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读谱员:让音乐与影像落在同一脉动中(林政亿 摄)
职人的图鉴

读谱员:让音乐与影像落在同一脉动中

你一定看过那种影片——镜头原来聚焦某个画面,但萤幕外有了风吹草动,于是迅速横扫找到目标,不料事情已经结束,只好又扫回来,却连原本发生的也没看到……由此,我们知道有计划的拍摄极为重要,尤其是音乐会录影,如何不发生激昂的小提琴独奏乐段配到没有动作的长笛家身上,靠的就是缜密的安排。在这之中,要让团队所有人确认音乐走到哪里?「读谱员」,是个不容忽视的角色。

你一定看过那种影片——镜头原来聚焦某个画面,但萤幕外有了风吹草动,于是迅速横扫找到目标,不料事情已经结束,只好又扫回来,却连原本发生的也没看到……由此,我们知道有计划的拍摄极为重要,尤其是音乐会录影,如何不发生激昂的小提琴独奏乐段配到没有动作的长笛家身上,靠的就是缜密的安排。在这之中,要让团队所有人确认音乐走到哪里?「读谱员」,是个不容忽视的角色。

观看音乐会录影,画面的选择权不在观众,而是由拍摄者代为决定。旧时代的录影只能定点拍摄,影片看起来扁平呆板。所幸技术日新月异,导播更能在几台摄影机间运用转换、调度等,清晰地拍摄出重点、帮音乐说话。然而即便摄影团队具有看谱能力,为了让观众有最好的聆赏,也需要仰赖读谱员,协助团队事先做好功课。

演出前,读谱员会从执行制作手中拿到一份大型的总谱。由于总谱是以多行乐谱并行呈现各种乐器,完整显示一首多声部音乐作品的乐谱形式,因此所有乐手即将演奏的声响都显示其中。面对这个十几廿行同时进行的乐谱,读谱员首先要做的就是分析,在乐谱上用各种记号标示主题亮点。读谱员郑逸伸说:「我会在乐谱上做出entrance(进入)记号,标示独奏、对唱,或者对抗、总奏等,如此一来,导播就能依据这些重点,再标注摄影机的分镜与调度。」

当然,所做的记号并不能随心所欲,需要统一格式。「正式工作前,我们要经过训练。」他说明:「上课首先要熟记每项乐器的简写,例如Fl.是长笛、Ob.是双簧管、Vn是小提琴等等,依据以往做过节目的乐谱来学习。接著,要跟著进转播专用的OB车里实习,在一旁跟著前辈练习读谱,熟悉工作的习惯。」

OB车就是一台小型的转播室,车内有7、8个以上的萤幕,与成音、收音等机器并置排列。读谱员通常坐在车内的第1排,导播坐在后面,助理导播坐在他旁边call cue,制作人则坐在导播后面。所有人都戴著耳机式对讲机,包括读谱员,并且看同一份做好了记号的总谱。演奏一开始,读谱员的责任就是用伸缩指示棒,在乐谱上指出音乐进行到哪里。在每个entrance快到时,他会以眼神示意或用指示棒轻轻打拍子,让助理导播能快速抓到音乐律动跟著倒数小节。摄影机也在同一个脉动中,等待指令一下随即能捕捉到关键画面。「所以读谱员必须全神贯注在乐谱上!」郑逸伸认为:「我的挑战在于每一颗音符都不能丢,在演出的当下指示出来。如果演出者的速度快,我就得加快;速度慢,我也要放慢,要跟得很紧才行。」

专栏广告图片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职人:郑逸伸

职业:读谱员、指挥

简历:射手A+INFJ人格。东吴大学音乐研究所第一名成绩毕业,主修合唱指挥。担任过公共电视「公视表演厅」读谱员,也斜杠著作高中应用音乐教科书,现专职于台北室内合唱团,随团在欧洲、日本、中国等地之国际音乐节演出,并为东吴大学校友合唱团及仰山合唱团艺术总监暨指挥、内湖天悦合唱团客席指挥。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