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风波愈演愈烈 表演艺术圈「下重手」处理 |
指挥家加堤爆出性骚事件,迅速被任职的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解职。
指挥家加堤爆出性骚事件,迅速被任职的阿姆斯特丹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解职。(AP 提供)
纽约

MeToo风波愈演愈烈 表演艺术圈「下重手」处理

因名人性骚扰引爆的#MeToo活动,火球在各领域沿烧,但不同领域的处理态度不尽相同,表演艺术界近期又有多人遭指控,其中包含知名指挥家丹尼尔.加堤与比利时跨界导演杨.法布尔,被指控者或遭免职、调查或自行辞职,相较于其他领域,表演艺术界各单位的处理都迅速明快,表演艺术观众对此运动的态度与整体社会显然不同,是各团体不得不下重手的原因。

文字|谢朝宗
第311期 / 2018年11月号

因名人性骚扰引爆的#MeToo活动,火球在各领域沿烧,但不同领域的处理态度不尽相同,表演艺术界近期又有多人遭指控,其中包含知名指挥家丹尼尔.加堤与比利时跨界导演杨.法布尔,被指控者或遭免职、调查或自行辞职,相较于其他领域,表演艺术界各单位的处理都迅速明快,表演艺术观众对此运动的态度与整体社会显然不同,是各团体不得不下重手的原因。

自从电影钜子维斯坦(Harvey Weinstein)被指控性骚女星,揭起鼓励受害者挺身而出的「我也是」(#MeToo)运动一年以来,美国社会各阶层与不同行业都开始面对此一潜藏已久的问题。在政治领域里,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在多人指控下仍获大法官任命,显示了白种男权(尤其是共和党)的优越心态仍是根深柢固,但在比较自由开放的表演艺术圈,就有很不同的处理方式。

加堤遭指控  引爆乐坛震撼

大都会歌剧院的音乐总监列汶、纽约市芭蕾舞团总监马汀(Peter Martin)、剧作家霍洛维兹(Israel Horovitz)、和国际级挥家杜特华,是最早承受性骚指控后果的艺术家,当时业界就传言,他们三人的行为并非特例,而只是冰山一角,只看到时谁被揭发出来。果不其然,《华盛顿邮报》今年七月一篇报导,一口气指控三人,震惊乐坛,因为其中一人是具有国际声望的指挥家加堤(Daniele Gatti);另两人是克利夫兰乐团首席William Preucil和古典音乐经理人及歌剧导演Bernard Uzan。     

自此以降,巴尔的摩乐团首席Jonathan Carney被乐团双簧管首席Katherine Needleman指控,假声男高音David Daniels受到「约会强暴」的指控,纽约爱乐则是在新乐季开始前,以「不适当行为」暂时解除两位音乐家的职务,包括华裔双簧管首席王亮。

不是所有指控细节都是公开的,即使是公开的也往往是两方各执一词;有的还在调查中,真相未明;还有的像是纽爱并没有明确定义「不当」,性骚纯是外界揣测。但有的指控已经带来具体的后果:Uzan宣布退休,Preucil被停职,而最叫人意外的,恐怕是荷兰的皇家大会堂管弦乐团,在消息曝光两周内,即以「查有实据」解除加堤的指挥职务。大会堂是全球顶级乐团,这表示其决策过程通常相当迟缓,事发期又是在欧洲人纷纷渡假去的夏天,乐团却一反外界预料地火速做出决断,显示指控的严重性。

舞坛也爆炸  文化界「重手」处理

马汀离职还在余波荡漾的纽约市立芭蕾舞团,今年夏天又传出更严重的丑闻,一名市芭养成班美国芭蕾学院的学生Alexandra Waterbury提告,指控三名市芭男舞者(其中一人是她的前男友)交换她的裸照及市芭宽容物化女性的行为。此事造成三名舞者离职(一人辞职,两人被开除),大大打击市芭名誉及士气,所以在本季第一场演出时,全团舞者一起站在台上宣示:「世界在改变,我们钟爱的舞团受到检视,但我们持续以当我们决定做职业舞者时的最高道德标准检视我们自己。」

「我也是」的效应不仅止于美国,比利时著名编舞家及剧场导演杨.法布尔(Jan Fabre)就被多名舞者指控,其严重性已经到文化部下令调查的程度。

性骚性侵如何界定,有时确实不是黑白分明,尤其是事过境迁的指控,更增查证更加困难,难怪法国国宝凯萨琳.丹尼芙和当红女高音安娜.涅翠柯(Anna Netrebko)会发表「我也是」有点过头的言论(两人后来都澄清)。在瑞典,Kulturhuset Stadsteatern的总裁Benny Fredriksson被指控失职后自杀,遗孀著名女中音Anne Sofie von Otter就指出,是指控不实导致夫婿走上绝路。

「我也是」有毁人事业及名誉的可能,所有当事人不可不慎。然而表演艺术圈面对的观众,对此一运动的态度与整体社会(尤其是选民)显然不同,是各团体不得不下重手的原因。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