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瑞扬 我就是生来当舞者 |
(拉风影像工作室 摄 布拉瑞扬舞团 提供)
焦点专题 Focus 艺术家请回答

布拉瑞扬 我就是生来当舞者

去年底,国艺会公布国家文艺奖,编舞家布拉瑞扬是列名中最年轻的新科得奖者。这位排湾族编舞家曾是云门的舞者与编舞家,多年来随团于全球巡演,在2015年回台东创团后,回探原生文化,深耕部落,端出的作品没有失手过,一举一动都是外界注目焦点。趁著7月底《己力渡路》即将在台北表演艺术中心上演的机会,编辑部特邀布拉瑞扬亲自回答读者热情提问,我们把这些答案汇集在一起,切入这名编舞家的内心与对「舞蹈」的想法,构成了「创作」是什么的最好探究。

去年底,国艺会公布国家文艺奖,编舞家布拉瑞扬是列名中最年轻的新科得奖者。这位排湾族编舞家曾是云门的舞者与编舞家,多年来随团于全球巡演,在2015年回台东创团后,回探原生文化,深耕部落,端出的作品没有失手过,一举一动都是外界注目焦点。趁著7月底《己力渡路》即将在台北表演艺术中心上演的机会,编辑部特邀布拉瑞扬亲自回答读者热情提问,我们把这些答案汇集在一起,切入这名编舞家的内心与对「舞蹈」的想法,构成了「创作」是什么的最好探究。

2022北艺开幕季:布拉瑞扬舞团《己力渡路》

2022/7/29  19:30

2022/7/30~31  14:30

台北表演艺术中心大剧院

 

布拉瑞扬舞团《己力渡路》

2022/8/19  19:30

2022/8/20  14:30

台东县政府文化处艺文中心演艺厅

Q:什么样的元素与能量是只属于台东才能跳出来的?

A舞者跟我每天都生活在山海环绕的台东,这样的关系就是我们的元素,也成为我们跳舞的样子;当然偶尔的卡拉OK欢唱时光,可能也是能量的来源。

Q:除了咖啡,每天一定需要拥有的东西是?

A微笑,找事情让自己可以笑并开心过每一天。

Q:编舞卡关时,你会?

A会生气。

Q:除了舞蹈,你的兴趣是什么?

A去健身房运动,但大多是去打卡。运动完就犒赏自己去吃甜点。

Q:像编舞这样把肢体化为符号,变成语言,启发观众共鸣,要历经的「翻译旅程」,跟舞者本身的功课有哪些不同可以分享呢?

A通常舞者是属于「接收者」,去接收编舞者的引导。因为我们生活在台东,所有的创作都是透过我跟舞者互相分享而来。当然编创者也有很多的功课,一旦进到排练场,我还是会将排练场的空间留给舞者,他们才有机会拥有空间去自我创作,找到自己在这个作品上的连结,也就是在历经「翻译旅程」、「转变语言符号」,所以作品就不会只是布拉瑞扬个人的思维,绝大部分是共创而来,而观众会有这么大的共鸣,是因为作品中有很多人的生命经验。

Q:平常有在追剧吗?最近有没有印象深刻的剧?

A我不追剧,但最近有去看杨紫琼主演的《Everything Everywhere All at Once》(中译:妈的多重宇宙)。这样算追剧吗?

Q:会不会跟舞者吵架?这几年来意见最不合的是什么事?后来怎么解决的?

A我们每天吵架啊!因为我们太亲近了,其实也不算吵架,比较像在斗嘴,这些意见不合成为我们更好的创作激荡,因为每个人都可以发表意见,每个人看事情的角度也都不同,如果不愿意接受彼此想法时也能表示自己的看法,最后再让大家经历一次那个不同,然后再一次讨论并想办法达到共识,这样才有空间往下发展作品。如果一味听从编舞者的想法而没有机会共同分享,我觉得很可怕,吵架不是坏事啦!

Q:一直能让你跳舞、编舞的最大动力?

A看见舞者投入在排练场空间做最大的付出时,那就是我最大的动力,因为你会看到他正在进步。

Q:觉得舞蹈最迷人的地方?

A可能就是不知道在干嘛吧!我觉得舞蹈最迷人的地方是在没有语言的辅助下,只单纯透过肢体,那是最难演绎的。肢体展现大多抽象,也可以有很多想像,当你在观看舞蹈时有属于自己的解读,很可能就可以在舞者的身体表现或整体作品中,获得心灵上的满足。

(拉风影像工作室 摄 布拉瑞扬舞团 提供)

Q:如果可以拥有一项超能力,你想拥有什么能力?为什么?

A自由地瞬间移动,想不被看见时可以隐形。

Q:为什么舞者运动量这么大,但还是会有人肉肉的呢?(非贬意)如果舞者觉得自己胖了,要如何才能瘦下来呢?

A首先呢!这个舞团最特别的地方是不受限胖、瘦、高、矮,我们更关注的是大家不同的样子可以产生的作品样貌,这样才好看啊!如果要问我怎么样可以瘦,可能先问问自己,如果觉得胖想瘦,那就多控管饮食跟多运动,如果胖得很自在、很快乐,那就更好啦!不需为外在而改变,要找到你自己最喜欢自己的样子。

Q:每年都要做一个新创作,有没有做过自己不喜欢的作品?

A我没有不喜欢的作品。每一个作品的开始其实都相当不容易,过程一定都会有低潮期,那个时候我会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行了?」但似乎一定要有这个阶段才能够有新的东西。只能提醒自己面对困难不会害怕,这是必经过程。如果编创时一切太顺利或太容易,我反而会更紧张、更怀疑。

Q:如何面对团员的来去?

A这是全世界无论哪间企业公司都有的事情,很自然的,团员的来去对我来说不是很大的问题。团员如果可以在这里得到想要的,不管是生活面向的快乐、舞蹈创作上的自我成长或寻找,他们就会继续。我希望团员离开时都是带著快乐的心情,甚或在离开时已是更强大的自己。

Q:平常有没有看动漫?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作品?

A我没有在看动漫。

Q:还会想当舞者吗?如果能再有在台上跳舞的机会,您会选哪一支舞作呢?

A: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如果有来生,我还是会当舞者,因为我真的很会跳舞(哈!)如果还有机会站在台上跳舞,我想跳我自己的创作,跳给自己。在我年轻的时候,没有机会能像现在的舞者一样,有那么大的空间可以展现自己,所以如果我再有一次机会,我会很用力地展现自己!

(高信宗 摄 布拉瑞扬舞团 提供)

Q:可否分享一场舞是怎么编出来的?每次看表演都很惊艳于舞者和舞作的呈现!我觉得普罗大众对于舞蹈的经验很多可能都和我一样,多半是在传统与流行音乐之中,但你的舞作从音乐到舞步到舞者编排等等,仿佛不像舞蹈更像一出剧。到底编舞家是从何开始制作?他要负责编排每个舞者的动作吗?所以在排练时要一个一个舞者教学吗?是先有音乐还是先有舞步?又该如何学习编舞这门学问?

A舞者跟我在生活与创作上都很密切,所以我们产生了某种默契,会找到一个要去的方向,去寻找属于我们的语言,而这个语言只有肢体才能发展,且是只有在台东、只有在布拉瑞扬舞团、只有在这生活才可以发展出来的,这是基础。先有音乐?谁先编排?我不会被这些问题困扰,因为我们学到什么就发展什么,一切都很自然,所以没有什么前后顺序的问题。

Q:生涯中最喜欢的一支舞作 1.自己演出的 2.自己编的,以及原因。

A我没有什么最喜欢的舞作。作为编舞者,我永远会期待下一个作品。如果还有机会可以为「自己」编一支舞,那将会是我所期待的,也可能会是我最喜欢的。

Q:生涯中最讨厌的一支舞作 1.自己演出的 2.自己编的,以及原因。

A我没有什么最讨厌的舞作。可能多少有些不满意的地方,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当我知道我目前的能力只能达到这样的状态,我就会接受自己,然后找出可以再进步的地方。

Q:请分享这么多年来的表演与编创生涯中,最恐怖或最糗的舞台经验。

A最恐怖经验喔?可能是我流著眼泪在侧台准备上台演出前,那时的我强烈怀疑自己到底会不会跳舞!至于我在说什么,你们自己猜吧!

Q:没有害怕太阳和下雨,那你最害怕什么?请举10样令你害怕的事物,并依恐怖程度排列。

A我个性很胆小,除了鬼之外,其他什么都不怕。

Q:人生如果可以重来,你想回到几岁的时候?为什么?

A12岁!我还是会选择舞蹈,但是我会更勇敢地去面对自己是一个原住民,然后带著很清楚的自己进到城市。不再那么不自信,更勇于面对自己的肤色并展现自己,我相信这样我的舞蹈路程会跟现在很不一样。

Q:除了表演艺术领域,有特别喜欢、想合作的艺术家(不限古今中外)吗?为什么?以及如果合作的话,想做什么样的作品?

A我不太喜欢或习惯跟人合作,第一个原因是我真的不擅长沟通,我总觉得自己好像不比别人优秀,那就会受限我的表达;第二是我很怕在沟通不良的情况下,会浪费别人的时间跟生命。可是我很容易欣赏别人的才华,而且我是个不吝啬夸赞的人,但要合作……可能要天时地利人和吧?

Q:想过从事跟舞蹈没有任何关系的职业吗?那是什么?

A没有想过耶!很多人问过我同样的问题,我的回答都是:「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这个问题,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因为我就是生来当舞者!」

(高信宗 摄 布拉瑞扬舞团 提供)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22 ~ 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