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艺术的创作初心 |
细江英公《男与女#2》1960,银盐相纸。
细江英公《男与女#2》1960,银盐相纸。(国立台湾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摄影艺术的创作初心

自开馆以来持续推动的「青年摄影家典藏计划」的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为日本四大摄影艺术专门美术馆之一,这次应邀在国立台湾美术馆展出「起始.永远—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典藏精选展」,展出包含三木淳、东松照明、细江英公、桑原史成、筿山纪信、横须贺功光等日本摄影大师的初期作品,让观者得以一窥大师的创作启始。

自开馆以来持续推动的「青年摄影家典藏计划」的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为日本四大摄影艺术专门美术馆之一,这次应邀在国立台湾美术馆展出「起始.永远—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典藏精选展」,展出包含三木淳、东松照明、细江英公、桑原史成、筿山纪信、横须贺功光等日本摄影大师的初期作品,让观者得以一窥大师的创作启始。

起始永远—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典藏精选展

即日起9/16 国立台湾美术馆

INFO  04-23723552

对创作者而言,青年时期的作品具有标竿性的含义,即使未臻成熟,在个人创作脉络仍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长期关注创作者青年时期的作品,自开馆以来持续推动的「青年摄影家典藏计划」(Young Portfolio),以公开征集的方式收藏近六千件摄影作品,半数来自日本的摄影家,另一半来自国际,今首度大规模在台举办「起始.永远—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典藏精选展」,从中精选出七十四位摄影家的三百四十幅作品展出。

关照艺术生命之「起始」

「日本清里摄影美术馆典藏精选展」于国立台湾美术馆举行,取名「起始.永远」即回应该馆对青年摄影家的支持和培育,同时也探究摄影家的青年时期,保有直视现实的无畏精神、创作初心与纯粹动机,以此为艺术生命之「起始」,待日后绽放璀璨的花朵,隐藏于心的仍是持之以恒的信仰。

清里摄影美术馆位于山梨县清里八岳山麓,一九九五年成立,为日本四大摄影艺术专门美术馆之一,馆长为摄影名家细江英公。

「青年摄影家典藏计划」锁定卅五岁以下摄影家作品进行征集,由馆长与两位具有摄影家身分的审查委员共同评选,二○一六年起邀请国外摄影家参与评选,如台湾的张照堂、韩国的具本昌等,加入不同的观点视野,廿多年来累积收购了四十五国、七百七十三位摄影家的近六千件作品,成为拥有独特摄影原作收藏的日本美术馆。

这次来台展出的作品,包括首位进入LIFE杂志的日本报导摄影家三木淳,一九四九年他以流放西伯利亚的日军战俘归还日本舞鹤港时为主题的《赤军返回故乡》,登上了LIFE,该系列让三木淳成为首位进入LIFE的日本摄影家,而战后一九五○年代代表土门拳、木村伊兵卫等提倡「写实主义摄影」强调直视社会现实,反映战争造成的冲击。

战后许多摄影家崛起,一九五九年,六位从「十人之眼」参展出身的摄影家:东松照明、奈良原一高、细江英公、川田喜久治、佐藤明、丹野章,成立了摄影同人团体「VIVO」,虽然这个团体只维持两年就宣告解散,成员日后各自开展的创作,开启了日本战后摄影发展的新篇章,这次来台的摄影家当中,就有多位出身「十人之眼」及「VIVO」,如被摄影评论家饭泽耕太郎评价为「日本当代摄影的原点」的东松照明;以现代舞者、舞踏家土方巽、文豪三岛由纪夫为拍摄对象的细江英公,这次展出《镰鼬》是一九六八年在银座参展时的原展品,展品保留了当年展出的样貌,能保留至今极为珍贵。

筿山纪信《诞生》,1968,银盐相纸。(国立台湾美术馆 提供)

创作风景的源头

一九六○年代的日本,因城市及土地高度开发产生许多社会问题,也成为摄影家记录的主题,如桑原史成追踪熊本水俣工厂排放水银引发「水俣病」中毒事件长达十余年,该系列成为日后控诉这项环境公害的重要文献,桑原一九六○年初期拍摄的照片也来台展出,展现投身报导摄影的决心。此外,伴随经济发展,广告与时尚摄影的需求逐渐增加,如筿山纪信、横须贺功光等人,一九六○年代中旬陆续发表风格迥异的作品,像是筿山纪信一九八八年发表《诞生》,三位模特儿的身体透过夸张的视角,与背景的岩石、天空对应,开创不同于过往的女性裸体摄影表现,筿山之后受到广大回响的「死之谷」系列,风格便由此作延伸出来。

本次在台展品中,也包含十二位馆藏之台湾摄影家作品,如陈伯义、张哲榕、杨哲一、张国耀等人,而张照堂也将以青年时期的作品共襄盛举,既能世代横向对照,亦富爬梳个人创作经纬之意。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