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缩吊衣架 |
(Yun-Pei Hsiung 绘)
练物辟

伸缩吊衣架

剧院里微凉的空调,和她冰冷静谧的外表似乎融为一体;深黑的四肢与金属般的上半身,与她不苟言笑的个性,似乎也极度呼应。虽然个子不算小,肩膀也相当宽,但她并不是一个亮眼的人,远远看到总是会和背景黏合,若没有注意,可能无法发现她。当然,她在工作时就不一样了,身上会挂满一大堆衣服,简直就像是一棵长满了各式材质布料的树。而当她被拉动,四颗塑胶轮子压过后台房间的地毯,无声无息,也像是一头身上披满了各式皮毛的野兽,伺机而动,她,是伫立在幕后的一丛影——伸缩吊衣架。

剧院里微凉的空调,和她冰冷静谧的外表似乎融为一体;深黑的四肢与金属般的上半身,与她不苟言笑的个性,似乎也极度呼应。虽然个子不算小,肩膀也相当宽,但她并不是一个亮眼的人,远远看到总是会和背景黏合,若没有注意,可能无法发现她。当然,她在工作时就不一样了,身上会挂满一大堆衣服,简直就像是一棵长满了各式材质布料的树。而当她被拉动,四颗塑胶轮子压过后台房间的地毯,无声无息,也像是一头身上披满了各式皮毛的野兽,伺机而动,她,是伫立在幕后的一丛影——伸缩吊衣架。

她显然相当骨感,而且还是一个冰山美人,超冷的;天生的衣架子就不用说了,所有的衣服,无论男装女装,高矮胖瘦她都可以穿上。这的确是事实,也因此她的这份工作「服饰支撑员」总是驾轻就熟,只不过她并没有自己的衣服,平常的工作就是穿演员、歌手的衣服,当他们突然要穿的时候,就要随时脱下来给他们穿上。

在一个演出剧组或表演团队里,通常会有一位服装管理,他俩常会一起工作,有时服管会拉著她到演员的房间试衣服,有时也会请演员来到他们的工作间。常和她一起工作的服管小蔡,就觉得她是个很安静的人,默默地在旁边,也不会主动回应。最棒的是,她就像一个在你背后默默支持的人,而且做事很认真,不会抱怨,有时候可能不小心给了她太多工作,她也会默默吃下来。不过这也是小蔡觉得困扰的地方,太安静有时反而是个麻烦,明明就到极限了,却一声也不吭;要是撑不下去,而在演出中的后台倒下,那可就是非常吓人的事情了。

演员小静曾看过有些吊衣架长年住在一些剧团仓库的画面,身上被一堆包覆透明塑胶袋衣服挂著,几乎没有脱下来过,好像也没有要脱下来的意思,会看到她整个身体都已经微微地脊椎侧弯了,但还是一个人撑在那边,虽然小静不曾看过有断掉的,但这种脊椎侧弯的倒是见过几个。像这样一件衣服很轻,却有几十件背负在身上的工作,是吊衣架经常要面对的。

小静大部分只有在演出或试装时才会见到伸缩吊衣架,平常排戏并不常遇见。在演员休息室准备上台前,吊衣架都会直接在休息室陪演员更衣,小静自己的习惯是会把戏服和自己的衣服互换,穿在她身上。因为每个剧组的衣架只会留下应有的数量,有时为了节省空间,还会把衣服与裤子放在一起。这时衣架就非常珍贵,要是被其他人多放了额外的衣物或配件,就没有衣架可以挂,就只能直接挂在她那骨感的身上。一般来说,演出结束后的衣服大多都会有一些汗味,所以身上都有挂酒精用来除臭。

吊衣架回忆自己工作最紧张的时候,就是有些演出需要快速更换衣服,或舞台距离更衣间太远时,服管会把她带到舞台侧边,没有灯光的地方,他们静静等待却不松懈,随时备战。场上灯光随著秒数慢慢变暗,全黑的当下,就会看到演员们立刻往她身边冲来,他们的眼神表情虽然平静,但身体动作却非常地快,演员们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就挂在她身上,并抽起下一场要穿的衣服赶紧穿上,时间够的话,演员会把换下来的衣服放好,时间如果不够,可能就会一整包直接挂在她身上。如果演员整套衣服都要更换,服管还会帮演员们穿脱,然后她也是静静地帮他们穿著衣服。等到灯光再度亮起时,演员才深吸一口气,从翼幕后缓缓地走上舞台。

当演员上台开始他们的演出,台上此起彼落的欢笑声,吊衣架与服管俩并没有闲下来,服管继续收拾刚刚如同战争后的杂乱。首演的掌声响起,演员们把戏服挂回吊衣架,一切回到开演之前,剧组工作人员都已回到家休息,剧院熄灯大门关上,走道逃生灯的光渗入演员休息室,吊衣架身上依旧挂满角色们的皮肤继续站著。她像是弦月下的稻草人,一辈子支撑著台上的灵魂,安安静静地站在漆黑的后台,等待下一场演出的到来。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