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琼煖 接受不懂的部分 有时好像获得的更多 |
(李佳晔 摄)
焦点专题 Focus 艺术家请回答

谢琼煖 接受不懂的部分 有时好像获得的更多

妈妈,大概是我们对演员谢琼煖最深刻的印象。不管是《我们与恶的距离》背负儿子杀人的罪恶与愧疚的李妈妈,或是《菜头梗的滋味》中任劳任怨的正室曾缱,或是告五人《红》MV里遭逢丧子之痛而坚忍对抗的母亲,总在影视作品里看到她于不浮夸与乍看淡然的温柔里有直入灵魂深处的撼动,泪水往往不经意打转眼眶、或是留滞脸颊。但,毕业于北艺大戏剧系的谢琼煖,也始终活跃于舞台剧,近期作品《我们与恶的距离(全民公投剧场版)》、《一个公务员的意外死亡》、《鬼归代言人EP.9》等,都遇见有别于镜头里的表演能量,让观众接收到不一样的她,但同样深刻动人。这次,编辑部轻轻地脱去她「悲情母亲」的形象,也不是《华灯初上》里的资深小姐样貌,用读者的问题轻抚最素颜的谢琼煖,分享她穿梭于影视与剧场表演的真实模样,找寻属于自己的角色。

妈妈,大概是我们对演员谢琼煖最深刻的印象。不管是《我们与恶的距离》背负儿子杀人的罪恶与愧疚的李妈妈,或是《菜头梗的滋味》中任劳任怨的正室曾缱,或是告五人《红》MV里遭逢丧子之痛而坚忍对抗的母亲,总在影视作品里看到她于不浮夸与乍看淡然的温柔里有直入灵魂深处的撼动,泪水往往不经意打转眼眶、或是留滞脸颊。但,毕业于北艺大戏剧系的谢琼煖,也始终活跃于舞台剧,近期作品《我们与恶的距离(全民公投剧场版)》、《一个公务员的意外死亡》、《鬼归代言人EP.9》等,都遇见有别于镜头里的表演能量,让观众接收到不一样的她,但同样深刻动人。这次,编辑部轻轻地脱去她「悲情母亲」的形象,也不是《华灯初上》里的资深小姐样貌,用读者的问题轻抚最素颜的谢琼煖,分享她穿梭于影视与剧场表演的真实模样,找寻属于自己的角色。

故事工厂《一个公务员的意外死亡》

2022/6/25  19:30  新竹县政府文化局演艺厅

2022/7/1~2  19: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2022/7/2~3  14:30  台北 国家戏剧院

2022/7/9  19:30  桃园展演中心展演厅

《金花囍事》十年欢庆版​
2022/8/13~14  14:30  8/13  19:30
台北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
2022/9/17  19:30  9/18  14:30​
台南文化中心演艺厅​

Q:当演员收入不稳定,经济的压力,外界质疑演艺圈混乱,关注演员私生活时,如何自处?

A收入不稳定经济压力,演艺圈混乱,演员私生活,这里有3个问题(哈)

我就演员私生活的部分回答。从念书时候,罗北安老师就一直希望我们要好好生活;我也是一直到现在,才比较知道什么是好好生活。我自己本身是比较叛逆的个性,比较不在乎外界的眼光、或是对于他人的期望,通常我也会有距离的观察。

对自己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一点很重要。

Q:通常花多久时间进入一个角色呢?

A不一定花多久时间进入角色。可以抓到角色的关键态度、或身体姿势、或神情,那就能来去自如了。

Q:您在演《大将徐傍兴》时,跟温升豪的对手戏中有什么特别觉得好笑还是值得怀念的事情?

A《大将徐傍兴》!好久的一出戏啊!

这是第一出与温升豪合作的戏,我们两个都从年轻演到老(穿日式制服的学生演到60、70岁)。当时几乎5个月左右的时间都在后里马场附近的一处日式老屋拍摄。印象深刻的一场戏,当时是一镜到底,我为了缩短镜头外的路程,从身后的窗户跳出去,只希望可以在镜头最后到达前,可以不疾不徐、不慌不忙地再次出现在镜头里。但是,戏的内容是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Q:您怎么面对与处理在表演时喜剧与悲剧的方式,在表演节奏上的选择是如何拿捏的呢?

A通常我并不会把我的表演定在喜剧或是悲剧来呈现。有时候如果台词写得很喜感,但也许我表演上会带一点悲伤的成分;或如果台词是很悲伤的话,我反而会用有点荒谬、有点喜感的方式来呈现。

我也不晓得这是什么方式。这完全是我个人在读剧本时的判断,然后在现场走戏,跟对手演员和导演一起排练出来的结果。

(李佳晔 摄)

Q:如果自己的情绪影响到角色,请问您会如何处理?

A我记得有次在拍一部偶像剧的时候,那天下午要拍我与儿子久别重逢的戏,在开拍前因为与朋友间的小误会,我顿时心情很委屈,所以在还没喊「action !」之前就哭了。刚好那个戏需要哭,所以导演也就趁著那个时候把我的哭戏完成。

这算是歪打正著吧,不过这不是一个好的工作状态,所以之后我都尽量避免将自己的情绪带入戏里。

Q:最想重演一次的角色?

A《亲爱的房客》里检察官的角色,是我想重演一次的角色。因为我觉得我并没有把检察官演得像个人,太死板单调,反正就是难看。(有杰导演、莫子仪,对不起啊!)

Q:最可怕的演出经验?

A有一次在深山野岭拍戏,然后我的牙齿断掉,要哭,还要喊叫,然后还要技巧性遮住嘴巴、或低头,尽量不要被摄影机拍到我缺牙的角度,真的是很可怕的拍摄经验。

Q:发现导演跟自己所想的角色诠释不一样,该如何处理?

A我都会以导演想要的为主。但在拍摄前的排练或是在读本的时候,可以跟导演讨论角色个性或表演呈现的方式,减少发生如此尴尬的状况。

Q:狗狗平常鲜食菜单都怎么准备呢?

A我大约一个星期采买一次狗狗的鲜食。食材包括鸡腿、鸡胸、牛排或羊排,红萝卜、苹果、南瓜、花椰菜和鸡蛋。通常鸡腿的皮会剥掉,然后用电锅蒸。牛排有时候会用煎的。一日两餐,一餐鲜食,一餐饲料或鲜食加饲料。

(李佳晔 摄)

Q:最想合作的导演/演员是谁?(不限国内外)很想演但还没有演到的角色为何?

A最想合作的导演:李安导演、朴赞郁导演、魏斯.安德森导演。

最想合作的演员:梁朝伟、黄秋生等港星、众韩国演员们、茱丽叶.毕诺许、凯特.温丝蕾。

想演但还没演过的角色:情报员、警察、传记人物。

Q:我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非常喜欢看舞台剧、电影还有电视剧!同时,也很在意自己能不能跟作品产生连结、了解编剧(或是导演)想诠释的情感或是讯息;因此我想请问的问题是,若看不太懂一个作品核心想表达的东西(通常舞台剧比较会这样)而感到挫折,是不是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呢?以及想听看看若是老师自己在观看作品时,通常会用什么样的态度去认识一个作品?

A我跟你一样,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看到不懂的舞蹈表演或是戏剧作品的时候,也会想是不是自己有什么问题。

但我印象有一次,大四的时候,有一堂课是戏剧鉴赏课,老师会带我们看一些电影作品和舞台剧,然后要我们写观后心得报告。当时,我看了学校的学制《梦幻剧》,记得某一段观后心得我写道:不论懂或不懂,剧中有某些时刻感动到我,某句台词让我思考我自身的问题,我认为这也算是这出戏成功的地方吧。

到现在,仍然会有看不懂的艺术,甚至是社会上的状况或行为,也可能有不懂的地方,但我还是会从我能懂的部分去理解,对于不懂的部分就提问,更或者接受自己不懂、不理解的部分,有时候会发现,好像获得的更多。

Q:不做表演艺术的话,想做甚么呢?

A我想,服装采购人员(可以出国)、或饭店经营管理者(可以出国)、或旅游记者(可以出国)!

 

*感谢金穗奖影展及光点华山电影馆场地协力

(李佳晔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22 ~ 09/22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