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东方.到台湾 2017新点子乐展 |
(林韶安 摄)
焦点专题 Focus 西方・东方・到台湾—2017新点子乐展

西方.东方.到台湾 2017新点子乐展

「排练时,我一听到声音眼泪就整个掉下来,我真的认为我一辈子都写不出他们那样的音乐。」身为一位作曲家,作品备受国内外团队演出与讨论的赵菁文,却在实验剧场聆听乐手歌唱后,坦诚地说出这段话。

「新」到底是什么?也许需要经过碰撞,才知道原来遍寻不著的珍贵声音,就在我们身边。

倾听二○一七年新点子乐展策展人赵菁文与舞台暨灯光设计邓振威的对谈,了解台湾音乐的现代性,再听听音乐会的安排。由古典强势的欧陆,回归亚洲的新记忆,于是我们明白音乐的创作不再遥远,而是从西方、东方、到台湾。

文字|本刊编辑部、林韶安
第297期 / 2017年09月号

「排练时,我一听到声音眼泪就整个掉下来,我真的认为我一辈子都写不出他们那样的音乐。」身为一位作曲家,作品备受国内外团队演出与讨论的赵菁文,却在实验剧场聆听乐手歌唱后,坦诚地说出这段话。

「新」到底是什么?也许需要经过碰撞,才知道原来遍寻不著的珍贵声音,就在我们身边。

倾听二○一七年新点子乐展策展人赵菁文与舞台暨灯光设计邓振威的对谈,了解台湾音乐的现代性,再听听音乐会的安排。由古典强势的欧陆,回归亚洲的新记忆,于是我们明白音乐的创作不再遥远,而是从西方、东方、到台湾。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