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新「舞」力汇聚 激发化学反应 卫武营艺术祭「台湾舞蹈平台」 |
Francesca Pennini的Minibaletto n.1
Francesca Pennini的Minibaletto n.1(卫武营营运推动小组 提供)
舞蹈

国内外新「舞」力汇聚 激发化学反应 卫武营艺术祭「台湾舞蹈平台」

本届首度举办的「台湾舞蹈平台」演出系列「第一类化学反应」与「第二类化学反应」,除了邀集十二位台湾青年世代的编舞新势力齐聚一堂外,国际编舞大赛常胜军也携得奖作品来尝试激荡国内外化学反应。除此之外,三场户外演出及公开论坛、工作坊都试图在全球当代舞蹈的语境下谱写台湾当代舞蹈风貌,堪称近年竞相举办的同类型当代舞蹈GALA平台中,最具诚意的一次呈现。

文字|张慧慧、卫武营营运推动小组
第287期 / 2016年11月号

本届首度举办的「台湾舞蹈平台」演出系列「第一类化学反应」与「第二类化学反应」,除了邀集十二位台湾青年世代的编舞新势力齐聚一堂外,国际编舞大赛常胜军也携得奖作品来尝试激荡国内外化学反应。除此之外,三场户外演出及公开论坛、工作坊都试图在全球当代舞蹈的语境下谱写台湾当代舞蹈风貌,堪称近年竞相举办的同类型当代舞蹈GALA平台中,最具诚意的一次呈现。

卫武营艺术祭─台湾舞蹈平台之

《第一类化学反应》、《第二类化学反应》

11/12  14:30   11/13  19:30

高雄 卫武营艺术文化中心281展演场

INFO  07-7638808

在人类文明艺术的长流中,当代舞蹈简直如初生小兽,五感敏锐,善于提问、质疑、解构,大胆而千变万化,难以定义,如同十月中抢先场馆起跑的「卫武营艺术祭」主视觉五感炸裂的巨大头像,也预示著这个尚未启动的南台湾唯一的国家级表演场馆年轻、流动又奔放的形象。

当中,本届首度举办的「台湾舞蹈平台」演出系列「第一类化学反应」与「第二类化学反应」亦有同样企图,除了邀集十二位台湾青年世代的编舞新势力齐聚一堂外,国际编舞大赛常胜军也携得奖作品来尝试激荡国内外化学反应。除此之外,三场户外演出及公开论坛、工作坊都试图在全球当代舞蹈的语境下谱写台湾当代舞蹈风貌,堪称近年竞相举办的同类型当代舞蹈GALA平台中,最具诚意的一次呈现。

国内两档新制  舞动新组合

在众多节目中,有两档新制作,分别为林祐如与以色列舞者Shai Tamir搭档的双人舞《种》,及近年演遍全球各大艺术季的行为艺术家、策展人林人中,与编舞家林文中合作的《廿世纪舞蹈史,在亚洲》。

关于与骉舞剧场舞者Shai Tamir合作的《种》,甫自法国返台的林祐如说起创作初始很纯粹,「因为很想跟Shai合作。」林祐如与骉的一众创作者们关系密切,很早就认识Shai,却始终不熟悉也未曾一起工作,「常看他跳舞,他跳得很好,但你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很冷静,很独立。」

他们花了很多时间来沟通认识彼此。「Shai住山区,喜欢种植物。我们讨论了『种』这件事,种植需要时间等待,需要沟通、陪伴,也需要距离去观察,过程中,你会对时间变得很敏感,需要有意识地去喂养它……」新作名称既是种植,也是种子,「从法国回来后,想要找一个新的方式,去『种植』出一个什么新的东西。」林祐如说得含糊,也正如她目前与Shai的工作方式,一改她以往下指令的单向沟通,而是期待跟舞者一起「长出东西」,她不只保留了空间给表演者,也保留了空间给自己,「我们给彼此题目,一起跳,知道彼此存在,但不干涉。」

他们出给彼此的题目千奇百怪,在即兴中尝试理解对方的身体与想法,比如老虎。林祐如焦虑时多梦,梦中常出现老虎,她自觉老虎是困境,也是她的恐惧。「那也是妳自己。」Shai尖锐地说。

排练过程中,Shai的旧伤复发,也逼使两人的感知得更加敏锐。两位身体能力极好的表演者,得收起一半的肢体能力,去阅读彼此的身体,相互支撑,寻求平衡。伤口给了表演者新的运动方式,他们得像泥土填补空隙般移动,「种」出新的生命与自己。

而林人中与林文中的组合相当有趣,两人的合作始于林文中的舞作《小.结》(2013),当时林人中以素人舞者身分参与制作。而本次谐拟艺术家提诺.赛格尔(Tino Sehgal)的《献给廿世纪的廿分钟》的《廿世纪舞蹈史,在亚洲》中,两人位置翻转,由林人中概念发想及编舞,林文中演绎。

这个仅廿分钟的作品尝试将以肢体回顾台湾当代舞蹈发展脉络,以舞者林文中的中国民族舞、芭蕾、葛兰姆(Graham)技巧及与美国编舞家比尔.提.琼斯(Bill T. Jones)的七年工作经验所形塑的身体为文本,回顾并展示舞蹈与身体的历史,并意图逼视亚洲现代舞发展与西方文化的关系。该作也将于十一月五日先于台北双年展演出两场。

国际舞作来访  闪亮金奖加持

此外,汇聚近年编舞家们的经典舞作选粹也都万中选一,包括罗文瑾的《诡迹》、苏威嘉的《自由步》、董怡芬的《Play Me》,还有刘冠详与简晶滢合作,献给已逝母亲的《我知道的太多了》等。而近年闯荡国际舞台的蔡博丞,也以去年屡在国际大赛夺下金奖的作品Hugin/Munin参演。该作灵感取自北欧神话奥丁神双肩上栖息著的两只乌鸦——福金(Hugin)代表「思维」、雾尼(Munin)则象征「记忆」,蔡博丞让两位舞者化身为乌鸦,相互依赖却又独立存在,并将武术元素注入这个仅十分钟的小品。

在国外演出方面,是由蔡博丞创立的丞舞制作团队B.DANCE串连征战国际所相遇的金奖新秀们,将欧陆年轻编舞势力汇聚,上月底甫结束关渡艺术节「B.OOM by B.DANCE」演出后率师南下,包括现今欧陆舞蹈圈最被看好的以色列编舞家Idan Sharabi,作品YOURS原名为OURS,于二○一四年丹麦哥本哈根及汉诺威国际编舞大赛获双料金奖后,以「家」为创作核心,从「我们的」到「你们的」,换位思考爱与归属感;曾任世界知名舞团舞者的法国编舞家Antonin Comestaz的Then, Before, Now, Once more,呈现瞬息万变的生命;曾被比利时编舞家西迪拉比盛赞的义大利编舞新秀Francesca Foscarini则带来Grandmother

而于「化学反应」中首演的作品有 Mattia Russo与Antonio De Rosa镀银双人舞作Yellow Place,则是以颜色为起点发展,探讨人们共同成长的三个阶段;与入选二○一六年Aerowaves的义大利编舞家Francesca Pennini的Minibaletto n.1,这也是Aerowaves的严选作品首次在非欧洲地区演出。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连结国际创作平台  台湾舞作走出去

目前国内提供给新锐艺术家发表的平台不少,每年大量新作的产出,除了成为创作者名片般的标记外,能否有后续发酵,使平台作为创作者的后盾,却值得商榷。值得一提的是,首届举办的台湾舞蹈平台的诚意之处,并不在于提供发表的平台,而在于实际设想作品发表后如何可能的后续延伸,与欧陆年轻编舞家网络平台Aerowaves缔结合作关系,使之不只是跨年烟火晚会式的新秀联演。

Aerowaves Spring Forward创立于一九九六年,该平台自二○一一年开办了首届艺术节后,每年严选欧陆各国廿组顶尖的舞蹈作品,轮流于会员城市举办三天,吸引全球知名舞蹈策展人到场遴选。

台湾舞蹈平台不仅邀请了Aerowaves的入选作品,也邀请Aerowaves艺术总监John Ashford与二○一七年主办欧陆年轻编舞家网络平台的丹麦Bora Bora剧场总监Jesper deNeergaard亲赴台湾,并从中选出舞作至欧洲演出,创造国际艺术交流的可能。(张慧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