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PAR》的那些日子……与那些身分 |
连士尧
连士尧
特别企画 Feature 30th Anniversary—这些年,我们翻过的《PAR》

我看《PAR》的那些日子……与那些身分

第一次读《PAR》是什么时候呢?在大学玩剧场时,应该曾经在控制室看过些零散的《PAR》,到图书馆应该也是会看到每期新刊……对了,2005年第一次在国家戏剧院舞台上的莲花池区看《如梦之梦》,巨大撼动后走到柜台把剧本书跟做封面特企的《PAR》都带走了,应该是我第一次买了《PAR》又认真读了《PAR》,这时还只是一个纯粹喜爱看表演、正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考剧研所的读者。(或许还幻想过未来继续玩剧场的话也可以登上《PAR》?)

终究是没有继续玩剧场,倒是退伍后没多久进入了现在的公司。身为古典音乐媒体,跟《PAR》真是有「亦敌亦友」的感觉——虽然我们的受众不尽相同,但有时不小心撞题,还是会忍不住内心比较(或赞叹)《PAR》做了什么不同内容。每年8月必出的乐季大盘点,也是社内同事会争相等候寄达时要抢先看的期数,有时还会偷偷羡慕《PAR》能有「地利之便」,能提早知道NSO的乐季内容或是TIFA邀请到哪个名团……这时的我与《PAR》,是同行竞业(?)。

2020,敝刊停掉纸本转为数位,隔年《PAR》也转型为双月刊并强化线上阅读,对于数位浪潮袭来的反应,倒是有志一同。少了同在书店上架的束缚,我也开始为《PAR》写一些文字,年轻时登上《PAR》的妄想,最终竟以作者的身分完成了!

欢迎加入 PAR付费会员 或 两厅院会员
阅读完整精彩内容!
欢迎加入付费会员阅读此篇内容
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立即加入PAR杂志付费会员

连士尧

杂食爱乐者,也是杂食表艺观众,现为古典乐网站「MUZIK AIR」副总编辑。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