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蹈

赖翠霜舞创剧场《百态人。人平等?》 探讨社会规范、公平、权利问题

文字|张震洲
摄影|张震洲
官网限定报导  2023/12/07
《百态人。人平等?》 (张震洲 摄)

赖翠霜舞创剧场百态系列双年制作第二个作品《百态人。人平等?》,编舞家赖翠霜用既有创作概念延伸探讨人在社会规范里所面临不同的精神层面与状态,社会如同游戏场,在框架里的规范努力生存拚命闯关。所谓的平等、公平是否真的存在?权力能否掌握大部分资源?职业有无高低贵贱?机会和机运夹杂之中,「选择」是否也成为左右命运的关键之锁?

赖翠霜舞创剧场《百态人。人平等?》

2023/12/8-9  19:30

2023/12/9-10  14:30

台北  国家两厅院实验剧场

你是否曾想过命运、机会和实力之间的关系?这些因素是否会影响一个人在不同状态下的生存和发展?赖翠霜以游戏趣味方式切入主题,探讨社会规范、公平、权利问题。观众座椅不规则散布在整体空间,用不同的视野及微互动观看演出。

赖翠霜表示:「无论你是否接触过舞蹈剧场或当代舞,如果你心中对生活也有著许多挣扎与困惑,如果你也曾对体制规则感到茫然与无助,我们诚挚地邀请你一起探索,或许你能在这场演出找到属于你自己的答案。」

《百态人。人平等?》共有六位舞者与一位素人表演者参与演出,今年迎来剧场生涯第15年的舞者潘巴奈,从小喜欢跳舞,尽管并非科班出身,仍以肢体创作和声音表演展现惊人艺术能量。「排了这个作品后,意识到某种社会权力阶级关系其实是非常明显的。」她说:「如果真的很有实力要去挑战这些事情,身处『所谓的低阶级』其实要花非常多的力气才能翻身。」潘巴奈深刻认识到在现实生活中,努力并不总是能够被听见,有时甚至会受到打压。

已八年没参与剧场演出的舞者陈依仁,在这次演出饰演游戏关主,她形容这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角色,既需要引导整体气氛,给予指令,又在内心深处挣扎这一切是否合理、是否与她的价值观违背?角色性格并不讨喜,但透过一次一次对角色的认识,发现这个人物背后其实也有辛苦难熬的一面。陈依仁体会到今年的主题不仅叙述某层面关于自己的故事,也反映出对于这次主题的深刻思考:每一个个体该如何面对机会和命运的串联与发生。

舞者江亚伦自大班开始学习舞蹈,国中进入舞蹈班,一路走来充满著对舞蹈的热爱与坚持。去年她也参与了百态双年计划,而今年的《百态人。人平等?》则在角色表达和演出方式上有了崭新挑战。江亚伦提到,去年演出主要以空间切割为特色,每个空间发生的事情各不相同,呈现出各种现象和状态。然而,今年演出更加写实,虽然透过游戏方式表现,却忠实映照社会模样,包含角色涉及社会上不同层级的人物关系,这让演员们在表演中需要不断调整自己的情感和诠释方式,「虽然说每个人的角色性格都很清楚,但是在对应到不同的角色时其实都需要改变,就像是在生活中,当你面对不一样的人时,你会拿出你不一样的模样去面对他。」要如何厘清彼此的关系,也成为了演出的挑战之一。

目前是一位以舞蹈和戏剧为媒介的自由接案剧场人刘睿筑,今年再度参与百态双年计划第二部曲《百态人。人平等?》的演出。对比去年,刘睿筑认为去年配合展览空间的切分,不得不让演出段落化;而今年透过游戏形式,将平等概念嵌入完整舞台,让观众更容易理解编舞家所要表达的观点。此外,这次不只是强调人物的优越感,而是更加深入角色内心、揭示其背后的故事和原因,虽然在刻画上虽更为复杂,却也使人物的表达更加丰富多彩。

今年百态系列双年制作迎来了新血,其中之一是台艺大舞蹈系毕业生林姿均。谈到演出主题,她认为命运和机会在每个人的人生中都扮演著重要角色,每个人都在不停地经历选择,假设当初她没有选择坚持跳舞,也许现在不会是一名舞者,而是在读书,对她来说哪个会是天堂?哪个会是地狱?都不是当初能够预测的。「我选择做这件事情,那我就往这个方向走下去,那我不做的话会发生什么呢?」

新进舞者张瑜文首度与赖翠霜合作,也是第一次与其他前辈们共事。谈到今年主题,她分享了她对命运、机会和实力的看法。一开始,她相信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然而,在排练过程中,张瑜文逐渐认识到每个人都有一票,每个人在生活中都必须做出选择,而这些选择会影响未来的走向。她认为,虽然不能完全掌握未来,但要如何运用这票,是每个人都需要思考的课题。「我觉得观众如果进到剧场,可以带著:『我有一张票,而我现在要怎么选择?』的想法,一起参与进去这个游戏、一起参与这个演出,而不是说就是表演者在台上呈现什么,而你就吃进去的感觉。」

素人舞者陈秋柳,一位来自越南的新住民,去年第一次参与百态的演出,著重于新住民在职场上的探讨,而今年则偏向整个社会对于新住民的想法。她期待观众从中获得对平等的思考,不论是重男轻女还是对新住民的歧视,希望透过演出,让观众看到人与人之间的平等。陈秋柳也呼吁社会不要再区分彼此身分,每个人都是一样的,都应该受到平等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