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波疫情下,台湾现场演出的折衷与转变 |
《走.光》
《走.光》(基隆城市剧场行动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未来,线上见!╱Alternative Plan

两波疫情下,台湾现场演出的折衷与转变

相较于全世界的COVID-19疫情,台湾的案例数相对平稳,主要集中于2021年5到7月间;而对表演艺术产业产生较大影响的则有两波冲击,分别是2020年3月到6月间,以及2021年5月至7月间。但是,两波冲击后如何恢复实体演出的方式与走向有所不同,或多或少改变台湾的表演艺术生态。

文字 吴岳霖
第343期 / 2021年12月号

相较于全世界的COVID-19疫情,台湾的案例数相对平稳,主要集中于2021年5到7月间;而对表演艺术产业产生较大影响的则有两波冲击,分别是2020年3月到6月间,以及2021年5月至7月间。但是,两波冲击后如何恢复实体演出的方式与走向有所不同,或多或少改变台湾的表演艺术生态。

第一波冲击:防疫新生活运动

2020年的第一波疫情冲击,起点是曾于2月底在国家音乐厅演出的澳籍音乐家染疫,而当时台湾(乃至于全世界)对COVID-19疫情的掌握较低,尚无疫苗、治疗药物等问世,虽仅有零星案例,但整体控管也在数周内紧缩,包含室内人数、国外艺术家入台等,因此近乎所有演出都取消、延期,相较于其他产业,表演艺术进入停摆状态。5月过后,台湾开始出现连续零确诊,5月22日的NSO沙发音乐厅《管弦织音》率先开放观众入场;6月松绑相关限制,场馆演出得佩戴口罩、实名制等规定也大概生成于这段时期。

进入暑假后,除了报复性旅游出现,「户外的移动演出」随著场馆演出的逐渐复原,甚至是报复性演出,成为「防疫新生活运动」的重要方案。当然,这并非疫情因素而创造出来的「新」演出型态,也不一定是因应防疫而诞生,但其特性——空气流通、人数控管与社交距离、旅游潮带动等——都稍稍解除我们对病毒在室内传播的疑虑,同时也满足希望走出城市的躁动。因此,这类型演出在这段时期里于城市边缘、首都圈外不断发生,如山东野表演坊在花莲的《富世漫步—有火的地方就有故事》、FOCA福尔摩沙马戏团在台北社子岛的《消逝之岛》、斜杠青年创作体在台南的《香兰男子电棒烫》、基隆城市剧场行动的《走.光》等,不限於单一空间,让创作者与观众游走在作品的生产场域。

《香兰男子电棒烫》(Ken Photography 摄 斜杠青年创作体 提供)

第二波冲击:线上展演全面启动

2021年的第二波疫情看似影响时间较短,但造成的冲击却远高于前一年,并打破台湾在世界疫情下的平行时空,影响层级扩及不同产业。这段时期里,案例数快速飙升,导致表演艺术场馆全面关闭、学校停课、部分产业居家办公等;因此,未在第一波疫情完全启动的线上展演开始迅速发展。至于,实体演出的复苏则要到7月27日全国降至二级警戒后才开始,以梅花座、间隔座等防疫规范进行。该周,开始有演出在直播的同时开放少量观众入场,如NSO《深刻.如歌》直播现场音乐会。

相较于第一波疫情下的梅花座演出并不踊跃,第二波疫情因冲击过大,当限制稍有松绑后,演艺团队、场馆相对不计亏损、或在政府纾困与扶持计划下而回到剧场。并且,线上、线下同时播映的策略也在此时逐步成形。到了9月27日全面取消场馆内人数限制后,剧场演出更进一步爆发。但是,户外演出虽仍旧是一个恢复实体的折衷方案,却未如前一年有那么大的涌动,数量相对平稳,且多半是创作团队或艺术节在原有计划下的创发,如莎小戏《故乡的谜底》、桃园铁玫瑰艺术节策展的《新民街的奇闻传说》、《龙潭市场,停!看!听!》与《四季》等作。以现状来看,仍以「回到场馆内演出」为比较明显的现象

《四季》(李法老 摄 复象公场 提供)
《龙潭市场,停!看!听!》(李欣哲 摄 莫比斯圆环创作公社 提供)
《消逝之岛》(蔡耀征 摄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 提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