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志 X 周书毅 |
骉舞剧场《骨》
骉舞剧场《骨》(骉舞剧场 提供)
特别企画 Feature 30th Anniversary 影像的力量

陈长志 X 周书毅

翻转视角,捕捉决定性瞬间

文字|张慧慧
摄影|陈长志
第348期 / 2022年09月号

大暑后几日,周书毅领著陈长志顶著热浪,在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四周游荡,离他正驻地创作的全球最大单一屋顶剧院愈来愈远。阳光曝晒,汗水褥湿,陈长志揹著摄影机,嘟囔著回头是岸,但周书毅只是摇头,直到行至昔日筹备处展演厅的一片工地,他们不约而同停下脚步,「就是这里了。」

他们在那片暂时的无用之地,用《我╱不要╱脸》(2011)「违反全景相机使用手册」的剧照拍摄技巧,为彼此造影。游戏规则是这样的:镜头移动,被摄者无法停止动作,一旦停止,就会留在原地或完全消失在画面中。对陈长志来说,那些身体的、动作的碎片,突破了既定框架,是共时性与历时性共存的直观显影,而镜头语言同时是个隐喻:「你跟得上时间推著你走的巨轮吗?」

成为彼此最好的「反对者」

陈长志与周书毅认识了近20年,当年因台湾艺术大学舞蹈系提供底片与冲洗费,让就读美术系的陈长志揹著一台摄影机就到排练场跟著舞者「练功」,因而结识了小一届的学弟周书毅,并从其在2003年入选两厅院「新点子舞展」的《离潮》展开合作至今。不只时间推著他们往前,更多的是两人不安于室,不甘于现况的创作渴求。陈长志笑:「通常我们就是一人提出想法,另一人否决,并提出『那不然,我们可以……』我们总是这样,在否决中,产生新发展,一起前进。」

长年紧密的合作关系,让周书毅参与、编创作品的宣传剧照几乎都出自陈长志之手。从周书毅担任创意统筹与编舞的「为著十万元」(组合语言舞团,2005)开始,屋顶上的算命摊象征著当年编舞新锐未卜的艺术之路;《月亮上的人—安徒生》 (稻草人现代舞蹈团,2008)从「水」出发,除了让周书毅在6公尺深的池中且游且舞,也让他钻进洗衣机,以窄仄的圆形空间象征月亮与现实框架;《骨》(骉舞剧场,2008)则到了回收资源场,逼视肉身堆叠;《关于活著这一件事》(2013)不同角度的脸孔,如阴晴圆缺的月相图;直到近期《阿忠与我》(2021)郑志忠与周书毅倚著一株清晰、笔直的肯氏南洋杉,两人身后是一片模糊、歪斜的杉林。

「这张照片看似寻常,也没有技巧。」周书毅说,当时考量郑志忠移动的方便性,便将摄影地点设定在两厅院附近,后来找到了中正纪念堂后的肯氏南洋杉林,是因为一棵歪斜的树。他原想以那棵特别的、不平衡的树作为叙事隐喻,但剧照师反向思考,重置铅垂线(Plumb line),翻转了编舞家原初的想像,「没想到长志把那棵歪掉的树变成直的,让其他树都变成歪的!」

「我们习惯将直比拟为正常人,歪是不正常,但真是如此吗?我把视角翻转,只有阿忠是『正常』时,所有人都歪掉,都『不正常』。当我们改变视角,这些判断都被翻转,我玩的是相对关系。」陈长志语毕,周书毅笑著补充:「我想像的,跟长志所见的世界,不见得是一样的。那有很多是摄影技术与创作者思维的连结,成为他的语言。我们的合作就像这样,彼此翻转、突破、前进。」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