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艺坛精锐联手 戏剧与音乐跨界交锋 香港小交响乐团「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归」 |
叶咏诗(中)指挥香港小交响乐团。
叶咏诗(中)指挥香港小交响乐团。(香港小交响乐团 提供)
音乐

亚洲艺坛精锐联手 戏剧与音乐跨界交锋 香港小交响乐团「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归」

今年成立满廿周年的香港小交响乐团,将在音乐总监叶咏诗的带领下,来台演出「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归」音乐会,将呈现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温斯基的经典作《大兵的故事》。二○○五年香港小交首度制作这部作品,至今已搬演多次,这次来台的是○一六年的版本,由编舞家伍宇烈执导,台湾舞者陈武康与小提琴家曾宇谦等亚洲多国表演者参与,可说是云集亚洲艺坛精英、戏剧与音乐跨界交锋的精采演出。

文字|赖家鑫
第321期 / 2019年09月号

今年成立满廿周年的香港小交响乐团,将在音乐总监叶咏诗的带领下,来台演出「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归」音乐会,将呈现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温斯基的经典作《大兵的故事》。二○○五年香港小交首度制作这部作品,至今已搬演多次,这次来台的是○一六年的版本,由编舞家伍宇烈执导,台湾舞者陈武康与小提琴家曾宇谦等亚洲多国表演者参与,可说是云集亚洲艺坛精英、戏剧与音乐跨界交锋的精采演出。

香港小交响乐团「小城大兵的故事—魔鬼回归」

9/27  19:30 台北 国家音乐厅

10/8  19:30 台中国家歌剧院中剧院

INFO  02-33939888

香港小交响乐团成就有根之木:拉近古典音乐与大众的距离。   ——《信报》

香港小交响乐团(简称香港小交),是香港爱乐之外,香港扬名国际的乐团,而其指挥叶咏诗更是亚洲首屈一指的指挥家,曾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颁授院士荣衔、香港妇女联合协进会颁赠「香港六艺卓越女性」奖及由香港政府授勋铜紫荆星章。二○一五年,更获法国政府颁发「国家荣誉骑士勋章」,表扬她在音乐界的杰出成就。她带领香港小交到今年正逢廿周年,这段日子,她将这个区域性的乐团推向国际乐坛,并且在香港不余遗力推动音乐教育的扎根。每年一度的香港周,都是香港小交发挥音乐实力的舞台,亦是推动亚洲文化交流的舵手。

二○○五年制作  数次巡演多个版本

继二○一六年首度访台后,今年叶咏诗再度带领香港小交及制作团队造访,并与多次合作的台湾小提琴家曾宇谦联手,集合亚洲首屈一指的编舞家——驻团艺术家伍宇烈,与台湾舞者陈武康,一同将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温斯基(Igor Stravinsky)的经典《大兵的故事》再次搬上舞台。

二○○五年香港小交首度制作这部作品,至今已搬演多次,导演都是伍宇烈,历经多次修正,二○一六年的版本,即由陈武康担当说书人与魔鬼,曾宇谦则担任大兵一角。今年的5.0版仍是原班人马,但是版本将更为成熟有趣。「这部作品就像是香港小交的孩子,从二○○五年历经多个不同版本的诠释,才能有今日的演出。」叶咏诗说。

《大兵的故事》邀请了陈武康在内的多位亚洲舞者一起演出,他们梳著油头西装笔挺,模拟商场的商人。(香港小交响乐团 提供)

顺应时地调整  与观众拉近距离

这次的演出,观众将看到舞台上有五个绿色的台子,这是象征香港的高尔夫球场,演出者每个人都是西装笔挺,梳著油头,模拟商场的商人,只顾个人利益,不顾血流成河的厮杀,象征大兵与魔鬼交易的黑暗面。但毕竟《大兵的故事》是一部以音乐为主的作品,所以整个演出仍以音乐为核心,灯光与剧场效果为辅助。有趣的是,这部作品宛如亚洲同盟,集结各种不同国家的表演艺术家,有香港的导演伍宇烈、舞者王文翠,与台湾的舞者陈武康、小提琴家曾宇谦,此外还有马来西亚舞者刘杰仁、日本舞者白井刚。但这其实是个偶然,因为第一版演出时,导演伍宇烈刚刚好认识其中这几位亚洲舞者,所以邀请参演。之后找亚洲舞者参与演出,都是为了亚洲巡回为目的。至今这出作品已经过巡回上海、日本、新加坡。这次来台演出的是二○一六年的版本,陈武康仍用中文说书,但加入一些台语,正如在新加坡演出时使用一些福建话,在香港说书时,则用国语(普通话)这种官方语言与地方方言,拉近与当下观众的距离。

「台湾的演出,将会给予舞者更多的、更难的SOLO,这是与新加坡版本很不同的地方,而且乐团团员也会成为戏剧的一部分,融入整个演出。」导演伍宇烈说。

卢定彰《秋色若舞》  台湾首演

此外,音乐会的上半场,香港小交亦将在台首演香港青年作曲家卢定彰的管弦乐曲《秋色若舞》,这首乐曲是作曲家发想自美国抽象派表现主义画家波拉克(Jackosn Pollack)的同名画作。而莫斯科柴科可夫斯基国际小提琴比赛第二名得主的曾宇谦,则将演出拿手的莫札特《第五号小提琴协奏曲》,这是曾宇谦首次在台湾演出这首作品。

这是一场云集亚洲艺坛精英、戏剧与音乐跨界交锋的精采演出,值得拭目以待。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斯特拉温斯基的「新古典主义时期」里程碑

战前以《火鸟》、《春之祭》、《彼得洛希卡》震撼巴黎的俄国作曲家斯特拉温斯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摧毁美丽、富裕的欧洲之后,其音乐风格也随之改变,亦从战前节奏强烈、声响尖锐的「俄国原始主义时期」进入战后优雅、走向形式主义的「新古典主义时期」。

一次世界大战是人类史上最惨痛的历史事件,死亡人数在当时是史无前例,被摧毁的经济与社会状况,直至令人难以想像。战时远避瑞士的斯特拉温斯基在此完成《大兵的故事》,于一九一八年由知名指挥安塞美于洛桑指挥首演,舞团当然是俄国芭蕾舞团。全剧主要有三个演员:说书人、魔鬼与大兵。

比起他过去作品的管弦大编制,此作乐团编制精简很多,是以精致的器乐室内乐团方式呈现,主要是因为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欧洲经济萧条、万事百废待举、物资缺乏,作曲家没有多余的预算找一个完整大编制的乐团来演出,也因为战事,有些优秀的演奏家已不知去向,因此只能将制作的规模、形式精简,以精致的方式演出。虽然这是不得不的变通方式,但却造就斯特拉温斯基回头从巴洛克、古典时期的音乐与演出形式寻找灵感,而造就其非常精采、国际化的「新古典主义时期」。(赖家鑫)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