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访洋上村 向水墨前贤致敬 |
余承尧《永春洋上乡形势图》
余承尧《永春洋上乡形势图》(雄狮星空 提供)
艺@展览

踏访洋上村 向水墨前贤致敬

受水墨画家余承尧启迪甚深的李贤文与林铨居,在「原乡溯写」联展中,呈现两人循著余承尧忆绘故里的彩墨《永春洋上乡形势图》,先后前往福建永春县洋上村造访的见闻写生与创作。三位分属不同世代、生长背景的水墨创作者,透过笔墨交流、也传递对前贤的孺慕之情。

文字|吴垠慧
第313期 / 2019年01月号

受水墨画家余承尧启迪甚深的李贤文与林铨居,在「原乡溯写」联展中,呈现两人循著余承尧忆绘故里的彩墨《永春洋上乡形势图》,先后前往福建永春县洋上村造访的见闻写生与创作。三位分属不同世代、生长背景的水墨创作者,透过笔墨交流、也传递对前贤的孺慕之情。

原乡溯写——李贤文╱林铨居

即日起~2019/1/27  台北 雄狮星空

INFO 02-25236173

一位故人,一段忘年情谊、一段失之交臂的拜访,串起三位创作者间隐隐羁绊的牵系。今年是余承尧一百廿岁冥诞,受余老启迪甚深的李贤文与林铨居,今循著一幅他忆绘故里的彩墨《永春洋上乡形势图》,先后前往福建永春县洋上村造访,并将在当地的见闻写生与创作在「原乡溯写」联展中呈现,两人以截然不同的写生态度与水墨叙事,承载各自的山水观,也谨此向余承尧这位特立独行的前贤致敬。

自成一格的将军画家

余承尧是水墨界奇人,一八九八年生于福建洋上,早岁曾以木作漆艺维生,而后接受新式教育。十九岁离开故乡投入军旅,一九二○年东渡日本,先进入早稻田大学攻读经济,再转至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就读,返国后受聘黄埔军校担任战术教官,此后足迹踏遍大江南北,期间纵览的山川地貌,都是用来作为实战推演。抗战胜利后,余承尧以中将参议的身分退伍,而后从事药材生意,往来闽台和星洲之间,一九四九年国事丕变因而滞台,一九九一年返回故里后定居厦门,一九九三年逝世,享寿九十五。

虽曾历经戎马沧桑,但余承尧对诗琴书画均有造诣,喜好南管并终生推广,亦曾指导「汉唐乐府」。一九五四年、五十六岁时才动笔绘山水,隐居在阳明山无几人知晓,一九八六年才受邀在雄狮画廊、国立历史博物馆办展,自成一格的山水画惊动台湾水墨界。然而,在他蛰居的卅多年里,仅偶有李铸晋、纽约的名藏家王季迁等人邀请参加海外联展或典藏,除此之外,台湾少有人认识这位简居陋室的艺术家。一九九三年,余承尧的《山水四连屏》在台北的苏富比以新台币六百多万元的高价拍出,「将军画家」名噪一时,也带动他的市场行情成为追捧的「新秀」。

李贤文和余承尧相识于一九八六年、余老扬名前,当时李贤文年约四十,余老已是八十八岁的耄耋老人。对从事美术文化工作近五十年、阅览古今中外无数画作的李贤文来说,余承尧其人风骨、其画思维对他最具意义。这次展出《贤文学画第一章》是一九九○年应李贤文请求、余承尧示范的小品水墨,当时李贤文还是《雄狮美术》杂志月刊、雄狮画廊的经营者,余承尧却以这幅画作预视了李贤文十年后毅然放下事业体、走进笔墨创作的世界。

虽是一幅小品,却已兼备皴擦点染的水墨功夫与虚实相生的传统美学,「是他常告诉我的:『一即一切』」,拥画多年后,李贤文如此参悟。

李贤文《铁甲玳瑁》(雄狮星空 提供)

水墨前贤的启发与牵系

从古琴家梁在平处辗转收藏《永春洋上乡形势图》廿余载,去年李贤文兴起踏访余老故里的念头,返台后他向策展人洪致美、艺术家林铨居提出展览邀约。曾因杂志专题欲赴厦门采访,岂料出发前夕传来余承尧过世消息,林铨居将这份扼惋的心情转而投入研究并出版多部余承尧专书。本身也从事水墨创作,余承尧的作品对林铨居来说亦扮演启发的角色,这次造访洋上实地观测,余承尧笔下赤赭鲜红的土壤、反复出现的横纹线条、乌黑的铁甲山等历历浮现眼前,应证了余老「绘画的老师是自然」之说。

三位分属不同世代、生长背景的水墨创作者,透过笔墨交流、也传递对前贤的孺慕之情。身为前行者,余承尧未受西潮影响,也不受学院局限,从传统累积的丰厚底蕴中另辟蹊径的笔墨世界,再度彰显古人「师法自然」的主张,也影响后辈为「真」而写的创作观。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