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韩国看台湾 音乐剧的爱与叹息 |
音乐飞行

从韩国看台湾 音乐剧的爱与叹息

K-POP其实又有多少韩国成分?只是唱歌跳舞的刚好都以韩国人或东方面孔为主,歌曲是从全球征选来的,以强力训练、训练、制作与行销,为韩国涂抹上时尚魅力。在去年公布的百大品牌中,韩国有三个品牌挤入,台湾没有半个;把「内销」概念转成「外销」,把「乡土」变成艺术家的责任与使命,希望能代表台湾出国巡演,以达成艺术的「外交使命」,但这样是不会有产业的!

文字|陈树熙
第314期 / 2019年02月号

K-POP其实又有多少韩国成分?只是唱歌跳舞的刚好都以韩国人或东方面孔为主,歌曲是从全球征选来的,以强力训练、训练、制作与行销,为韩国涂抹上时尚魅力。在去年公布的百大品牌中,韩国有三个品牌挤入,台湾没有半个;把「内销」概念转成「外销」,把「乡土」变成艺术家的责任与使命,希望能代表台湾出国巡演,以达成艺术的「外交使命」,但这样是不会有产业的!

最近去北京大学参加「二○一九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主办单位邀请许多文创学界与业界专家发表论文,其中包含韩国外国语大学教授李永求的专题报告,他在去年发表〈韩国音乐剧对日出口战略〉一文,含有许多数据与分析论点,且择要摘录之:

韩国音乐剧分析

「……韩国音乐剧起步于一九六○年代,可分三阶段,一是六○到八○年代,处于产业化准备阶段;二是八○年代后期到九○年代,步入初步产业化的阶段,音乐剧的制作和影响呈现专业化、市场化的趋势;三是二○○○年后的产业成长阶段,整个商业运作包括比较成熟的音乐剧生产都在此阶段实现。因此,韩国音乐剧产业……起步晚,发展快。」

「……韩国音乐剧产业市场规模大约在十二亿到十八亿(人民币)间,在文创产业领域的占比是4.9%,市场规模约在两百八十亿元……韩国音乐剧虽然发展得比较快比较成熟,但它的市场规模非常小。就作品数量而言,二○一二年四百八十二部,二○一三年五百卅三部,二○一四年五百四十五部,二○一五年四百五十四部,二○一六年四百八十九部。尽管市场狭小,但每年上演的作品数量却比较多。就类型来看,本土原创明显多过海外授权作品,且儿童类、家族类作品占较大的比重。」

「韩国音乐剧的出口额是廿四亿元,而国内市场则只有十八亿,可见出口占据优势……出口亚洲的比重占90%,而日本就超过了60%……韩国音乐剧出口的重点目标市场是亚洲,日本则是最为核心的目标国。在韩国究竟是哪些人在消费音乐剧?从性别来看,女性的比重大过男性高达60%至70%;从年龄层来看,主要集中在廿至四十岁……其中卅岁……所占比重最大。」

「……韩国音乐剧也面临一些问题。第一是市场狭小,韩国只有五千万的人口……第二是票价高昂(电影票大概五十元,音乐剧门票高达七八百元)……第三是竞争激烈,每年大概有五百部左右的音乐剧上演,叫好叫座的作品极少,基本上是海外授权作品,而本土原创则面临惨烈的市场竞争。因此……韩国本土音乐剧不得不寻求海外发展……韩国音乐剧进入日本市场的战略:靠「韩流」的船出海;靠授权作品来赢得口碑(如:《福尔摩斯》);跟日方合作开拓市场;靠政府的助力……」

为台湾音乐剧叹口气

看完这些数据与分析,不禁为台湾的音乐剧叹口气。台湾音乐剧的创作出发点很奇特,由于大型新作品经常是公部门在启动,所以多半是为知名人物致敬,或是歌咏县市的好山好水,而不是著重于题材的商业潜力、歌舞娱乐,或以扩大市场营运规模与产值为其核心目标,来调整自己的产品。

「文以载道」的结果就是主题正确,但少了时尚元素。音乐剧演员须能唱歌、跳舞、说白,不从小训练是不可能的,也很难样样精通,结果场上多半是摆pose,音乐是连串抒情歌曲,缺乏透过音乐来塑造角色个性与戏剧感,故事内部铺陈多仰赖外在历史轶事进行时空串连,而非剧本内在的戏剧张力……我常乌鸦嘴地说:台湾音乐剧有时很像文革样板戏,只是音乐、故事不同而已,核心理念与肢体动作,其实有许多部分是相通的。

话说,纯台湾生产制造是想证明「我们什么都会」,而韩国早已走过这阶段。宾士的SLK R172设计师是韩国人,Hyundai在韩、美、德各有设计中心……K-POP又有多少韩国成分?只是唱歌跳舞的刚好都以韩国人或东方面孔为主,歌曲是从全球征选来的,以强力训练、制作与行销,为韩国涂抹上时尚魅力。去年公布的百大品牌中,韩国有三个品牌挤入:Samsung(6)、Hyundai(36)、KIA(69),台湾半个都没有。

把「内销」概念转成「外销」,把「乡土」变成艺术家的「使命」,希望透过出国巡演,以艺术达成「外交使命」,这样很「正确」,但不会有「产业」!没有国家品牌的魅力加持,没有国际时尚元素,B2C的产品将很难外销。请把「外交」与「本土」从音乐剧产业中拿掉吧!这样我们才可能有一个属于「商业」的「音乐剧产业」。

 

文字|陈树熙 热爱飞行却又不太会降落,矛盾但真诚,好奇又武断,希冀引起您微笑并深思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