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间谍剧《安娜》 让你透过耳机听见东柏林的秘密 |
饰演主角「安娜」的菲比.芙克斯。
饰演主角「安娜」的菲比.芙克斯。(Johan Persson 摄 National Theatre 提供)
伦敦

惊悚间谍剧《安娜》 让你透过耳机听见东柏林的秘密

由剧作家琪克森和声音设计师瑞翰兄弟共同创作的《安娜》,是一出以冷战为背景的惊悚间谍剧作,舞台上的密封玻璃盒内是主角夫妻位于东柏林的公寓,观众可以看见其中人物的一举一动,却只能透过耳机,听见主角安娜所有的对话与每个呼吸……为庆祝柏林围墙倒塌卅周年而作的这出戏,充满著历史氛围及因秘密而产生的恐惧感,让观众体验共产主义生活中的表里不一。

由剧作家琪克森和声音设计师瑞翰兄弟共同创作的《安娜》,是一出以冷战为背景的惊悚间谍剧作,舞台上的密封玻璃盒内是主角夫妻位于东柏林的公寓,观众可以看见其中人物的一举一动,却只能透过耳机,听见主角安娜所有的对话与每个呼吸……为庆祝柏林围墙倒塌卅周年而作的这出戏,充满著历史氛围及因秘密而产生的恐惧感,让观众体验共产主义生活中的表里不一。

英国国家剧院的多夫曼剧场,现在成了一座巨型的监视中心,空间内是安娜(Anna)夫妇在一九六八年东柏林的公寓。由剧作家琪克森(Ella Hickson)和声音设计师瑞翰兄弟(Ben and Max Ringham)共同创作的新作品《安娜》ANNA,是一出以冷战为背景的惊悚间谍剧作,它既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音频实验,同时也对共产主义生活中的谎言提出一针见血的质疑。

观众只能听见「安娜」

舞台装置是一个巨型密封玻璃盒,盒内是安娜与其丈夫汉斯(Hans)在东柏林的公寓,身在玻璃盒外的观众能清楚看见公寓内所有人物的一举一动,但密封的玻璃盒使观众完全无法听见人物的对话。唯一窥探的方法是透过在每个观众席座位上连结到安装在安娜身上的隐藏麦克风,戴著耳机,观众能全面掌握安娜所有的对话与每个呼吸。那是一九六八年,观众在阴暗的东柏林窃听著安娜与汉斯的对话,他们像是生活在德意志共和国的完美夫妻,在观众眼底下准备著一个庆祝汉斯晋升的派对。汉斯的同事们陆续到来,大伙儿喧闹著,然而这派对的气氛在汉斯的新老板同时也是党代表抵达后,逐渐让人感到不寒而栗,观众透过对安娜的窥视,发现每个与会的人好像都戴著面具,表里不一。

这是一出有情节缜密的戏剧演出,充满历史氛围及因秘密而产生的恐惧感;琪克森巧妙的剧情安排,透过导演雅柏哈米(Natalie Abrahami)的执导与瑞翰兄弟卓越的声音设计,使观众得以透过独特的角度观看这个作品:安娜是唯一有配置麦克风的角色,她沉重的呼吸不断穿透观众配戴的耳机,那些她把自己锁在浴室里紧促且急迫的喘息声,还有疯狂的嘶吼,都以一种私密却极具穿透力的方式传递给观众。至于他人的对话,观众只能透过安娜在派对中从一组人马到另一组人马的谈天过程捕捉,整个过程,观众仿佛像是透过安娜的双耳来选择接受场内的讯息。空间设置与演员们的移动看起来非常自然,他们像是在公寓里漫无目的地穿梭与交谈,但每个举手投足与节奏的流动其实都经过如芭蕾舞一般地精心编排。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