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选展示的韩国音乐之旅 2017的Journey to Korean Music |
李熙文的《Korean Man》结合好莱坞歌舞剧和板索里的说唱艺术。
李熙文的《Korean Man》结合好莱坞歌舞剧和板索里的说唱艺术。(林芳宜 摄)
焦点专题(二) Focus K-Music to the World—从音乐节看韩国的音乐推广

精选展示的韩国音乐之旅 2017的Journey to Korean Music

文字|赖建甫
第300期 / 2017年12月号

今年进入第十年的Journey to Korean Music,是KAMS针对韩国非流行音乐的主要国际行销推广活动,每年由KAMS选出团队,安排Showcase演出,受邀前来的国际音乐人士,在五天的时间内,观看大约廿场不同编制和风格的入选团队。二○一七年的规划共为七组,加上一组特别节目,每一组有一至三个节目不等。而今年受邀者约为卅位,分别来自智利、芬兰、墨西哥、哥伦比亚、美国、德国、巴西、西班牙、英国、加拿大、香港、新加坡、台湾等地,包含音乐节策展人、艺术总监、音乐经理人、唱片公司等。

多元形式  让人亲近传统

虽说以非流行音乐为主,内容比重还是以韩国传统音乐为最大比例,第一个参访行程即是「国立国乐院」(National Gugak Center)的自制电影《木偶》Kokdu首映表演会。《木偶》指的是传统送葬礼队的人俑,电影委托金泰勇(Kim Tae-yong)执导,以一对姊弟的日常和遇到木偶的奇幻旅程构成,中间穿插盛大豪华的传统舞乐现场表演,木偶和姊弟同时出现在影片中和舞台上,运用虚实交替,串接各种传统乐舞的展现,如宫廷的国乐团、舞蹈、祭仪、民间出殡时的吹打队伍等。一如影片文宣上的标题:一个国乐与电影相遇的奇幻世界(The Fantasy World Where Gugak Meets Film),国立国乐院演出组负责公共关系与行销小组的研究员鱼真(Uh Jean)表示,国乐院希望透过不同的手法,重新唤起民众对传统音乐的关注,透过电影剧情中不同的情境,让各式各样的传统音乐可以自然展现,而现场演出则是让观赏者体验正式的展演。这是国乐院首度打破「常规」的推广方式,但所费不赀的型态,另一方面也限缩了推广的便利性,因此国乐院目前正在评估,将现场表演融入影片中的的可能性。

除了国乐院这个大型制作外,传统节目还有重现十九世纪末韩国文人雅士诗书琴画的《昔日的未来—风流》,在传统的贵族韩屋中,体验茶道、聆听散调,对承袭相同文化根源的我们来说,是艺术文化与生活结合的古老传统,但这却也是一套经过内容设计,行销国际的表演产品。

融入传统风格  创新制作型态

除了上述两项「纯传统」的制作外,Showcase的节目类型大多是结合传统乐器演奏和演唱的新形态制作,如甫受邀来台演出的「Gong Myoung」、「Coreyah」以及「nuMori」、「Black String」,均是以摇滚乐团的结构,置入韩国传统乐器,以板索里(Pansori)的说唱技法融入摇滚与爵士唱腔;这类的乐团,表演曲目的弹性空间很大,可说是游走传统、爵士、即兴、甚至当代音乐之间,而作为旋转门的工具,即为传统乐器和演唱的技术。整体来说,这是最容易取得国际舞台通行证、可以敲每一扇门的编制,也是目前韩国民间中小型乐团中,数量最多的种类,当然传统元素是让这些乐团踏上国际舞台时,最能展现特色的优势,然而在这优势之下,未必每个乐团都有达到国际水平的技术和艺术质感,能否可以胜出,还是端看各买家的专业观察力与品味喜好。

以传统乐器为核心的,还有一种曲风较偏向传统与世界音乐风格的音乐家和乐团,如集伽倻琴演奏家和作曲家于一身的朴静秀(Park Kyung-so)演出曲目即保有传统伽倻琴曲目,但同时也跟许多来自不同国家、不同乐器的音乐家们合作演出,韩国传统音乐家大多同时擅长即兴,这让他们较容易与建立在西洋音乐调性的乐器合奏,朴静秀即为一例。同样以独奏家游走各国,同时与其他音乐家发展各种不同编制的还有吹管演奏家朴志夏(Park Jiha),早年她与伽倻琴演奏家徐廷旼(Seo Jungmin)组成二成奏숨[SU:M] ,演奏的多为建立在传统风格上的作品,近年在二重奏和独奏之外,她也发展出与西方各种乐器的组合,而风格由传统逐渐偏向New Age,亦是国际间各大音乐节常客。至于全部由竹制吹管乐器组成的Bamboo Wind Allstars,是韩国唯一纯竹管乐器的乐团,编制较少见,但风格则为较大众取向的融合风。

说唱板索里  创新样貌令人惊艳

上述两种风格上的大方向,都不令人意外,亚洲的传统音乐太多样,背后的文化脉络太繁复,想要在全球化的乐坛上占有一席之地,得备妥策略——亦即捷径,从音乐的内容思索,这两种从传统音乐、传统乐器演奏技法所发展出来的风格,也有其必然性。另一个在韩国传统音乐中最重要的类型——板索里,却不断发展出令人惊艳的创新。板索里可以说是韩国传统音乐的主要基石,然而依附在文本上的说唱艺术,因为语言的关系,无法拥有跟乐器一样的捷径,或许正因为如此,反而让板索里艺术家们从严苛的挑战中,走出兼具专业实力和真正结合各种表演艺术的新形态。

这次参与Showcase的四组板索里作品,完全跳脱传统的框架,却又确切地展现板索里不可思议的魔力:出身自板索里名家后代的李熙文(Lee Hee-moon)带来两部完整却完全不同的作品《Deep舍廊Love》以传统板索里的编制和表演方式,诉说李熙文板索里艺师母亲的生命史,反映板索里艺师随著时代进展,逐渐消逝的现实;但下半场的Korean Man,所有演出人员摇身一变,成为好莱坞式的歌舞秀,伴奏也换成爵士乐团,只见李熙文脱下韩服、戴上夸张的假发和墨镜、换穿西装短裤,从头到尾载歌载舞,表演完全到位,不是从上半场观看的话,几乎无法相信是同一位演出者。

相对于李熙文的完全颠覆风格,李娜莱(Lee Na-rae)和BodySoundSpeakJoAhRa 则可称为「改良的创新」,两人均缩短传统板索里的时间,以六十至七十分钟的长度,演绎传统的文本,李娜莱的伴奏乐团与第一种类型相似,接近加了传统击乐和伽倻琴的摇滚乐团;JoAhRa则维持传统的二人组,即主唱加上一位杖鼓鼓手。Song-hee Pansori Lab的权松熙(Kwon Song-hee)虽然也是二人组,但鼓手崔惠元(Choi Hye-won)将传统的杖鼓扩充为一组完整的击乐乐器,再加上电子音效,使得作品弥漫著后摇滚的风味,而权松熙的演唱除了传统的板索里技法之外,还能切换西洋的美声唱法,大幅度提升了人声的色彩和层次。

这四组板索里各有所长,保留传统的部分和创新的部分都各异其趣,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主唱者一人必须担负整场的说、唱、演,一如我们的传统戏曲,主唱者的功力强,则即使语言不通,观看依旧毫不冷场,反之基本功不够扎实的话,观者就坐立难安了。这四组制作同时也证实一点,愈是传统框架明确的表演艺术,愈需要卓越的艺术创意与技术,才能源源不断地永续传承,同时在传承的过程中,留下各世代自己的语汇和特色。

民间包场Showcase  看到官民合作的力道

为期五天的Showcase,除了被选上的「个体户」之外,还有经纪公司的「包场」,著实超越笔者对Showcase的想像,这些经纪公司有些以发行唱片为主,如位于加平的Music Box,从策划爵士音乐节、出版发行唱片到经纪演出,一手包办,我们在加平看了三个隶属旗下的乐团;有些拥有表演场地,如Plankton Music Label,端出四个完全不同风格、不同编制的团队;位于首尔近郊的Platfrom 61平时即是聚集各类音乐团队的表演平台,今年也在此规划了七个演出,让国际参访者同时认识这个空间。

经纪公司的包场showcase,显现韩国政府组织与民间产业链的深度结合,而经纪制度对于音乐家的培植与规划,也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无论是来自政府有效的支持策略,或是民间形成的经纪制度,都是台湾所匮乏的,台湾的音乐家拥有同样的质感和水平,却有如散落一地的宝石,在政府没有策略、民间没有制度、音乐家没有专业自觉的状况下,随意翻滚、各自求生。

整体来说,Journey to Korean Music的团队与节目内容,虽然都有一定的水准,但没有太多令人惊艳的作品,尤其泰半团队已经是国际舞台的常客,更有已创团廿年的乐团,以策展人的角度来看,这类已定型的乐团,只有极为优异的团队才具备邀演的价值,而对于有些团队几乎连续几年不是出现在这一边,就是出现在PAMS那一边,也让笔者不解,期待明年能够看到更多的新血和更年轻的团队、更多的创意。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