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战栗的全球资本童话 伊萨.江森《公主炼成记》 |
(蛋妹(ViviChen) 绘)
焦点专题 Focus 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童话

令人战栗的全球资本童话 伊萨.江森《公主炼成记》

童话向来是暗黑人性的隐喻,但在资本主义的世界里,童话成了美好幻想的虚像。在《公主炼成记》中,菲律宾身体艺术家伊萨.江森装扮如白雪公主的透过扮演,揭露了欢愉产业牵扯的西方殖民、菲律宾劳动输出、性别欲望投射、女体凝视等身体议题。

文字|白斐岚、蛋妹(ViviChen)
第324期 / 2019年12月号

童话向来是暗黑人性的隐喻,但在资本主义的世界里,童话成了美好幻想的虚像。在《公主炼成记》中,菲律宾身体艺术家伊萨.江森装扮如白雪公主的透过扮演,揭露了欢愉产业牵扯的西方殖民、菲律宾劳动输出、性别欲望投射、女体凝视等身体议题。

童话故事不见得都有著从此幸福快乐的公主王子。有些女孩被吃了,有些女孩饿死了,有些女孩差点跳舞跳到死了(是的,她们「刚好」都是女孩)。

迪士尼乐园背面的故事

撇除性别先不谈,童话向来不在于美好结局,而是如何以轻巧隐喻黑暗人性。但随著小美人鱼被迪士尼动画救了一命,资本世界的童话有了另一种面貌。真实但残酷的隐喻被掏空,成为菲律宾身体艺术家伊萨.江森(Eisa Jocson)口中的「幻想制造业(production of fantasy )」。在这个欢愉国度,歌颂著正面价值的公主群相前,我们仿佛可以忘却种种关于性别、种族、阶级、劳动的不安。纵使有人前仆后继提出质疑,就让这些声音留在乐园外。乐园里的世界无论是消费者或劳动者皆被梦想所驱动,反过来继续喂养梦想。

换上迪士尼白雪公主装扮的伊萨试图揭露的,不再是童话背后的人性隐喻,而是欢愉产业牵扯的西方殖民、菲律宾劳动输出、性别欲望投射、女体凝视等身体议题。如「一群受过芭蕾『优雅、轻盈、修长、沉稳、灵动』训练的舞者,用同一套身体语汇进入了邻近国家迪士尼乐园的劳动市场」(注1,所扮演的公主形象,一方面随著西方文化扩张,成为菲律宾少女心中想望;另一方面却又将菲律宾身体经验排除在外。每一次欲望投射,都是再一次深化的内在殖民。

透过「扮演」戳破幻想之虚像

伊萨连续两年来台(台北艺术节)演出的作品《身体计划》Corponomy(注2与《公主炼成记》Princess,都试图借由「扮演」戳破幻想之虚像。无论是在《 身体计划》中以讲演形式(performance lecture)跳进跳出各种被训练形塑的男体女体,抑或是在《公主炼成记》中与另位男舞者洛斯.里格塔斯(Russ Ligtas)共同扮装——伊萨先是以甜美姿态逗弄观众,直到再有政治敏感度的观众都被逗笑,再冷不防一记回马枪,娃娃音变异的低沉嘶吼(到底谁才是变异也真说不清),流畅舞姿的脚步顿挫。这些失态与出丑,让剧中一再复述的台词:「很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吓你,但你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注3有了另一层更真实且残酷的涵义。

在这个我们已不须用童话隐喻触碰黑暗人性的年代,童话成为全球化资本主义最亮眼的外衣,而身体,是为童话赋形的终极机器。于是我们戳破童话,眼前见证的毛骨悚然,是我们以肉身浇灌的消费游戏。

注:

  1. 引自笔者访问伊萨.江森,〈你的身体不(只)是你的身体〉,《PAR表演艺术》杂志319期,2019年7月号,32页。
  2. 此作为伊萨过往作品集锦,其中也包括了《公主炼成记》,然只由伊萨一人呈现浓缩版。
  3. I’m awfully sorry.  I didn’t mean to frighten you, but you don’t know what I’ve been through.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说故事的人  伊萨.江森

生于一九八六年,自七岁起接受芭蕾训练,后进入公立艺术高中,持续参与视觉艺术与芭蕾双领域,毕业于菲律宾大学迪里曼分校视觉艺术系雕塑组。她以身体投入钢管舞、猛男舞等领域,意图探究以「欲望」为名之娱乐产业其舞蹈身体的劳动与再现,突显文化殖民脉络下的身分认同与性别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