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容忍 对性骚扰说「不!」 |
纵横剧场影视圈的凯文.史贝西近期也爆出同性骚扰事件。
纵横剧场影视圈的凯文.史贝西近期也爆出同性骚扰事件。(AP 提供)
纽约

不再容忍 对性骚扰说「不!」

二○一七年将至尾声,却突然冒出许多性骚扰的控诉,不少陈年旧案浮出水面,许多道貌岸然的影艺圈中人及政治人物露出真面目,更多人勇敢挺身而出。这一波揭发性骚者的转捩点是过去廿年来在好莱坞呼风唤雨的制片人维斯坦及电视电影剧场界通吃的凯文.史贝西,但美国大众对性骚容忍度的改变,是一个长久酝酿的过程。

文字|谢朝宗、AP
第300期 / 2017年12月号

二○一七年将至尾声,却突然冒出许多性骚扰的控诉,不少陈年旧案浮出水面,许多道貌岸然的影艺圈中人及政治人物露出真面目,更多人勇敢挺身而出。这一波揭发性骚者的转捩点是过去廿年来在好莱坞呼风唤雨的制片人维斯坦及电视电影剧场界通吃的凯文.史贝西,但美国大众对性骚容忍度的改变,是一个长久酝酿的过程。

历史会不会记载二○一七年是美国终于正视性骚扰的一年?

在二○一七年将告终之际,突然间美国媒体充斥著性骚扰的指控,至今被控者大多是影艺圈中人及政治人物,都是男人,其受害者则是有男有女,甚至有些在事发时还未成年。另外必须指出的是,大多数受害者事发时都没有报警,很多也已经超过了法律追诉期,而被控者也有不少是坚决否认。

从容忍到挺身揭露  一个长久的过程

无可置疑的是性骚不再是隐藏在职场暗角的蜚语流言,而且长期以来社会加于受害者身上的羞耻感,似乎被一种新的「我控诉」的勇气所取代。如果我们听到的大多环绕著影艺、政界及媒体界,这是因为前两者有著被大众媒体报导的「资格」,后者则是因为媒体喜欢报导媒体,但在各行各业不论公私领域里,性骚事件肯定是比我们所知所闻的多得多。这一波揭发性骚者的转捩点是过去廿年来在好莱坞呼风唤雨的制片人维斯坦(Harvey Weinstein)及电视电影剧场界通吃的凯文.史贝西(Kevin Spacey),但美国大众对性骚容忍度的改变,是一个长久酝酿的过程。

至今为止,当男人被指控性骚扰性侵犯行为时,最常用的辩驳手段就是抹黑指控者(通常是女性),说她们本身行为不检点、或是想靠官司坑钱,九○年代大法官Clarenace Thomas对Anita Hill及前总统柯林顿对Paula Jones都是如此。即使是几年前华裔矽谷女工程师鲍康如(Ellen Pao)告性别歧视时,辩方照样施展人格政击的策略。而电影导演伍迪.艾伦及波兰斯基的名声,也并没有因长期缠绕他们的性侵疑云而受损。

但是大约同时,以电视剧集《天才老爹》建立好男人形象的比尔.寇斯比(Bill Cosby)过往多起性侵指控,被重新提起甚至告上法庭,遭他毒手者一个接一个决定公开,其数量之高及情节之类同,改变了公众对他个人乃至对性骚的看法。一手把福斯新闻台打造成美国右派传声筒的Roger Ailes在去年因性骚而被迫离职,似乎显示了这个行为不再为人所容忍。

但历史进程不是一条直线。有录音存证以对女人毛手毛脚为荣的川普当选总统,让人大为震惊:半数美国人似乎并不认为此事有什么大不了,难道男性沙文主义真地如此根深柢固吗?

川普激出反抗力  性骚者无所遁形

或许正是这个惊骇激出反抗的力量,今年以来,先是福斯第一名嘴Bill O’Reilly因多起性骚曝光被迫离职,接下来是维斯坦多年来的恶行同时被《纽约时报》和《纽约客》揭露,举证累累加上众多一线女星加入声讨,让他无法再辩驳,连他创立的公司的董事会也决定与他划清界线。不久后百老汇演员Anthony Rapp公开他十四岁时曾被史贝西性骚,不仅把事件扩大到同志圈,更加入未成年者的问题,让人领悟性骚不是「女人的问题」。史贝西曾任英国Old Vic剧院艺术总监十年,该剧场已经开始调查其任内有否不良行为,百老汇也重宣反性骚守则。

从此以后,受控者名单不断增加,其中固然有人矢口否认,并重施抹黑手段,如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院候选人Roy Moore,但也有不少已经受舆论制裁,事业中断,包括《新共和》杂志发行人、《Artforum》杂志发行人、军火库艺展总裁、单口喜剧演员Louie C.K.等。

如果不是有勇敢的受害者出面指责,这些色狼恐怕现在还在施魔手;要制止未来的魔手,公众要继续奖励揭发者的勇气。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