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之下,我们生存的新参数 |
张嘉颖《HA.HA》
张嘉颖《HA.HA》(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艺@展览

蓝天之下,我们生存的新参数

新冠病毒蔓延之际,我们在这样的蓝天之下,如何「活著」?正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的「蓝天之下: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以「临场性作品」(live work)为策展核心,试图打破过往美术馆以静态作品展示与观看的结构,十二组来自艺术、文学和科学领域的创作者/团队的作品,除了与当前的疫情议题并进,也将表演者、参与者和观众的即时反应、回馈或诠释,收纳进来成为作品的一部分,透过艺术,我们分享著生存的当下样貌……

文字|吴垠慧
第333期 / 2020年09月号

新冠病毒蔓延之际,我们在这样的蓝天之下,如何「活著」?正在台北市立美术馆展出的「蓝天之下: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以「临场性作品」(live work)为策展核心,试图打破过往美术馆以静态作品展示与观看的结构,十二组来自艺术、文学和科学领域的创作者/团队的作品,除了与当前的疫情议题并进,也将表演者、参与者和观众的即时反应、回馈或诠释,收纳进来成为作品的一部分,透过艺术,我们分享著生存的当下样貌……

蓝天之下: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

即日起~10/18 台北市立美术馆

INFO 02-25957656

在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展览里,一座名为《新!王冠度假村》的新型态客房登场,这座因应肺炎防疫需求产生的住房,兼具旅馆、集中管理、隔离所、数位娱乐等功能,符合当前防疫新生活的规范之际,也能享有个人化娱乐活动的尊荣体验。

《新!王冠度假村》是「莎士比亚的妹妹们的剧团」导演Baboo,于「蓝天之下:我们时代的精神状况」联展发表的新作。「蓝天之下」由萧淑文、耿一伟策展,开放性的命题,却有多组作品不约而同回应当前全球最关切的肺炎疫情,《新!王冠度假村》是从「防疫旅馆」的灵感而来,Baboo诠释了这个新名词的吊诡之处:「防疫需要集中管理,个人行动因此受到监控,旅馆却是因应人们自由流动产生的现代社会产物,防疫旅馆兼具禁锢与自由的矛盾。」

这个度假村仿照旅馆设有「接待柜台」,五间房每次限一人入住,住房时间为两个半小时,这段期间所有指令都会透过耳机传送,包括何时喷消毒酒精、测量体温并登记在墙上。一旦观众入住,便成为现场展演的一部分,任何举动都可被场外的观众窥伺,或可说,每个房间都是一个单人剧场,也像实验室的活体展示区。

Baboo《新!王冠度假村》(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疫情之下  社会、世界改变了

疫情改变人们的生活样态,社会产生新的秩序,「发条鼻子」的《howwwwwww》在展场拉起排队线,观众依循指示并填写问卷,这是现代人再熟悉不过的生活场景,差别是,现在排队的人群会自然拉出防疫的安全距离。洗手、消毒、量温等防疫「手势」,都是为了「驱除瘟疫」,陈亮璇和致颖的《手势II》以一九九○年代港台盛行的僵尸电影当中,道士驱邪的手势及画符等仪式对应防疫生活,现场有机器可自动完成符咒的书写,观众可取之「驱瘟避邪」。疫情所致,人们的移动也受到限制,旅居比利时的舞者李贞葳因疫情无法返台,透过《14种承担的练习》影像记录在不同密闭空间里的身体表现,也回应被禁制的身体状态。

疫情之外,在工业与科技加速发展的「人类世」,生存处境并非良善,张致中的《海错》为海洋生态诊断,针对至今仍普遍使用于造船工业的防污漆造成污染,其相关资讯却被大众忽视。余政达的《榴梿制药厂》虚拟保健和预防疾病两者功能兼具的「MST」药丸实体店,传达资本主义如何建构消费社会的逻辑,这项产品也由他自己客串的角色、网红「FAMEME」担任代言。李明学的《后─调味群岛风情》则制造出奇观化的视界,他以盐、胡椒、丁香、肉豆蔻与肉桂等香料,和巨大的沙滩球搭建出充满热带风情的沙滩橱窗,召唤「香料战争」的历史幽魂外,橱窗外陈列来自不同国家生产的瓶装水,不也是廿一世纪经济战争的缩影?

李明学《后─调味群岛风情》(台北市立美术馆 提供)

图像、文字  打造自我救赎的圣殿

无论是身在乱世或承平盛世,人们对信仰和理想世界的渴求未曾消失。张嘉颖创造一个新世界的「HA.HA」教派,透过绘画、图像建造一处圣殿,当末日到来、价值崩解之际,仍有「HA.HA」作为救赎。吴书原和耿宁的《异托邦─花园》是一处人造园林,行进其间体悟人与自然的关系。阮庆岳以自己的长篇小说为文本创作的《山径踌躇—我的小说拯救计划》,及许悔之的《字,疗。》,分别对「文字力量」在当代社会的削弱做出阐释:前者拣选小说片段朗读,后者透过接力书写的行动演出,展示文字作为沉思内省的通道凭借。

「蓝天之下」以「临场性作品」(live work)为策展核心,试图打破过往美术馆以静态作品展示与观看的结构,这十二组来自艺术、文学和科学领域的创作者/团队的作品,除了与当前的疫情议题并进,也将表演者、参与者和观众的即时反应、回馈或诠释,收纳进来成为作品的一部分,正如滞留岛舞蹈剧场的作品《我在这里》于展期间做定时的演出,透过各类艺术活性因子的临场碰撞,让作品的意义得以滚动、扩延并朝向有机的多向发展。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