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迪耶.德尚 孕育创作的场馆是滋养社会的力量 |
法国国立夏佑剧院总监迪迪耶.德尚
法国国立夏佑剧院总监迪迪耶.德尚(法国国立夏佑剧院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孵梦,艺起来╱焦点专访 法国国立夏佑剧院总监

迪迪耶.德尚 孕育创作的场馆是滋养社会的力量

法国国立夏佑剧院是法国戏剧界的指标之一,在现任总监迪迪耶.德尚的领导下,更转变为发展编舞创作的当代艺术重镇,也透过文化软实力拉近与普罗大众之间的距离。迪迪耶.德尚表示:「文化机构在协助艺术家上扮演著相当重要的角色。因为,他们多元的视角是整体社会的养分。艺术家也透过创作回馈剧院,让它们能开展更为丰富的行动。」

法国国立夏佑剧院是法国戏剧界的指标之一,在现任总监迪迪耶.德尚的领导下,更转变为发展编舞创作的当代艺术重镇,也透过文化软实力拉近与普罗大众之间的距离。迪迪耶.德尚表示:「文化机构在协助艺术家上扮演著相当重要的角色。因为,他们多元的视角是整体社会的养分。艺术家也透过创作回馈剧院,让它们能开展更为丰富的行动。」

创建于一九三七年的法国国立夏佑剧院(Théâtre national de Chaillot),继承「民众剧场」(théâtre populaire)之父──杰米耶(Firmin Gémier)的理想,并在维拉(Jean Vilar)和维德志(Antoine Vitez)的领导之下,成为法国戏剧界的指标(注1)。面对战神广场与艾菲尔铁塔,这间剧院不仅位于廿世纪初文明荟萃之地,更可容纳一千六百名观众。二○一一年,编舞家德尚(Didier Deschamps)入主夏佑剧院,担任艺术总监。透过丰富的创作、教学与行政经验,他将这座国家级的戏剧殿堂,转变为发展编舞创作的当代艺术重镇,并透过文化软实力拉近与普罗大众之间的距离。他用何种策略经营这座历史悠久的剧院?又如何看待表演艺术的发展?

Q:在担任总监五年后,您为何赋予夏佑剧院一个全新的称号——「国家舞蹈剧院」(Théâtre national de la Danse)?

A夏佑剧院是法国唯一一间致力发展舞蹈创作的国立剧院,其他四间剧院只呈现戏剧类的演出(注2)。因此,我们自然地想要一种全新的名称,强调剧院近期的任务。除了象征意义之外,夏佑剧院的别称一方面确认了编舞创作的原创性,是一项极具艺术价值的表演形式,另一方面,也显现出有愈来愈多的观众支持舞蹈作品。尽管夏佑剧院的节目过去倚重於戏剧类的演出,但自创始以来,它经常呈现舞蹈作品。例如,维拉担任剧院总监时,就一直与贝嘉(Maurice Béjart)维系著密切的合作关系。

Q:您认为编舞创作是否有利发展跨领域的表演艺术形式,吸引到各种不同阶层的观众?

A绝大部分的编舞作品融合了不同的表现形式,例如:音乐、视觉艺术、剧场、马戏、科技艺术等。这种融会贯通的创作手法极有可能会培育出更广泛的观众群,让形形色色的民众愿意走进剧场。舞蹈源自于身体的探索。这种创作的基准可以触及每一个人,让大家马上就能心有所感。

Q:在接任文化场馆总监之前,您曾经参与艺术创作,也从事舞蹈教育。这些经验是否影响了您领导剧院的方针?

A无论是艺术创作、舞蹈教学和舞团行政,我过去的每一项经历都有助于我担任文化机构的总监,尤其像是夏佑剧院这样复合了艺术创作和民众教育等多重任务的单位。我在不同的艺术领域获得的知识成为经营剧院的重要核心。

Q:您认为文化场馆该怎么实践自身的公共职责?

A公立剧院必须密切配合艺术家的创作路径,提供给观众一套独特的教学措施。这样的教育手法不仅能让民众亲近一部艺术作品,知道该怎么样去欣赏它,也可以拓展不同的观众群。

Q:面对观众,艺术家除了呈现创作之外,还得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A艺术家的公民责任,就是要对社会产生独特的影响力。他们透过创作手法和作品,提出对于现世的疑问,开启一般民众全新的视野、提出带有警示意味的行动、或是激起大家抵抗时局的强烈决心。欣赏演出其实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机会,因为它让许多人群聚在一起,共同经历并分享一段充满著强烈情感交流的时光。

Q趁著《世界人权宣言》La Déclaration universelle des droits de l'homme签署七十周年之际夏佑剧院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透过创作颂扬人类文明的丰饶与多元性。您运用何种策略同时显示夏佑剧院的历史价值与创新精神 ?

A对我来说,文化资产的传承,以及用行动去探索当下和未来发展的关键,这两者并不相互矛盾。只要用完全自由的角度探索过去的轨迹,历史反而会成为沃土,提供我们丰富的思考空间。

夏佑剧院的经营不断复苏著它源远流长的历史记忆:一九二○年,杰米耶创建了首座国家民众剧院,之后维拉又重新奠定了它的价值;一九四八年,联合国代表于此签属《世界人权宣言》,提供后世更为宽广的思考和创作空间,让他们探索何谓人权。尽管这是旧时代关注的社会议题,但如今它仍是当代人必须面对的根本问题,只是换了另外一种提问的方式。无论是人类文明的卓越成就、雅俗共赏的民众价值、或是艺术创作的自由,面对这些不断被重新提出的疑问,每个世代都应该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回应方式。

Q:与其他法国国家级的文化场馆相比,夏佑剧院有什么样的独特性 ?

A如同其他国家级的文化机构,夏佑剧院肩负著发展创作、协助艺术家、以及为民众服务等多重任务。它其实是法国表演艺术界的「先锋部队」,连结国内与欧洲的舞蹈网络。夏佑剧院也是法国表演艺术的资源中心,提供民众艺术教育等服务。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创作基地点点名

新加坡:实践剧场的「实堂」与「艺术农庄」

由已故新加坡剧场之父郭宝昆与吴丽娟共同创办的「实践剧场」,目前由其女郭践红担任艺术总监,二○一一年「实践」举办第一届华文小剧场节(现称「M1戏剧节」)、二○一六年他们搬到了位于滑铁卢街上的新址,并将剧团隔壁的小店面,打造成一间有吃有玩,可以工作、也能分享创作心情的「实堂」。前院的开放空间可充当露天电影院、举办推广活动和亲子节目,店里的厨房设备和桌椅餐饮是如咖啡店般的共同工作室,也能成为结合在地料理与个人情感的《休息实间》展演场地。

实践剧场有五位全职艺术家进驻,他们也借由担任「实堂」的节目策划之责,放手「实践」艺术与生活的想像,例如,前述由洪小婷原创发想的《休息实间》和她创建的《探索滑铁卢街》手机应用程式;以及吴敏宝、郝伟凯与嘉宾们直播对谈的《吾家渴归》系列。去年的「M1戏剧节」,实践剧场也规划了连续三天的「艺术农庄」活动,参与其中的人员包括四位来自实践的全职艺术家,混搭五位受邀而来的各国创作者,他们九人每日白天进行表演技巧和训练体系的交换共学,下午则合力创作、呈现讨论,并于四点准时打开大门,让来访的观众看看他们的现场实验、公开排练。从「实验」到「实践」,有幸进入实践剧场的新加坡本地艺术家们,可以「全职」的工作身分,在此进行自己的创作研发,并参与场馆、团队的活动提案,与剧场一起向前迈进。(陈茂康)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