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绝」响 |
席夫的音乐充满十九世纪末德奥的浪漫传统,不过分夸张的表情动作与内敛、深刻的情感,与今日讲究夸张肢体的钢琴家截然不同。
席夫的音乐充满十九世纪末德奥的浪漫传统,不过分夸张的表情动作与内敛、深刻的情感,与今日讲究夸张肢体的钢琴家截然不同。(PAI鸿宇国际艺术 提供)
音乐

疫情下的「绝」响

莫札特的音乐是席夫所擅长的,洁净的琴音透露著这位音乐天才的忧郁与焦虑,刚好连结布拉姆斯作品117四首的甜美与安祥及作品118内在情感的波动,将德奥音乐外在理智与内在情感波涛汹涌的浪漫性格,做了最完美的诠释,曾有音乐学者为布拉姆斯的音乐下了非常贴切的注解——含著眼泪带著微笑。席夫从观者的角色,将布拉姆斯这样的性格,以一种充满天堂福音的方式传递出来,感染在场所有的观众,这是「神」之演奏。

莫札特的音乐是席夫所擅长的,洁净的琴音透露著这位音乐天才的忧郁与焦虑,刚好连结布拉姆斯作品117四首的甜美与安祥及作品118内在情感的波动,将德奥音乐外在理智与内在情感波涛汹涌的浪漫性格,做了最完美的诠释,曾有音乐学者为布拉姆斯的音乐下了非常贴切的注解——含著眼泪带著微笑。席夫从观者的角色,将布拉姆斯这样的性格,以一种充满天堂福音的方式传递出来,感染在场所有的观众,这是「神」之演奏。

安德拉斯.席夫钢琴独奏会

3/5  台北 国家音乐厅

三月五日晚上,在台北国家音乐厅欣赏匈牙利钢琴家席夫演出的观众,应该有从天堂掉入地狱的感受。在音乐会后,手机上的新闻传来在音乐厅之前演出音乐家感染武汉肺炎的消息,所有人应该都焦虑不已,果不其然,尔后许多音乐会也纷纷取消,所以欣赏到这一场闭馆消毒前音乐会的观众,何其幸褔!

席夫的音乐充满十九世纪末德奥的浪漫传统,不过分夸张的表情动作与内敛、深刻的情感,与今日讲究夸张肢体的钢琴家截然不同。当手指游移在键盘上时,音乐内涵与美到极致的音色,已经填满整间音乐厅。音乐会上他以布拉姆斯钢琴作品117、118、119为主轴,以「告别」为主题,再穿插其他三位作曲家的作品,乐曲之间不能拍手,整场音乐会就是一部作品,亦是钢琴家的内在独白,只有中场休息,可以暂时停歇。

如福音的传递  感染在场观众

第一首舒曼降E大调主题与变奏《幽灵变奏曲》,此曲在音乐会上很罕见,亦是舒曼最后一首钢琴作品(1854)(注),是作曲家尝试跳莱茵河自杀获救的隔天完成的,从疗养院寄给妻子克拉拉。此曲充满幽暗的氛围,从类艺术歌曲的主题开始,即呈现忧郁、浪漫的性格,这是舒曼内心深处的语言,也是对妻儿与世间的告别,席夫的演奏,不是将自己投入到这种幽暗忧郁的情绪中,而是以一种抽离、客观的方式,悼念这位浪漫诗人。

大家最为熟悉的布拉姆斯钢琴曲集作品117与118之间,席夫安插了莫札特的A小调轮旋曲(K.511)。这是莫札特去世前四年所写,是其少数非常晦涩、忧郁的作品,此曲的旋律曾出现在歌剧《唐乔望尼》中(父亲刚去世后完成的歌剧),为莫札特内敛与深刻的音乐,是其晚期钢琴作品之一。莫札特的音乐是席夫所擅长的,洁净的琴音透露著这位音乐天才的忧郁与焦虑,刚好连结布拉姆斯作品117四首的甜美与安祥及作品118内在情感的波动,将德奥音乐外在理智与内在情感波涛汹涌的浪漫性格,做了最完美的诠释,曾有音乐学者为布拉姆斯的音乐下了非常贴切的注解——含著眼泪带著微笑。席夫从观者的角色,将布拉姆斯这样的性格,以一种充满天堂福音的方式传递出来,感染在场所有的观众,这是「神」之演奏。

美丽的意外  重现舞台

作品119是布拉姆斯最后一部完整的钢琴作品集(1893),作曲家去世前三年完成,钢琴家以此晚期之作向这位伟大作曲家致意。从年轻时期,席夫的演奏就不渲染与夸大,像一股清泉,忠于乐谱、探究作曲家的内在深处,这位今年已经六十七岁的钢琴家,即使历经风霜,音乐依然如故,终其一生钻研德奥音乐,即使像贝多芬《告别》奏鸣曲这样结构庞大、情绪多变的乐曲,他能仍含蓄、节制地表达,所以第一乐章少了贝多芬的磅礡气势,但是尔后的乐章,才是钢琴家的重心,内敛、平铺直述中,多了一种欲言又止的含蓄。安可时,席夫演奏了布拉姆斯写于一八五三年在哥廷根创作的钢琴作品Albumblatt,此曲曾消失百年,是指挥家、音乐学者霍格伍德(Christopher Hogwood)所发现,将此曲拿给席夫,在这次的音乐会上弹奏了这首非常浪漫热情的乐曲,是最美丽的意外。

这场音乐会,席夫观看著这四位不同时代的德奥作曲家之间看似紧密却又模糊的传承关系,将此内在连结,用乐音表达,这场「神」之乐,绝对是今年上半年的绝响!

注:1856年舒曼去世,但去世前是在精神疗养院度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