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女》重现舞台 魏海敏、吴兴国登峰对决

饰演「楼兰女」楼兰公主美蒂雅的魏海敏与饰演大宛王子颉生的吴兴国,两位「国宝级」演员登峰对决,气势震慑全场。 (张震洲 摄)
AAA
微博 微信 复制网址

新象.环境文创携手当代传奇剧场再现经典大戏《楼兰女》,重回1993年首演的台北国父纪念馆,随后於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高雄卫武营国家歌剧院演出,让全台戏迷一饱眼福。

力晶2021艺文飨宴―新象&当代传奇剧场《楼兰女》

1/8-9  19:30  1/10  14:30

台北  国父纪念馆

1/23  19:30  1/24  14:30

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

2/27  19:30  2/28  14:30

高雄  卫武营国家歌剧院

INFO  www.newaspect.org.tw/medea

新象.环境文创携手当代传奇剧场再现经典大戏《楼兰女》,重回1993年首演的台北国父纪念馆,随后於台中国家歌剧院大剧院、高雄卫武营国家歌剧院演出,让全台戏迷一饱眼福。

《楼兰女》以独幕剧形式向希腊悲剧原著《美蒂雅》Medea致敬,饰演「楼兰女」楼兰公主美蒂雅的魏海敏在100分钟中尽展表演才能,由被丈夫抛弃的自怜自哀,到后来决心复仇的冷静筹谋,对女性心理的演绎丝丝入扣。楼兰女之夫、大宛王子颉生为争权复国不惜背叛爱情和家庭,由难得在舞台剧中诠释反派的吴兴国饰演,两位「国宝级」演员登峰对决,气势震慑全场。

即使许多城市的表演艺术活动被迫中止,《楼兰女》在国际上依旧备受瞩目,目前已收到来自欧美艺术核心城市如维也纳、希腊、巴黎、纽约、旧金山及亚洲如中国廿几个城市(北京、上海、厦门、广州、潮州、深圳、西安、乌鲁木齐等)、东京、马尼拉等地的密切联系,希望能在疫情后邀请《楼兰女》赴当地演出。

1986年,当代传奇剧场与魏海敏合作的《欲望城国》大获成功后,吴兴国与林秀伟便决心要为这位才华洋溢的旦角,打造一出由女性担纲的大戏。在作曲家也是台湾艺术发展重要推手――新象行政总监许博允强力推荐下,选择了《美蒂雅》作为当代传奇剧场第一出「女戏」的基石。他们将时空场景从古希腊转换至古西域,以东方力量再造希腊悲剧经典,科尔喀斯公主米蒂亚化身楼兰公主美蒂雅、爱俄尔卡斯王子杰森成为大宛王子颉生,《楼兰女》就此诞生。

起初,魏海敏无法认同美蒂雅这样为爱痴狂的角色,迟迟没有答应。1991年,魏海敏开始跟随京剧大师梅兰芳嫡传弟子梅葆玖学习,深入挖掘梅派如何创造女性角色,对戏剧也有了更多不同的体悟。1992年,魏海敏决定接下这极具争议性的角色,回到台湾接受挑战,她说:「台湾是一个多么特别的地方,充满了挑战、充满了激情,我在台湾做了非常多的『新戏』。京剧程式化的训练让我们的声音更具力量,把身体发展到一个极限。而现在时代不一样了,我们的演出要如何才能跟现代人得到共鸣,获得精神上的接触?」

1993年,魏海敏开始投入《楼兰女》的密集排练之中,过程中有感於「美蒂雅那爱恨交织、令人窒息的原始感情表达,与讲求唯美的京剧演出很不同」,魏海敏选择将自己归零,接受了许多现代戏剧与舞蹈的训练方式。「《楼兰女》是我第一次能够真正深入到角色的内里。刚开始排戏时,林秀伟把我关在黑屋子里,让我感受自己与大自然的关联。那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心是多么柔软,能够做各式各样的想像,这是传统戏曲不会教到的、另一种身体的语言。」这种新的语言让她感受到更深的自己,从眼神、说话方式到举手投足等表演,破除了原本学习京剧的框架,魏海敏为美蒂雅量身打造表演语汇,完美呈现极致爱情演变为妒恨的可怕。

近年来,多以制作人头衔活跃的林秀伟,透过本次制作重拾艺术家身分――《楼兰女》是她首出导演作品,不同於《欲望城国》仍有著鲜明的京剧色彩,首演版《楼兰女》的导演阵容由习舞出身的林秀伟担任总导演,率领现代戏剧界的李永丰、罗北安与戏曲界的李小平,多元背景带来全新风格,为「融合东西方剧场艺术」的可能性另辟新路,在各面向上都脱离了传统京剧的影子。2008年版《楼兰女》更将剧本结构转为傩剧形式,以叙述古朴而自由的方式进行,歌队采仪式进行,声腔上则融入边疆民族特有的「呼麦」唱法,孕育出一种「东方舞台剧的现代戏曲形式」,美学更臻成熟。

以声腔与音乐而言,《楼兰女》不再使用西皮二黄,抛下了程式化的唱、念、做、打,转而由许博允所创造的音乐贯穿全剧,作曲上融合西域民族歌谣、西藏梵呗与现代音乐,孕育独特音乐美学,戏剧张力震慑人心,是他在戏剧音乐领域的代表之作。服装方面,叶锦添的设计夺目绚丽,以20世纪超现实主义为灵感,尝试把所有场景都堆叠在魏海敏的身上,造成舞台视觉上的压迫感,其后随剧情推展,服装一层一层褪去,也愈来愈接近美蒂雅渗血的内心,大胆的设计确立其美学风格与地位,为日后获颁奥斯卡最佳美术设计奠基。

林秀伟表示,今年重现经典,透过建筑师罗兴华的全新壮?舞台和黄祖延的灯光设计,加上叶荫龙的影像加值,使希腊悲剧的戏剧天空再现国父纪念馆,有台湾创新精神的无比重量。值得一提的是,全剧中担任歌队的12名演员,个个都是京剧新生代优秀人才,他们褪去生旦净丑行当,接受前卫的表演训练、贯穿全剧。以傩剧面具原始形式,化为主角的分身和灵魂骚动,呈现出大自然和生命变化无穷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