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看不到的」 |
平心而论

看到「看不到的」

所以,艺术工作多好啊,那位金发妹妹,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培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而瑞典的舞团多棒啊,大家因艺术工作的包容而受惠。这么多年来下,我想艺术工作迷人之处,就是在于总让我在工作中看到很多无法预期又无法衡量的价值!

文字|平珩
第302期 / 2018年02月号

所以,艺术工作多好啊,那位金发妹妹,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培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而瑞典的舞团多棒啊,大家因艺术工作的包容而受惠。这么多年来下,我想艺术工作迷人之处,就是在于总让我在工作中看到很多无法预期又无法衡量的价值!

有一回走访瑞典和丹麦观摩演出,原本只是单纯的访视,看看最早在荷兰开创的作品、经由我们舞团在台北的转移及扩大,最后发展至北欧会变成什么样貌,结果在欣赏演出之余,看到了「弦外之音」!

「广结善缘」的好结果

荷兰首演的《反反反》Three Times Rebel是三位舞者的版本,到台北变成了「六人版」,瑞典伙伴原是计划依台北版进行,但因为有两位实习舞者,全程都参与排练,所以舞团总监及编舞家同意可以安排一场「八人版」的正式演出。这个作品在瑞典前前后后演出近廿场,因此可想而知,六人版的舞者对于演出自是相当熟悉,但因为这唯一的一场「八人版」,作品的大部分都需要重新调整,得投入不少的人力及时间成本,所以到了演出前两天,还看到主要舞者们毫无怨言的「陪练」。

各个舞者们不仅对增加的练习没有感到一丝不耐,令我意外的是,他们反而觉得因为这些「变数」,燃起了对舞作演出的新动力及好奇感。演出后,排练指导还特别聚集所有舞者,大家一起来感谢这两位「实习生」的参与呢。

正向的力量果然成就了「好心有好报」,没多久,「六人版」的一位舞者因伤要开刀,于是顺理成章地让其中一位实习生正式加入接续的演出,他也完全没负众望无缝接轨地融进了团队。之前,谁能预料大伙联手做的「好事」何时会有回馈?没想到我们这一行「广结善缘」居然还可以活用在剧场管理之中。

那趟行程,除了在瑞典舞团所属的剧场看演出外,还要去哥本哈根看看他们在不同剧场的演出情况。谁知去哥本哈根那天,因为时间急迫,一时紧张搭错车,竟在开演后才匆匆抵达这个位在住宅区中,一个废弃工厂改建而成的剧场。只见剧场前台站著一位金发的年轻女孩,她对我们狼狈的模样,丝毫不为所动,只是客气地说明:因为剧场的阶梯设计,任何走动都会影响现场观众,所以无法再让我们进入。

台湾人的「服从」好个性让我们沉默了五分钟,本想就这么摸摸鼻子认了,但突然我的同事开口「卢」了起来,先是说明:我们是台湾来的共制合作单位,能够看到这场演出对我们而言有多重要;接著,我也跟著说话了:这个演出我们已看了很多次,有些时机点是可以放行迟到的观众,不会怎样的……

解决问题的能力

就在这两分钟的「恳求」之后,漂亮妹妹只说了句「等一下!」就飘进剧场内了;不一会儿又出来说:「请你们尽量小声地跟我走进去。」原来她已在观众席区最旁边的地方摆放了两张独立的「特别座」。于是让我们得以在开场十分钟后,悄悄地安坐下来看完整个演出。

这位年轻女孩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到解决方法、做了决定、回应了我们的请求,不仅让我们印象深刻、感激不尽,还真的是「广结善缘」,但更重要的是,她让我们看到能够「不请示」,自己独立承担,而剧场也有足够的信任支持她,那可就真是不简单了!

这个「担当」的决定,使得她必须要在极短的时间压力中,用一连串流畅的动作完成:先快速地在黑压压的黑盒子剧场里摸到两张椅子,还要小心谨慎尽量在不影响观众的状况下,摆放好椅子;接著再走出来带人入场,并确认我们安坐后,才悄然走回前台站岗。

所以,艺术工作多好啊,那位金发妹妹,在那么年轻的时候就培养了解决问题的能力;而瑞典的舞团多棒啊,大家因艺术工作的包容而受惠。这么多年来下,我想艺术工作迷人之处,就是在于总让我在工作中看到很多无法预期又无法衡量的价值!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专家未满,艺术行政与教育的手工业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