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勒与伯恩斯坦 在杜达美手中闪耀 |
当红指挥家杜达美将首度访台演出。
当红指挥家杜达美将首度访台演出。(AP 提供)
音乐

马勒与伯恩斯坦 在杜达美手中闪耀

杜达美首度访台 率柏林爱乐演绎大师之作

十一月,欧美当红的指挥家杜达美终于首度造访台湾,并率领古典乐天团柏林爱乐初次光临高雄,参与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开幕季演出。在这场音乐会中,特选了马勒与伯恩斯坦的作品,这两位都兼有作曲家和指挥家双重身分,都是犹太人,且都曾在纽约、维也纳大展长才。杜达美与柏林爱乐将如何演绎马勒的《第五号交响曲》与伯恩斯坦的《管弦乐嬉游曲》?相信乐迷都十分期待!

十一月,欧美当红的指挥家杜达美终于首度造访台湾,并率领古典乐天团柏林爱乐初次光临高雄,参与高雄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的开幕季演出。在这场音乐会中,特选了马勒与伯恩斯坦的作品,这两位都兼有作曲家和指挥家双重身分,都是犹太人,且都曾在纽约、维也纳大展长才。杜达美与柏林爱乐将如何演绎马勒的《第五号交响曲》与伯恩斯坦的《管弦乐嬉游曲》?相信乐迷都十分期待!

柏林爱乐交响乐团╱指挥:杜达美

11/11  19:30   11/13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11/14  19:00

高雄 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音乐厅

INFO  02-66369168

柏林爱乐四重奏

11/12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7715676

帕胡德长笛四重奏与柏林爱乐好友们

11/15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INFO  02-25772568

这是明星指挥家杜达美首度来台,同时也是古典天团柏林爱乐初次到访高雄。这绝对是卫武营欢庆开幕所端出来丰富精采的诸多节目中,最受古典乐迷瞩目的一场演出,其音乐会门票如同流行演唱会一般,早早便已被抢购一空。然而,不同于流行音乐,古典音乐的核心毕竟在于作曲家和作品,不管有没有抢到票,该是时候来认识一下,杜达美和柏林爱乐将要来高雄演奏些什么作品了。

亦同亦异的两位音乐家

作曲家、指挥家、犹太人、纽约、维也纳。上述关键词,会让你想到谁?是古斯塔夫?还是雷欧纳德?没错,这些正是马勒(Gustav Mahler,1860-1911)和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1918-1990)的共通点:两人均兼有作曲家和指挥家双重身分,两人都是犹太人,且都曾在上述两座重要城市大展长才、发光发热。这些有趣的巧合,让伯恩斯坦自诩为马勒再世。但在这些巧合之外,两位音乐家当然还是很不一样:生于奥地利帝国的马勒,先在维也纳宫廷歌剧院达到指挥生涯的最高峰,后才转战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生于美国的伯恩斯坦则是在开创了纽约爱乐的黄金时代之后,才将重心移往欧洲,和维也纳爱乐保持密切的合作;两位音乐家对自己的犹太身分亦有著大不相同的感受。此外,因为年代远近不同,今日我们已无法真正认识指挥家马勒,却能透过无数影音作品体验伯恩斯坦的指挥艺术;相对地,马勒的作品现已成为音乐会上的常客,作曲家伯恩斯坦则尚未获得足够的理解与重视。

今日,马勒交响曲在世界各地的交响音乐会上,常是最受欢迎的重点曲目,能有如此丰硕的成果,伯恩斯坦功不可没。马勒生前主要以指挥家的身分闻名于世,作品虽非没没无闻,但也称不上流传广远。这样的情况维持了数十年,直到一九六○年代才有了巨大的改变:藉庆祝马勒百岁冥诞的机会,伯恩斯坦指挥录制了第一套马勒交响曲全集,同时开始不遗余力地推广马勒的音乐;一股马勒风潮就此延烧全美,后更慢慢扩展至全世界。

属于他们的时代已来临

杜达美和柏林爱乐的卫武营音乐会,便将演出马勒和伯恩斯坦的作品。首先登场的将是伯恩斯坦于一九八○年创作的《管弦乐嬉游曲》:为庆祝波士顿交响乐团创团一百周年,伯恩斯坦巧妙地以代表「波士顿」(Boston)和「一百周年」(Centenary)的B音和C音为核心音,设计出八个短小精练、风格互异的乐章。

音乐会下半场安排的是马勒极受欢迎的《第五号交响曲》。马勒将作品的五个乐章划分成三大部分。第一部分包含标示为「葬礼进行曲」的第一乐章及「暴风雨般」的第二乐章,前者由著名的独奏小号「号召」(Appell)开启,后者爆发惊人的狂热力量,是这首交响曲的「主要乐章」(Hauptsatz)。第二部分是个长大的诙谐曲,马勒特别在这个乐章安排首席法国号手担任「必备法国号」(Corno obligato),让他在多个段落里担纲独奏。第三部分由稍慢板和轮旋终曲组成,前者是马勒送给妻子爱尔玛(Alma Mahler,1879-1964)的爱情宣言,后者充分展现马勒精湛的对位技法,并以乐观正向的狂欢结束乐曲。

「我的时代终将来临。」这是马勒充满自信的著名预言。自马勒出生百周年的一九六○年起,这项预言终于在伯恩斯坦和其他支持者的努力下,逐步实现。今年,为欢庆伯恩斯坦的百岁冥诞,世界各地争相演出他的作品;惟愿这能帮助世人重新认识其作品,让作曲家伯恩斯坦也迎来属于他的时代。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柏林爱乐两场室内乐  同步展艺

柏林爱乐此次访台,除了台北和高雄的三场交响音乐会之外,也特别在台北国家音乐厅安排了两场阵容坚强的室内乐之夜。十二日登场的是柏林爱乐四重奏,此享有「顶尖之四」称号的弦乐四重奏天团,是由乐团首席史塔布拉瓦(Daniel Stabrawa)和其他三位杰出团员(其中两位为声部首席)共同组成,这次他们将带来三首不同时代的经典作品。海顿的《日出》Sonnenaufgang因开场时第一小提琴在挂留的和弦上奏出上行主题而得名。舒伯特第十三号四重奏之所以被称为《罗莎蒙》Rosamunde,是因为第二乐章的主题引用自他为同名戏剧谱写的配乐。德佛札克的《美国》American是作曲家旅居美国时所创作,展现他对美国的印象与思乡的心情。

十五日的音乐会则由帕胡德(Emmanuel Pahud)领军,这位闻名国际的长笛独奏家自廿二岁起即担任柏林爱乐长笛首席,这次他将和三位柏林爱乐的弦乐演奏家组成长笛四重奏,带来四首作品。莫札特共创作了四首长笛四重奏,这次将要演奏的是其中的D大调第一号和C大调第三号。六首弦乐奏鸣曲是歌剧大师罗西尼十二岁时的创作,这次将挑选其中的A大调第二号,改编给长笛四重奏来演奏。这场音乐会同样以德佛札克的《美国》做为压轴曲目,乐迷朋友不妨两场都听听看,看是原汁原味的《美国》动听,还是改编给长笛四重奏的版本感人!(张皓闵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