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级 高旻辰 家人是永远的羁绊 最爱诚实面对自己 |
高旻辰
高旻辰(高信宗 摄)
特别企画 Feature 艺术家的成长处方笺╱人物现身

八年级 高旻辰 家人是永远的羁绊 最爱诚实面对自己

才廿六岁的高旻辰,已是布拉瑞扬舞团最资深的舞者,台上风姿百变的他,台下却是拥有家人满满宠爱的「公主」,也因为家人的爱,他最怕辜负家人、让家人担心,于是拼命努力、想证明父母对自己的栽培是正确的。看似幸福的人生,过不去的总是情关,但也因为家人给他的爱,让高旻辰长成了一个温暖且乐观的人,他总是坦荡荡地哭,伤心得理所当然,该哭就哭,该脆弱就脆弱,从不装酷。

文字|吴孟轩、高信宗
第328期 / 2020年04月号

才廿六岁的高旻辰,已是布拉瑞扬舞团最资深的舞者,台上风姿百变的他,台下却是拥有家人满满宠爱的「公主」,也因为家人的爱,他最怕辜负家人、让家人担心,于是拼命努力、想证明父母对自己的栽培是正确的。看似幸福的人生,过不去的总是情关,但也因为家人给他的爱,让高旻辰长成了一个温暖且乐观的人,他总是坦荡荡地哭,伤心得理所当然,该哭就哭,该脆弱就脆弱,从不装酷。

高旻辰,九○后,年仅廿六岁,个子小,但爆发力十足,廿岁加入布拉瑞扬舞团,不仅是团内最资深的舞者,也总是布拉瑞扬作品中令人瞩目的焦点:他曾在《漂亮漂亮》中踩著高跟鞋,在红色圆桌上妩媚独舞,又指挥众人抬起红桌、自带升降舞台;也曾在《#是否》中带著长假发、穿著连身洋装,在〈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的曲声中,以高难度技巧的动作绕行舞台,却又同时迷离徬徨得令人动容。

家给他满满的爱  他最怕辜负家人

高旻辰在舞台上的模样百变,下了台,他最重要的支柱,始终是家人;高旻辰成长于一个充满爱的家庭,担任公职人员的父母很乐于栽培小孩,这让他在小三开始,就随心所欲地学习各式各样的才艺:书法、陶土、画画、跆拳道、钢琴、小提琴……不过,儿时的高旻辰常常三分钟热度,一下想学这个一下想学那个,换老师的原因常常是因为「钢琴老师太漂亮了,我会忍不住跟她一直聊天」、「小提琴老师脸上有痣而且有毛,我会怕」。某天爸爸实在受不了了,把他关在黑暗的厕所里,要他冷静想想自己到底要学什么。最后,他选择了跳舞。

自嘲从小就有公主病的高旻辰,言谈里尽是对家人满满的感激与挂念,他也曾在Pulima艺术节创作《粉红色》,以最爱的粉红色为引,回溯爱美的母亲、兼职婚礼摄影的父亲、身为新娘秘书的姑姑,如何带给他幸福、美好,有如粉红色泡泡般的儿时生活,作为对家人的真情告白。高旻辰的家人们不仅是每场表演一定到场的忠实粉丝,也总是帮忙打点高旻辰身为舞者的大小事——包括减肥:高旻辰在就读左营高中舞蹈班时,曾因升学压力而免疫力失调、身材变胖,全家人立刻总动员,按时奉上水煮蛋、水煮青菜、鸡胸肉,不只控管他的饮食,也跟他聊跳舞和生活上的大小事,成为他的心灵避风港。

也因为家人给高旻辰很多很多的爱,这让他对父母总有种亏欠心理,认为自己从小就给父母添了很多麻烦,因此,高旻辰至今最大的恐惧,就是怕辜负家人,让家人担心、失望,这也让他往往报喜不报忧,并对自我有极高的要求。其中,最引发高旻辰敏感神经的,不外乎许多亲戚对于父母让他学跳舞的质疑,总认为「跳舞是女生的事」。高旻辰就想证明给那些亲戚看,自己不会辜负父母的栽培,想「证明我爸妈是对的!」而且「我可以跳得比女生好!」强大的好胜心让他开始以高标准要求自己,每天除了拼命练习,在家也一直会请家人帮忙拉筋,不是把脚塞到沙发底下,就是把腿放到头旁边后再入睡。

高旻辰(高信宗 摄)

与布拉二度结缘  喜欢对自己诚实

拼命的努力,让高旻辰在术科的表现上十分优异,却没想到在国中到高中的升学过程中,在学科上栽了跟头,因此与当时的第一志愿北艺大七年一贯制擦身而过,这让他曾对于自己产生相当大的质疑。此外,胖,也曾令他自卑,「那时候布拉到左营高中给课,还一直叫我小胖子!」年轻的布拉瑞扬,在排练时专制又火爆,不仅曾向高旻辰丢鼓棒,还曾为了抓紧时间排练,不让学生在清明假期时回家祭祖。这对重视家人的高旻辰而言,简直不可原谅,因此他当时「非常讨厌布拉!」且发誓再也不跳他的舞。

冤家路窄,狭路相逢,高旻辰就读北艺大舞蹈系大二时,再度碰上布拉瑞扬:当时,布拉瑞扬正在改编原住民素人版的《勇者》,希望找一位科班出身的原住民舞者担任排练助理,作为布拉瑞扬与素人舞者们之间的沟通桥梁。当时的高旻辰,正渴望认识自己的文化与族人,与一群原住民一起工作,对他来说是个再梦幻不过的机会,再加上曾经高高在上的布拉,如今诚心邀请,傲娇的公主高旻辰,当然也就欣然答应、再续前缘。从此冤家变伙伴,高旻辰加入了布拉瑞扬舞团,成为创团舞者,也开始了一段台北求学台东排练两地跑的日子。高旻辰很自豪自己安排得宜,没误了学校课业,同时兼顾舞团工作,虽然累,但因为「我好喜欢跟这群人工作,也很想要被看见、有舞台」,当时没有金钱压力的他,就这样甘之如饴地奔波到毕业。

然而,家庭美满、事业顺利,并不等于人生胜利组,高旻辰的最大罩门,是感情。不知为何,他的感情生活一直不顺遂,心思敏感的他所经历的种种失意与苦涩,也就透过舞蹈转化和表达,例如大四时曾为长年单恋失败而创作的《Beyond》,以及《#是否》中那令人揪心的独舞,「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让我难过」的歌词,是他的心底话。不过,也因为家人给他的爱,让高旻辰长成了一个温暖且乐观的人,他总是坦荡荡地哭,伤心得理所当然,该哭就哭,该脆弱就脆弱,从不装酷。

高旻辰喜欢对自己诚实,那是他面对恐惧和挫折的绝招:「我觉得就是不要装!」他讨厌装强、装无所谓,认为「该尖叫就尖叫」,坦然地接受自己的恐惧,才会成长。所以,他在舞台上快跌倒时放心尖叫,在看韩剧《爱的迫降》时放心大哭,就连在布拉瑞扬的新作《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移地训练时,他拿著猎枪练习打靶时,也在尽情尖叫:「我超怕啊!但怕又怎么样,没什么好丢脸的,做我自己就好了。」尖叫完,开始射击,他是全场唯一命中木靶的舞者。

高旻辰(高信宗 摄)

「我是谁」  永远是更根本的问题

其实高旻辰不是没打过靶,他的外公是猎人,他早就跟著外公拿过猎枪,然而,高旻辰不讳言他的遗憾:在移地训练前,他从没觉得需要跟外公学习打猎,毕竟打猎的时间早,清晨四点就要上山准备,他总觉得好累,懒得学,却没想到这是自己的文化,而身边就有一位现成的老师。《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让舞者们学著开猎枪、做陷阱、砍藤蔓,用身体做田调,体会阿美族成年礼的过程,这些全都是高旻辰外公长年在做的事,但现在外公老了,无法再教他打猎了,让他很扼腕,就这么错过了学习自己文化的机会。

「我以前很不喜欢别人叫我的族名Aulu,但从《勇者》开始,我开始认识自己,开始用自己的文化创作,也对原住民产生认同感。」诚实面对自己、认识自己,不只是高旻辰面对困境的方式,也是跟著布拉跳舞以来,学到最珍贵的东西:他不再如往常很想强调自己的原住民身分,也不再去想什么东西可以「代表我的族别」,而是诚实地去问「我是谁」,也问「我的生活是什么」,而非一味地往自己身上贴满一堆与生活无关的原住民符号。对高旻辰来说,「排湾族」是他的一部分,就跟家人与跳舞一样,都是他生活的一部分,刻意强调族别,对他来说是不必要的,因为「我是谁」,永远是更根本的问题。

「那你现在喜欢别人叫你Aulu吗?」「喜欢啊!这是我很漂亮的意思!」

高旻辰(高信宗 摄)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高旻辰成长处方

  1. 面对恐惧时,要对自己诚实。
  2. 开心的时候要漂亮,难过的时后要漂亮,无论如何,还是要漂亮。
  3. 该害怕就害怕,该尖叫就尖叫,不要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