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全州国际音乐节」参与观察 |
2015年JISF的大型露天舞台。
2015年JISF的大型露天舞台。(林芳宜 摄)
焦点专题(二) Focus K-Music to the World—从音乐节看韩国的音乐推广 韩国音乐全集 兼顾全民参与和艺术性

近三年「全州国际音乐节」参与观察

文字|林芳宜
摄影|林芳宜
第300期 / 2017年12月号

韩国官方公布的廿四个音乐节中,依规模大小,蔚山世界音乐节名列首位,首尔的流行音乐节次之、加平的Jarasum国际爵士音乐节排名第三;以综合型音乐节排名的话,全州国际音乐节(以下简称JISF)的规模最大,且远远超过同类型的音乐节,一方面JISF最主要的支持者为地方银行,另一方面则是音乐节的策展理念。

韩国音乐的全集  为青年音乐家造桥

如果说Journey to Korean Music是精选辑,那么JISF就是韩国音乐的全集,至今举行了十六届的JISF以象征韩国文化根源的全州为据点,最高行政主管为银行家KIM Han,节目内容与艺术方向则委由三年一任的艺术总监统筹规划。现任艺术总监朴在千(Park Je-chun)自二○一四年起接掌,在第一任任期期间,透过个人长久经营的国内外网络,加上强大的音乐节制作团队、行销宣传团队,联手让JISF除了是一个丰盛精采的音乐节之外,更为韩国青年音乐家铺设一座桥梁。

然而在笔者连续三年的观察中,JISF最可贵的并非仅于为青年音乐家带来国际网络与曝光机会,而是作为一个超大型展会,在提供全民众的艺文参与和音乐表演的艺术性之间,取得了绝佳的平衡,同时在这个平衡上,实践传统音乐的保存与创新的理想。三年中,仔细观察各类型节目的观众和民众反应,也印证了笔者长久以来的一个观点:如果主事者不先画地自限——或说圈地自保,而是以开放的观点提供艺术的各种面貌,那么民众也自然能够接受各种传统、各种创新。

以二○一四年获选为联合国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农乐」(Nogak)为例,二○一五年JISF的主题策画以农乐为核心,有向五大家农乐国宝艺师致敬的正式售票演出、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农乐队竞演、还有农乐四物的创新演出。而每年JISF固定系列为「板索里大师」和「青年板索里」,大师们为售票专场、青年艺师们则在森林小舞台,大师专场将观众席搬上舞台,虽然席位只有三百席上下,却一定动用大型剧场等级的舞美和灯光设计,在还原传统板索里近身围绕聆听的传统时,提供了现代剧场才有的声光艺术,这是朴在千一贯的理念:为现代观众打造的传统艺术。而青年板索里艺师们,大多是刚开始演艺事业,每个人背后都至少有一位大师作为导师和业师,在森林舞台中演出,锻炼和观众的互动,同时也在开放式的空间自我磨练。

不分世代都开心的闭幕  精采趣味的企画设计

除了传统音乐、融合音乐之外,JISF每年的开幕,不是像二○一五年聚集全国台面上所有的板索里大师、就是如二○一六和二○一七,聚集所有受邀前来演出的国际团队和国内团队,上台合演。拜签订互相邀演的协定所赐,自二○一六年起,台湾团队都能参与开幕演出,透过JISF铺天盖地的宣传网络,让台湾音乐家能够争取更多的曝光。闭幕音乐会则是从民谣到流行音乐的大型演唱会,聚集每个年代的巨星歌手,同时也聚集每个年龄层的观众,而无论台上表演的是年轻人的偶像、还是奶奶级的民谣歌手,观众也都不分世代地疯狂唱和。每年亲临闭幕演唱会现场,总是感受特别深刻,所谓音乐产业,就是每个世代能够了解和欣赏其他世代的美吧?

今年JISF除了这些既有的系列规划之外,也新增流行音乐的新秀系列,以支持K-Pop的产业发展;另外,今年为儿童的设计也是惊艳之作,儿童的科技艺术体验展,无论是艺术性、品质和趣味性,都极为优秀,所谓「不小看未来主人翁」的规划内容,实在令人赞叹。当然传统音乐如杖鼓、板索里、传统乐器等的儿童体验课程,则是每一年的必备项目。

JISF就像韩国音乐产业的浓缩,从第一年受邀观察、第二年开始合作互相邀演,推荐台湾团队参与JISF演出并开始联系媒体、第三年近一步媒合荐送青年制作人进入JISF行政团队见习,并实习操作当地媒体与台湾团队的宣传,除了建立这样的伙伴关系之外,笔者认为JISF是认识与观察韩国音乐的重要窗口,而不设限音乐种类、但严格要求演出艺术性与制作品质,对向来喜爱分类、却姑息演出品质的我们,的确是非常实用的他山之石。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