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更衣间 |
廖建忠《载瓦斯的小发财》
廖建忠《载瓦斯的小发财》(双方艺廊 提供)
艺@展览

夜里的更衣间

正在双方艺廊展出的两档个展——廖建忠的「更衣间里的蛇」与陈万仁的「夜太美」,各自以极度仿真的手作和无限制的影像回圈,打造出具遮蔽、暧昧与促狭的想像趣味。廖建忠在每一个仿真的动作中,展现创作者身体介入的强大力量,陈万仁的影像则是创造出一个时间失能的空间,呈现身体在数位技术环境中被符号化、扁平化的处境。

文字|吴垠慧
第325期 / 2020年01月号

正在双方艺廊展出的两档个展——廖建忠的「更衣间里的蛇」与陈万仁的「夜太美」,各自以极度仿真的手作和无限制的影像回圈,打造出具遮蔽、暧昧与促狭的想像趣味。廖建忠在每一个仿真的动作中,展现创作者身体介入的强大力量,陈万仁的影像则是创造出一个时间失能的空间,呈现身体在数位技术环境中被符号化、扁平化的处境。

更衣间里的蛇—廖建忠个展

即日起~2020/1/18

夜太美—陈万仁个展

即日起~2020/1/11

台北 双方艺廊

INFO  02-85012138

从物件自体、抑或人们日常行为的本身,设法梳理并使其溢出一些额外的情绪和可能,是廖建忠和陈万仁的新作当中不约而同展露的相似性,他们各自以极度仿真的手作和无限制的影像回圈,在双方艺廊一、二楼的个展区,打造出具遮蔽、暧昧与促狭的想像趣味。

仿真创作  对应人们的辨识与认知

廖建忠个展「更衣室里的蛇」分成两部分,一是今年赴苏格兰酒厂格兰菲迪驻村时的创作:无论是复制发酵用酒桶的Second Way,或复制酒厂仓库门的Not Here——一面可以随意搬动,放在任何一面墙边,便会变成一道「门」——微微开启的门缝让人想一探究竟,宛如哆啦A梦的任意门,抑或是再制酒厂内地上黄板盖的Not Just Cover,这面板块的外观不起眼,却是每天卡车载来麦芽的必经通道,唯有通过盖上的孔洞,麦芽才能进入制酒的生产线……廖建忠将酒厂内的重要零件,一一仿制并赋予其身分转换,也是延续近年来「表面工程法」的创作脉络,探讨真假之间的暧昧地带。

个展另一区是演绎日常场景之作,占据其中大面展区的是仿造一场灾难事故:一部小发财车冲撞电线杆后,车上乘载的瓦斯桶们被抛向半空,巨大的电线杆因之倾倒。廖建忠以实际比例和维妙维肖的仿真技术,制作出一台徒有外观却无实际功能的小发财车,唤起观者面对灾难心生的好奇与不安,也对他精湛的手技感到惊奇。

观看时交迭的复杂思绪,对应的是人们的辨识与认知能力,根植于和环境互动的经验,这呼应了「更衣室里的蛇」展览名称,源自廖建忠长期工作及生活在台北八里山区,即使对于蛇的出没习以为常,仍会将昏暗中从更衣间掉出来的蜷起皮带误认为蛇,为此惊慌失措。人们因预设立场而失去判断的准确性,其存在的焦虑及不安的心理,便来自现实可能存在的威胁。

廖建忠《Not Here》(双方艺廊 提供)

无限的一秒  身体的扁平化

若说廖建忠仿真出「假」的概念,陈万仁展出的「夜太美」新作运用他擅长的影像拼贴技术,无限延长短暂的行为时间。陈万仁的录像创作过程,堪比影像的密集手工业,一格格切割、接合、重复播放。两年前他开始使用空拍机,拍摄人们的游泳姿态,碍于肖像使用权规范不得超过六秒,当时陈万仁偷取每人的一秒,找到loop点后透过重复的播放,让一秒成为永恒。随著技术的精进,陈万仁这次刻意在不同时间造访同一地点进行拍摄,随著时间累积镜头所拍摄到的人物开始跳脱随机,逐渐出现一种规律。

新作《宇宙允许时间反转》中可见同一人的泳姿在影像框内不断循环,在装置《夜太美》里,陈万仁使用廿四部韩国三星旗舰防水功能手机,为它们装上机械马达后,放进大水池里,每部手机循环播放不同泳者的泳姿,在马达的「催速」下前行,仿如一群在水中游动的生物,优游在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的时间之海,而深邃水中映出的微光,也如黑夜海上点点闪烁的渔火。在大水池旁的小水池里展出的《陈万仁》,是他拍摄自己「下海」之作,形单影只地在小池中孤寂地游著,比喻创作者的处境。

廖建忠善于利用既有空间的条件,透过视觉幻觉营造出超现实的戏剧感,在每一个仿真的动作中,展现创作者身体介入的强大力量。同样摆荡在现实和虚拟之间,陈万仁的影像却是创造出另一个时间失能的空间,呈现身体在数位技术环境中被符号化、扁平化的处境。

陈万仁《陈万仁》(双方艺廊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