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在、郑雅升 心中永远都要有观众 |
(李佳晔 摄)
焦点专题 Focus 艺术家请回答

陈胜在、郑雅升 心中永远都要有观众

台湾第一丑角陈胜在与他的妻子,还是明华园当家小旦郑雅升和她的丈夫?陈胜在与郑雅升,是歌仔戏圈最闪耀的夫妻档,也各自是独当一面、拥有万千粉丝的名角——他们,不附属于谁,却是彼此的彼此。从舞台上时而活泼逗趣、时而风姿绰约,他们一人千面,在聚光灯下演活所有角色;到舞台下,每张自拍照里的浓情蜜意,穿梭于后台镜前、晚餐桌上、出游街头,既是闪耀明星,也是粉丝们认识的可爱家人。这次的提问,远到他们学艺的开端,近及技艺传承与下一代,让我们瞧见陈胜在与郑雅升对歌仔戏的深情,以及对彼此的情深。

文字|陈胜在、郑雅升、吴岳霖
摄影|李佳晔
官网限定报导  2022/06/29

台湾第一丑角陈胜在与他的妻子,还是明华园当家小旦郑雅升和她的丈夫?陈胜在与郑雅升,是歌仔戏圈最闪耀的夫妻档,也各自是独当一面、拥有万千粉丝的名角——他们,不附属于谁,却是彼此的彼此。从舞台上时而活泼逗趣、时而风姿绰约,他们一人千面,在聚光灯下演活所有角色;到舞台下,每张自拍照里的浓情蜜意,穿梭于后台镜前、晚餐桌上、出游街头,既是闪耀明星,也是粉丝们认识的可爱家人。这次的提问,远到他们学艺的开端,近及技艺传承与下一代,让我们瞧见陈胜在与郑雅升对歌仔戏的深情,以及对彼此的情深。

2022年传统艺术开枝散叶─民间剧场重塑计划:好野力

明华园日字戏剧团《阴阳界错中错》

7/4  桃园 寿山岩观音寺

10/7  彰化 湖西国小旁停车场

Q:人生如果可以重来,还想要唱戏吗?

陈胜在:我一辈子都是活在歌仔戏里,出生就在戏园,从来没离开过舞台——我们家每个兄弟的出生地都不一样,但都是各地的戏园。从小到现在,大概已经演了两万场以上的戏,辛苦归辛苦,但我无怨无悔。

有歌仔戏的那一年,其实就有明华园了,而且明华园里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投入在歌仔戏里,不管是前、后场。对我来说,40岁以前做歌仔戏,是种狂热;40岁以后,是生活;50岁以后,就是传承了。

总归一句:「回到过去,我还是会选歌仔戏。」

郑雅升:我还是会演歌仔戏。

人从出生开始,「工作」可能占了人生一大半。为了生活打拚,却没有、或是没办法做自己的兴趣,是很遗憾的。所以,我何不选择自己喜欢的戏曲,作为行业,然后也可以替自己写下人生当中璀璨的一页?

歌仔戏,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兴趣。

其实我几乎没有休息的时间。演出完,可能才休息不到一天,就要背下一个剧本,而功更是每天都得练的。可是,我觉得一般工作多半是为了养家活口,但因为歌仔戏不只是我的工作,所以我可以为了兴趣更愿意投入,成为每天必须也想要做的事情。

我对歌仔戏非常执著,才能坚持下去。在台上演戏,如果跟观众产生共鸣,是很幸福的事情。我觉得,当演员最有成就感的是看到观众的反应,看到他们露出开心又满足的笑容,这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我把所有观众当作朋友,真心对我好,我也会对你好。

Q:刚入歌仔戏表演时,有遇到什么困难的事吗?

郑雅升:我是个门外汉、外行人。一毕业就加入明华园这个家族,只凭著自己喜欢歌仔戏这个信念,进去后才知道「凡事起头难」,什么都不懂,所以我只能更认真练功,从基本功开始打底。这一路上跌跌撞撞,曾经摔伤了腰、也断过脚踝、压到坐骨神经等。

对我来说,一开始最难的是:如何去面对观众。

我是个很内向的人,读书时都把自己藏起来,甚至连老师也没看过我讲话,所以国小时老师评语是「沉默寡言」,但我其实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刚加入剧团的第1年,我敢上台跑跑龙套、搬搬东西、做做动作、装装怪兽,不要讲话就好,有师兄、师姐在,我度过很开心的一年。但,总不能一直这样,加上后来主力军出去组团,我只能赶鸭子上架,哭了很多轮后,终于上台面对观众,然后慢慢磨练自己的心智。

Q:雅升老师嫁进明华园、跟著演戏,有没有曾想放弃或离开剧团?

郑雅升:我有想过要离开,但胜在老师不让我离开。

那时候,他跟我讲过一句话:「妳有没有想过要开始学戏?因为我是当家丑角,很难避免有人问我老婆是谁,若是指旁边演丫鬟的,我是完全不觉得怎样,因为我就是爱妳这个人,但我怕妳压力更大,也会更难过。」他也说我是绩优股,很适合演戏,只是需要好好训练。他说:「我看人很准!」

所以我在进去第二年慢慢熟悉,第三年开始学演女主角,到了第四年,剧团要演《八仙传奇》,派我演蓝采和,我实在觉得自己何德何能被选上。这才了解,认真与愿意练功,把自己准备好上台,是会被导演看在眼里的。

所以,我就是哭完,把眼泪擦一擦,继续演,演到好!因为我就是要演给你看,愈刺激愈想要把它做好!

(李佳晔 摄)

Q:演过这么多出戏,有什么角色印象最深刻?

郑雅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武则天(2006)。因为我的戏路一直都是温柔婉约的千金小姐或娇俏的小女生,而像是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武则天,就会很不一样。在揣摩武则天内心世界之后,才体会到由内而外的内心戏,由愤怒转为霸气、且洋洋洒洒的大笑,俾倪天下那种深度的演绎。演完之后才知道内心感受可以发挥如此强大,同时也可以释放自己。

Q:对于小孩也加入戏曲工作者的行列,作为长辈有什么想法呢?

陈胜在:有一句话是:「作戏空,看戏憨。」其实,歌仔戏是饿不著但也吃不饱的行业,很甘苦,吹风淋雨的。所以,我不希望孩子这么辛苦,希望他们去找别的工作。不过,我也明白,他们从小都在戏园里长大,道具就是玩具,台下就是玩捉迷藏的所在。所以,我都不勉强,不强迫他们演歌仔戏,自由发展,但他们愿意回来也可以回来。

我只有一个要求是,在出去工作前,至少前、后场要学会一种功夫。这是对明华园歌仔戏的传承,作为自己的根,不可以忘本;另外也是「进可攻,退可守」,歌仔戏永远是你可以回来的地方。

Q:如果对歌仔戏非常有兴趣,但不是就读相关科系、家里也没有相关从业的人,有什么办法可以进一步接触或学习歌仔戏呢?

陈胜在:学歌仔戏最好的时间点,是国小6年级到国中这个阶段,因为骨骼的生长状态对于调身段有帮助。

古早的小孩学戏其实是很可怜的事情,因为进到剧团就没办法读书,学完艺就失去学业,这是学歌仔戏的困境和悲哀。那时做野台戏的剧团会有很多来学戏的小孩,学的是实战经验,从搭台到拆台,有快乐也有难过。后来有戏曲学校,又多了一个可以学习歌仔戏的地方,一面读书、一面学习功夫,能够得到文凭,不失为是一个对歌仔戏生态很好的出路。

我觉得,外面(野台的实战经验)跟里面(戏曲学校的基本功)学到的东西很不同,但我更鼓励两边能够互相融合、彼此交流。

现在也有业余的社区歌仔戏团体,像新庄文化中心就有义工妈妈组成的秋兰歌剧团,其他像是宜兰、中部也有附设在文化局的业余歌仔戏团。我们潮州也有社区妈妈的歌仔戏班。所以,除了直接加入剧团、去戏曲学校念书外,业余剧团、社区、文化中心都有相关的资源可以学。

Q:陈胜在老师的三花真的能让人忍不住笑出来,是怎么演得这么自然?

陈胜在:这个问题很好,其实我想了3、4年也没想出来,应该是天才、天分、天生的啦!哈哈哈,开玩笑的!

其实我在家族里是最慢开窍的,高中念完才去学歌仔戏。再加上我也是个内向的人,会开始演戏是因缘际会,刚好暑假回去剧团,临时有演员有状况而把我推上场,才开启演艺生涯。也还好,我没上舞台前都有在看戏,所以推出去以后就能琅琅上口。

一个演员可以带给观众快乐与希望,又能够从戏中领悟道理,把不可能化为可能,我觉得这是作为演员的我能够带给观众的东西。其实,喜剧跟闹剧是在一线之间,就像全垒打跟高飞球。但我们人出生先会的是「哭」,「笑」反而比较慢学会,也比较难,所以歌仔戏的「笑」是门功夫,必须笑中带泪、泪中带笑,并且富含哲理,是一名丑角的功课。

我们的总导演陈胜国说过,明华园的丑角是个指标,所以应该称之为「主角丑」。因为明华园历代丑角都很强,而且「不只演丑」,像是《狮子王》里的丑角,后来得演老生;《蓬莱八仙》里上半场是丑角,下半场又变成反派小生,打人、杀人样样来。所以,明华园的丑角不单是丑角,内心戏很强,而且类型多元化。

「一丑难得」,丑角可以纾解观众的情绪,永远是观众最喜欢的角色。所以,丑角要掌握著「梗」,想著「抛」给对方演员,然后让对方演员可以「接」又「丢」回来。同时也要掌握整个戏的节奏与内容,不能让梗做太多、太过,随时要「圆」回剧情。另外,丑也必须随时掌握整个演出,因为他的角色特质可以「另类处理」,去「掩饰」状况,但也可以「扩大」状况!比其他行当多了很多功课。

郑雅升:胜在老师不管角色的戏多寡,都会「抓住观众」,我现在是朝著他的方向走。

他说,演戏演重点,不是多寡。我跟他演戏的时候,他很抓得住节奏,所以我们一出场就是不让观众上厕所,更不会打瞌睡,口白愈长就要用口条去丰富,有音量、节奏的差别,让观众一刻都不得闲、离不开视线,这才叫演员。

(李佳晔 摄)

Q:雅升老师在《韩湘子》中,如何在短时间内切换角色、情绪、角色性格,会不会无法喘气?

郑雅升:会,还是会喘气啊,所以演出前都要去跑步。在《韩湘子》前,都是以男主角为主的戏,很少女主角戏分这么重的,必须一赶四,让自己演出的角色互相替换、交叉出现。

只出现在第一场跟最后一场的「鹤儿」,是比较有灵气的。武将「吴洁麟」面对到韩湘子这个恩人,则必须从女武将的俊气,变成小女人的柔弱,这也很微妙。「弱须」是个没见过人情世故的仙女,看到韩湘子会动情,所以我用一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来演。「阿柑仔」并不是演三八旦的方式,我必须让她是长得很漂亮,但又是一个市井小妇,卖豆腐的菜市场欧巴桑,连被吃豆腐都自得其乐的俗。

其中最喘的一场是,我先是吴洁麟的武将装扮,但要立刻赶成阿柑仔,除了要换衣服、头套之外,还必须绕过后台整个后场,才能出场,耗费很大体力。

我觉得,历经百战的演员,只要口白一转换、装扮一上来、衣服穿上去就知道自己该演什么,绝不会错乱。

Q:拿到剧本时,要怎么去诠释角色?

陈胜在:首先,整本剧本要读熟,看整个剧本的结构和走向,找到环环相扣之处,与演员要补充的地方。接下来是看自己的角色,但不是用行当去分,而是看角色的走向去分析,然后将自己融入角色,注入灵魂让角色立体化。

四字秘诀是「掌、控、带、飙」。「掌」是掌握观众情绪,「控」是控制舞台节奏,因为每个演员的表演方式不一样,要让舞台有稳定的节奏,观众看得舒服。「带」是带戏,因为舞台上会有新手,他们会慌,所以资深演员随时要注意所有人的状况,随时救场。「飙」是飙戏,要在无形中发挥演员的魅力,让对手知道你再不努力,就会被我比过。

我想的是:「心中永远都要有观众」。歌仔戏最特别的是不怕创新,总会把好的留下,因为歌仔戏没有传统或创新的年代区分,只有每个时代观众的不同。让观众为你的舞台魅力沉醉,只要上场就是台上唯一的聚光灯和焦点,踏上舞台要有足够信心去发挥本领。

 

*感谢大稻埕戏苑场地协力

(李佳晔 摄)
本篇文章开放阅览时间为 2022/06/29 ~ 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