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之笔墨间的「道」 |
绢本重彩《十一日谈:青土》。
绢本重彩《十一日谈:青土》。(非画廊 提供)
艺@展览

行之笔墨间的「道」

华人艺术家杨诘苍在暌违廿年后再度来台举办个展,这次「地狱  天堂」个展,展出杨诘苍「千层墨」、「十一日谈」与「还是花」等代表系列。杨诘苍以西方艺术世界为镜,从熟悉的笔墨文化为底蕴,探究普世的价值,「千层墨」升华了地狱的黯黑,「十一日谈」则建立了乌托邦的幻想天堂。

文字|吴垠慧
第317期 / 2019年05月号

华人艺术家杨诘苍在暌违廿年后再度来台举办个展,这次「地狱  天堂」个展,展出杨诘苍「千层墨」、「十一日谈」与「还是花」等代表系列。杨诘苍以西方艺术世界为镜,从熟悉的笔墨文化为底蕴,探究普世的价值,「千层墨」升华了地狱的黯黑,「十一日谈」则建立了乌托邦的幻想天堂。

地狱 天堂—杨诘苍个展

即日起~6/1  台北 非画廊

INFO  02-25620709

睽违廿年,旅外华人艺术家杨诘苍再次来到台湾举办个展,这位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中国现代艺术新潮萌发的艺术家,他的艺术从自小接受的传统书画训练出发,在禅与道中领悟,到了欧洲受到文化冲击的洗礼,当部分旅外中国艺术家选择了西方媒材作为批判中国或当代社会乱象的媒介,杨诘苍仍坚守笔墨,以此传达生与死、爱与暴力、权力与威胁等创作的核心。

这次「地狱  天堂」个展,有系统地展出杨诘苍「千层墨」、「十一日谈」与「还是花」等代表系列之外,还有Oh, My God是由两巨幅绘画结合双频道而成的录像装置,在这件作品中,杨诘苍回应全球化下,权力失衡导致种种不公与混乱的现象。

在法国的重新开始

杨诘苍一九五六年生于广东,目前定居巴黎,他的创作以书法、水墨为主要呈现,但也使用油画、立体创作与观念艺术。一九七○年代末考入广州美术学院之前,杨诘苍曾在佛山的人民艺术学院习画。广州美院时期,因缘际会接触到西方艺术,一九八二年,他以大量描绘死人头像的《杀人》和一把野火燎原的《放火》画作,透露出个人对抽象水墨实验的企图,也显现了他的特立独行。

解构传统绘画之外,杨诘苍也曾引用甲骨文、金文与刻石墨拓,最后简至一笔或几笔成画。毕业后短暂留校任教,为了培养心性,特地前去道观修心。杨诘苍开始在国际间受到瞩目,策展人、巴黎庞毕度艺术中心前馆长马尔丹(Jean-Hubert Martin)一九八九年策划的「大地魔术师」是关键的转折,一九八八年他为此带著参展作品过境香港,岂料画作被扣留在深圳海关,从未抵达巴黎。杨诘苍人到了法国,身上却只有毛笔。

第一次看到西方多元创新的艺术,杨诘苍发觉自己过去的创作已无法成立,只好重新思考如何利用毛笔和笔墨,做出不同于西方、又能立足于当代语境之中的风格。他在巴黎驻地创作的一个多月,每天都在同一张宣纸上、从第一笔的位置开始反复涂画,经过上百次涂画堆叠的墨,在宣纸表面皱出立体的肌理、甚至产生「暗光明」,透过身体的劳动堆叠出一段关于时间的纪录与记忆,这就是「千层墨」系列的开始。

杨诘苍的「千层墨」不只是时间的积累,也是大量的墨形塑的块面空间,这些画作无法以单纯画作的角度观之。当巨大的墨块竖立在观者面前,彷如人可以走进里头,被引入一道深邃的黯道。

绢本重彩《还是花系列》。(非画廊 提供)

以笔墨探究普世价值

以西方艺术世界为镜,杨诘苍从熟悉的笔墨文化为底蕴,探究普世的价值。从缘自薄伽丘《十日谈》故事背景创作的「十一日谈」系列,杨诘苍援引中国工笔山水画技法,寓言式地表现看似感官天堂的幻象。描绘超越物种藩篱的大同世界,有人兽交媾、不同物种间的交欢,没有弱肉强食,无须担忧暴力与灾难来袭的乌托邦,借以省视失衡的当今世界。

「还是花」系列里,杨诘苍先临摹少年希特勒一九一一年的水彩画作,再以宋徽宗时期宫廷画派的工笔花鸟技巧「三矾九染」,重新诠释希特勒的画作,接著,他又以德化窑制作的瓷器瓶花,将平面绘画立体化。虽说是瓷制花,用色与质感却显露著塑胶感。原想成为艺术家的希特勒,在遭到学校老师拒绝后梦碎,杨诘苍透过临摹与转化的过程,让观者看见狂人的艺术面。

杨诘苍的「千层墨」升华了地狱的黯黑,「十一日谈」建立了乌托邦的幻想天堂,行走在笔墨之间,杨诘苍在融会东、西方,和借古喻今的路径中,为当代水墨注入革命的新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