动与参与到底能把观众带到多近或多远?剧场从一开始就不止黑盒子,表演随处可行,而镜框也只是种类之一。看戏除了充实心智,也渴望在精神上和他人有所连结,就算被第四面墙挡住仍想在演后座谈中聊几句。

在演出场馆严重不足的台湾,日常空间始终是创作者继续创作、因应技术及资金限制的选项之一。将本届台北艺穗节的作品,对照前人演迹,说法虽然略有不同,但观念绕著回圈跑,渴望始终没变。无论时代如何变迁,创作者仍孜孜不倦、递嬗圣火,前有临界点剧象录剧团在百乐门公寓演出、后有再拒剧团的公寓联展、现有年轻的Be剧团专做房间小戏;莎妹早期在公馆咖啡店即席演出,如今创作者仍视咖啡店为初试啼声的宝地;李铭盛的北美馆行动剧,到张吉米的机车后座一对一剧场;论坛剧在三一八学运现场直播立法院后,已成青年必修课程,街头行动剧更随著一次又一次的街头运动技艺俱精。另外,还有街区导览搭配演出的飞人集社「超亲密小戏节」。

手机已是掌上微型剧场,上面观众超爱互动,实况主就是剧场导演,无光晚餐或台北散步或Tinder交友。人一辈子只能当自己,个人体验才是唯一,而密室逃脱和精灵宝可梦却横空出世翻天覆地,原来世界还能这么体会。

从「密室逃脱」,窥看剧场可能

成军三年的密思创意行销有限公司「Miss Game」以密室逃脱起家,在大直及行天宫附近有三间场馆,他们过往的作品包括:以Miss G、Miss A两位探员为主角的系列游戏;获电玩英雄联盟(LOL,League of Legends)独家授权的《流亡黯道》;与台北市政府蓝色公路合作、在邮轮上推出的大型密室《海贼游戏》;在国宾饭店演出、观众可边吃边玩的《魔幻午宴》,未来则打算推出猫奴玩家专用的猫密室、千人密室逃脱等,为业界颇受瞩目的团队之一。

团队共同创办人Elly在会计事务所待了七年,当时正逢职涯转捩,她和读理工的丈夫爱玩密室逃脱也爱设计机关,玩了几次就想创业,「三年前台湾从日本引进密室逃脱,但内容几乎完全拷贝,之后我和丈夫觉得不如自己做,一群人早上去玩、下午就场勘,很幸运在对的时机入行。」Elly说,「我们强调故事性,定位不只是服务业也是娱乐业,希望游戏包装跟内容一致且剧情是观众猜想不到的,玩家不仅要逃出去,也会对故事好奇,想继续玩下去。」

游戏筹备通常分三阶段:第一阶段讨论故事主轴,然后是机关、谜题、动线和流程;第二阶段是建置,租场地、盖密室然后不断试玩除错。前两阶段都能在剧场工作流程找到对应位置,但第三阶段显出两者差异:维持营运。为了确保每位玩家都被重视,Elly宁愿拉高学习成本也要训练大量具向心力的工读生,「两百人的游戏我们会训练五十位工读生,当中有些会和我们一起发想及布置场景,成本会拉高,但相对来说,他们带玩家也比较有共鸣和归属感。」每个游戏筹备时间至少半年,当玩家急切询问下集何时上市,Elly会推荐同行的优质游戏让玩家留在游戏圈,她称作良性竞争,「但其实台湾一窝蜂很严重,所以游戏品质也有参差不齐的问题。」另外,团队也招聘了几位戏剧科系毕业生,无论游戏发想、场布美术都做,Elly认为,「剧场人更能呈现游戏想表现的特色且懂得应对待人,有在考虑要不要直接找剧团合作在密室不定期演出。」

密室逃脱单次收费五百到九百元不等,跟看戏相仿,但目前全台至少两百间密室团队固定营运,却是剧场人梦不可及。当贫富差距拉大、观众数量不变但选项变多的现在,密室逃脱的商业模式,或可供强调观众参与之互动剧场演出作为借镜,而扩增实境(Augmented Reality,简称AR)则有可能成为新世代剧场观演关系重塑之破口。

用科技,重塑虚实面貌

密室逃脱强调多人共玩,扩增实境主打个人沉浸,身兼工程师也爱玩宝可梦的张吉米认为,扩增实境就是未来的民众剧场,很快就会有演出谈宝可梦现象、甚至利用此平台演出,「我二○一○年就想包整栋牯岭街做扩增实境、打造一个程式平台,让大家拿文本来共同创作,像七龙珠里的眼镜。看到宝可梦上市我才发现这真的做得到,未来技术的运用会愈来愈普及。」担任本次台北艺穗中心活动总策划的张吉米,亦多次利用宝可梦游戏的撒花瓣手法,吸引玩家靠近艺穗中心以便推广讲座活动,他说,「虽然他们不一定会进剧场,但至少聚集了就可能发生些什么。我觉得真的要玩一次、体验一下自己的欲望怎么投射到游戏或被游戏所扭曲,才能理解为什么宝可梦会红。」

技术和资金不足始终是剧场人难隐之痛,或许扩增实境将不会被剧场收编,也或许剧场将成为线上游戏之一,更可能的是当创作者不断尝试翻转观演关系,且扩增或虚拟实境之研发技术普及,现实和虚拟终将合为一体,现今一切称之为当代剧场的,都将成为古典。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