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人x徐惟恩「误读声响」 层层音乐误读 重新定义聆听 |
三个人乐团
三个人乐团(国家两厅院 提供)
音乐

三个人x徐惟恩「误读声响」 层层音乐误读 重新定义聆听

近年备受瞩目的音乐团队「三个人」,继去年TIFA「3×3计划~异常返响」后,今年更与钢琴家徐惟恩合作,在两厅院新点子实验场系列中推出「误读声响」,从我们习惯的旋律素材开始,团队一路往前提取乐曲中各种元素,逐渐突破听众对「什么是音色」与「什么是演奏」的想像。

文字|廖诗昀
第319期 / 2019年07月号

近年备受瞩目的音乐团队「三个人」,继去年TIFA「3×3计划~异常返响」后,今年更与钢琴家徐惟恩合作,在两厅院新点子实验场系列中推出「误读声响」,从我们习惯的旋律素材开始,团队一路往前提取乐曲中各种元素,逐渐突破听众对「什么是音色」与「什么是演奏」的想像。

2019新点子实验场 三个人x徐惟恩「误读声响」

7/13  19:45 台北 国家两厅院演奏厅

INFO  02-33939888

「三个人乐团」是近年十分受到注目的台湾音乐团队,最大特色是由国乐器笛箫、中阮还有古筝集结而成,以其古典底蕴为基础,结合当代思维持续创作。他们不断对自己也对观众提问,演出的音乐除了好听,更在交织声响中对艺术、生活提出反思与诘问。

文学的误读与聆听的误读

继去年TIFA「3×3计划~异常返响」,今年三个人又出新招,邀请知名钢琴家、二○一八国家两厅院驻馆艺术家徐惟恩共同演出。这场音乐会以「误读」为题,引用文学研究理论Misreading——在文学中,作者、读者与文本间有著有趣的三角关系,作者创造文本,但读者却透过自己的观点去「读」文本,从而产生自己的诠释,这「再创造」的现象便被称为「误读」。在音乐作品中,作曲家创作了文本╱作品,演奏家透过演奏诠释,听众则根据演奏进行了自己的感受诠释,可说是一连串比文学还激烈的「误读」。「误读」现象要如何在一场音乐会演出中成为论述重点?如何透过感官将聆听中关于「误读」的思考任务交付给观众?

在「误读声响」中,音乐家们并不把每首乐曲独立分割看待,而是将各首乐曲整合为一个整体作品。除了运用一般的演奏手法,更添加了许多非常规演奏法:如将钢琴转化成打击乐器刮葫,也透过作曲家郑伊里与杨祖垚之手,让传统素材转化为当代语汇,并更进一步透过电声来与演奏家对话。在常规的演奏曲与手法中,我们可以听到不同作曲家、乐器对传统乐曲的解读与呈现,此为第一层次的「误读」;再来多次将相同的素材透过不同演奏者、作曲家重新呈现,除了强化对素材的印象外,更给了观众反复观察不同音乐家如何「误读」的机会。从我们习惯的旋律素材开始,团队一路往前提取乐曲中各种元素,逐渐突破听众对「什么是音色」与「什么是演奏」的想像。

钢琴家徐惟恩(国家两厅院 提供)

现场限定的大型「误读」演出

音乐会同名作品《误读》是由擅长即时电声结合乐器装置的作曲家郑伊里创作,乐曲撷取中阮、笛、筝与钢琴的音色及音乐会中笛曲《三五七》的旋律,将演奏家全然隐身于电声表演之后,并结合陈维安的影像创作引领观众反思曾听见的声响同时创造对未来的想像。透过现场精密计算的音响装置,在演奏厅内的不同座位的观众都将听到效果不同的声响,彻底带来一场只有现场能体验的大型「误读」演出。

一连串的「误读」,是这场演出中音乐家们企图讨论的议题,于此同时,身为观众的我们也想问,如果聆听也是一种「误读」,该如何去感受这个解读的过程并累积自己的美感体验?拿开成见、走进音乐厅,打开感官尽情享受现场一切,开放的心灵自然能突破限制,让这些新的趣味引领我们走向更丰富的风景。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