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爱乐找「家」路迢迢 音乐厅重建计划打掉重练 |
纽约爱乐在林肯中心的葛芬音乐厅重建计划又触礁。
纽约爱乐在林肯中心的葛芬音乐厅重建计划又触礁。(谢朝宗 摄)
纽约

纽约爱乐找「家」路迢迢 音乐厅重建计划打掉重练

如何改进纽约爱乐固定使用的音乐厅的音响效果,是个纠缠过去廿年领导阶层的难题,之前二○一五年提出的规划是由娱乐大亨葛芬捐款资助整修音乐厅,但新任纽爱总裁黛博拉.博达一回锅就出招,宣布全新计划,将保留原本林肯中心音乐厅的外观,但里面全部重建。

如何改进纽约爱乐固定使用的音乐厅的音响效果,是个纠缠过去廿年领导阶层的难题,之前二○一五年提出的规划是由娱乐大亨葛芬捐款资助整修音乐厅,但新任纽爱总裁黛博拉.博达一回锅就出招,宣布全新计划,将保留原本林肯中心音乐厅的外观,但里面全部重建。

当今年三月黛博拉.博达(Deborah Borda)宣布重回纽约爱乐任总裁时,音乐界都期待这位把洛杉矶爱乐带领成全美顶尖交响乐团的女将,可以在纽约大展身手。果然才半年,她就施了出其不意的一招:放弃现有的音乐厅重建计划,让这个工程重新来过。

不盖全新的  换成旧瓶装新酒

如何改进纽约爱乐固定使用的林肯中心音乐厅(编按:原名Avery Fisher Hall,2014年改为David Geffen Hall)的音响效果,是个纠缠过去廿年领导阶层的难题,各种各样的建议都有,总是达不成结论,其间甚至一度传出要搬去卡内基音乐厅,以至过去几年林肯中心为五十周年庆所做的大大小小整修,都没有去动这个使用率最频繁的场地之一。最近的规划是在二○一五年提出的,预算有了(美金五亿)、概念有了、建筑师找了、头号金主也承诺了(娱乐大亨葛芬David Geffen),音乐厅甚至为此第二度改名。

这个新计划,原则上是只保留建筑的外壳,里面全部重建。有过古迹重修经验的人都知,这是很耗钱的做法,最新的估算,五亿还不够,必须增加预算,无怪乎主事者要改弦更张。据林肯中心(房东)和纽约爱乐(房客)说,现在还没有具体的做法,但基本上规模不会这么大,将以分阶段方式进行。

纽约「家团」没有一个一流的音乐厅,与美国乃至世界其他顶尖乐团相形见绌,是纽约爱乐者长期的遗憾。新计划一宣布,首席金主葛芬就放话批评纽约众多富翁富婆不肯掏腰包,盖一个可以让纽约人骄傲的音乐厅。当初说服葛芬出钱的林肯中心虽不敢得罪他,为未来著想,也得要否认筹款有困难。我们不难想像,葛芬的不满不是全然无私,他原来一亿元换来的,是将自己大名烙印在一个几近全新的音乐厅外,现在变成满是补钉的旧房子,难免心有不甘。

然而经费还不是唯一让大船转舵的原因,纽爱发现大规模改建在两年内不能完工,会延长他们在外流浪的时间,这是最让他们担心的。前任音乐总监艾伦.吉伯特(Alan Gilbert)曾说他正想利用这个机会把纽爱「带下乡」,让不到曼哈顿上西城的人也可以亲耳听到纽爱的演出。但他未获留任,继任的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对此态度如何不可知,但不论如何,超过两季没有固定的演出场所,新的观众不一定找得到,旧的观众肯定要流失,在古典音乐已经是小众娱乐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太大的风险,纽爱却步,不让人意外。

人工岛计划也搁浅  原因大大不同

这是纽约艺文界近期内第二个搁浅的大工程,一个在哈德逊河岸造人工岛的计划也在九月喊停,两者相比,有人认为显示纽约艺文圈失去了完成大计划的能力。

这个担心其实是多余的,因为两者搁浅的理由完全不同。哈德逊岛是媒体钜子迪勒(Barry Diller)提出的,构想在下城靠河岸处填河造岛,与近年来极热门的High Line公园连在一起,成为曼哈顿西边的一个新的游憩及户外表演场所。

这个计划经费不是问题,因为迪勒将一力承担两亿五千万元的工程费及未来的维护费。坏事的是环保团体的反对,他们认为人工岛会阻断水流破坏生态,因此告上法庭,两造缠讼经年。迪勒表示,与其继续耗时耗钱在官司上,不如选择撤手。言外之意,他原本是一番好意,想给纽约创造一个崭新的公园,但反对者把他塑造成一意孤行的亿万富翁,为留名不惜改变公众共享的环境。他再执著下去,只会搞坏自己名声,得不偿失。

纽约或许不需要一个人工岛,但肯定需要一个在卡内基外的好音乐厅,因此林肯中心和纽爱不能缩手,还得继续烦恼下去。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