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工作而活,还是为生活而工作? |
音乐飞行

为工作而活,还是为生活而工作?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认为精神应战胜肉体,「天生我才必有用」、「完成自我生命目标」是老掉牙的高调,办公室也不再是个独特神圣的场域,就算环境不理想、对于工作内容没什么兴趣,但也必须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全力以赴追求完美与卓越,更何况表演艺术是个非营利性的工作,缺乏感动人心的态度与作为又何以彰显其崇高特质?

文字|陈树熙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认为精神应战胜肉体,「天生我才必有用」、「完成自我生命目标」是老掉牙的高调,办公室也不再是个独特神圣的场域,就算环境不理想、对于工作内容没什么兴趣,但也必须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全力以赴追求完美与卓越,更何况表演艺术是个非营利性的工作,缺乏感动人心的态度与作为又何以彰显其崇高特质?

二○○一年有个机会要带高市交与瑞典吉他之神殷维.马姆斯汀(Yngwie Malmsteen)合作,在台北国际会议厅演出全场他创作的吉他与管弦乐曲音乐会。或许是怕这类当时台湾前所未见的音乐会被我搞砸,所以主办单位特别选在他来台湾与我们排练前,邀我飞往日本欣赏他与新日本爱乐在东急文化村(Bunkamura)的演出,以让我提早进入状况。

这演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他人高马大的身材,搭配华丽夸饰的巴洛克风演出服,接连更换各种吉他,时而快速无比、光彩华丽的展技音群,时而演奏一些混合著巴洛克语汇的自创旋律,透过效果器而发的刺耳滑音与抖音,全场观众像被电到般疯狂,谢幕时他从台上撒下他签名款的吉他pick,观众当下high到最高点;我心想,古典乐演出也太拘谨了,缺乏台上台下互动,不过丢一把指挥棒下去似乎也行不通!

 

成就职场  不再唯一?

不过,真正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倒不是演奏会本身,而是在演出后的一段小插曲,当时我们在后台沿著墙坐在椅子上,等他从化妆间出来,有一位年轻的乐团工作人员站在走道中央,一动也不动地至少十来分钟,我忍不住好奇心,就问他为什么站在那里而不坐下,他说:「我的工作还没有结束,同事们还在工作,要等到我的同事们都完成了,工作正式结束后我才能坐下。」

这可奇了!在后台我们不都是各做各的,做完自己的工作要不就稍作休息,要不就准备走人吗?有阵子台湾的百货公司也学日本,有电梯小姐服务客人,我在日本问她们:「觉得工作如何?会不会很辛苦啊?」我所得到的回答是:「谢谢您的关心,能为您服务是我们的荣幸。」在台湾,我得到的答复是:「对啊!每天站好几个小时真的好累!」接著你就会得知多久后换班才能稍事休息,觉得有些命苦,想要讨拍拍;同样的服务,但外显截然不同,后者虽是实话,但牺牲了公司整体形象、成就了个人心头的些微舒适感。

就算东急文化村里的那一幕并非出自本性,有点是刻意训练出来的,拘泥于外表形式、假假的不通情理,但这种强化团队共同行动、彰显公司文化与强调服务精神的外显工作纪律(军队般的服从与纪律),现今在台湾的确不多见,甚至连军队也强调「自由适性」,规范变成限制与框框的同义词,教育也不再教导驱策一己牺牲,以成就更高贵的目标。

工作环境不合理?待遇与工作量不成比例?缺乏愿景与使命感?个人感受力、知识与能力不到位?欠缺热情?其实我觉得这都是现象而非原因,因为我见不到改进向上的诚意与作为,而是惯性地将目光抛向生活享受来抒压,社群媒体上谈的几乎都是吃喝玩乐,工作不就是讨个生活,提高生活品质嘛。

职场如战场  工作狂万岁

曾几何时我们不再认为精神应战胜肉体,「天生我才必有用」、「完成自我生命目标」是老掉牙的高调,办公室也不再是个独特神圣的场域,就算环境不理想、对于工作内容没什么兴趣,但也必须将心思放在工作上,全力以赴追求完美与卓越,更何况表演艺术是个非营利性的工作,缺乏感动人心的态度与作为又何以彰显其崇高特质?

我所怀念敬重的萧滋博士有次跟我说:「酬劳是工作的compensation,而非衡量其价值的标准。」并退还部分学费,要我多买些乐谱来读,他说:「我要的是学生对我的爱与尊敬,这些是钱买不到的。」想想自己,因为实在喜欢音乐,又始终不服输,终至成为乐此不疲的7~11工作狂,完成工作的成就感是我最佳的兴奋剂,即使写作专栏也是如此,花时间力气理清思绪,并将之行诸文字,让它有了客观存在,这是生命的延伸,其价值与意义无可取代。

我家少爷开玩笑地对我说:「你们这generation是live to work,我们是work to live。」但就算是work to live也该有其格调、品质、目标与意义可言吧!与其追求「小确幸」,不如转换心境去面对生而为人的大不幸——「已被生出,也不太容易会死。」职场如战场!驰骋沙场乃吾愿!工作万岁!工作狂万岁!

 

文字|陈树熙 热爱飞行却又不太会降落,矛盾但真诚,好奇又武断,希冀引起您微笑并深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