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熊猫说起 窥见国际外交小史 |
《黑与白—熊猫》
《黑与白—熊猫》(许家维 提供)
艺@展览

从大熊猫说起 窥见国际外交小史

许家维的创作习于从微观角度阐述历史,如《铁甲元帅》、《回莫村》、《废墟情报局》等,结合历史田调、纪录片、偶戏、舞蹈、文学等元素,试图打破单一历史书写的惯例。正在北师美术馆展出的「熊猫、鹿、马来貘与东印度公司—许家维个展」,则透过《黑与白—熊猫》、《黑与白—马来貘》、《武士与鹿》等作,回溯亚洲的殖民与近代史。

许家维的创作习于从微观角度阐述历史,如《铁甲元帅》、《回莫村》、《废墟情报局》等,结合历史田调、纪录片、偶戏、舞蹈、文学等元素,试图打破单一历史书写的惯例。正在北师美术馆展出的「熊猫、鹿、马来貘与东印度公司—许家维个展」,则透过《黑与白—熊猫》、《黑与白—马来貘》、《武士与鹿》等作,回溯亚洲的殖民与近代史。

熊猫、鹿、马来貘与东印度公司—许家维个展

即日起~6/23 台北 北师美术馆B1

INFO  02-27324084

二○○八年八月,中国大陆和台湾,在克服濒危野生动物进出口的国际法规、又「兼顾」台湾地位不被中国矮化等条件下,大熊猫「团团」和「圆圆」以中药材的名义申报输出,赠送给了台湾。然而,一九八四年起,中国大陆已不再透过赠送大熊猫来拓展自身的国际外交网络,改以租借方式进出口,「团圆」打破这项规定赠送台湾。复杂的两岸关系,让这对「赠礼」的意义别具以往。

透过动物  回溯亚洲殖民与近代史

二○一八年三月,艺术家许家维应东京艺术公社委托制作的Lecture Performance,在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台湾文化中心演出,他以日本和台湾都有感的熊猫为主题,与日本的漫才师合作,透过诙谐的演出描述熊猫外交史。这系列表演现被收录在《黑与白—熊猫》录像装置当中,与历史文献、图像作多框画面的相互映照及补充,透过大熊猫一窥国际政治的变化和角力。

在熊猫之外,许家维陆续借由马来貘、鹿等动物,回溯亚洲的殖民与近代史,《黑与白—熊猫》、《黑与白—马来貘》、《武士与鹿》等作,现于北师美术馆的「熊猫、鹿、马来貘与东印度公司—许家维个展」展出。《黑与白—马来貘》描述英国东印度公司在东南亚发展初期,选择新加坡作为商业据点,开启当地现代化的建设。与政治竞争同时发展的,还有动植物学与博物馆的资料搜集、建构发言权的争夺战,马来貘就曾引发东印度公司麻六甲司令威廉.法夸尔(William Farquhar)与槟城司令莱佛士(Thomas Stamford Raffles)两人,孰是第一位发现者的争论。

有趣的是,中国「特产」熊猫和东南亚为主要分布区的马来貘,除了黑白相间的共通点,看似不相干的两种生物,在中国古代诗人、画师的描述描绘之下,其实有著巧合的关联:部分古籍记载的「貘」,可能被与大熊猫混淆错认。这些在创作过程中意外挖掘到的趣味,许家维发现许多看似不相干的事件、物件背后,也存在著环环相扣的网络关联,甚至牵动历史的演变。

《黑与白—马来貘》(许家维 提供)

交织表演艺术  破除单一叙事

许家维的创作习于从微观角度阐述历史,从二○一一年的录像《铁甲元帅》、二○一二年启动的「回莫村」五年计划,就已显露出这样的企图:前者记录马祖北竿芹壁村居民与当地信仰「青蛙神」铁甲元帅间对话、起乩的过程,探究民间信仰如何受到政治影响的辗转流变,也道出马祖与台湾若即若离的复杂关系,此作延伸出二○一四年应国光剧团之邀,许家维将芹壁村村民为完成铁甲元帅心愿、变身素人京剧演员的过程,剪辑成纪录片《御甲戏园》;后者则以一九四九年撤退到泰缅边境的国民党孤军为记录对象,这系列作品含括录像《回莫村》、《废墟情报局》和装置《情报局纪念所》等,结合历史田调、纪录片、偶戏、舞蹈、文学等元素,交织出多层的观看经验。而无论是在马祖或泰缅边境,都与台湾有著千丝万缕的政治关系,透过当地文献或在地人口述,许家维试图打破单一历史书写的惯例。

虽然表明自己对表演艺术并无特别研究,但无论《铁甲元帅》里的傩舞、《回莫村》的泰国传统哈努曼木偶戏、《高砂》的日本能剧、《熊猫》则与日本漫才呈现,许家维作品里的表演艺术,除了带有仪式性的特性,同时也作为影像叙事的推演、史实脉络补充的凭借。破除主流历史叙事的单一视角,许家维从历史的缝隙或片段里挖掘,透过视觉和表演艺术的安置,汇集边陲或边缘化的「小历史」,重新演绎台湾与亚洲区域政治关系的当代性观点。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