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一) Feature | 台灣X妖怪X藝術─冒險搜查線╱想像轉生

創作者的妖怪想像 硫磺煙霧,幻想成物

(徐堰鈴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霧散了,有隻猴子在路中央,牠轉頭,一臉驚恐。

「是我被嚇到才對吧!」

在去山上教書的蜿蜒路上,想像的形狀,是葉叢間煙霧繚繞的陽光。重複的,安全的,如巫術的。陽明山霧氣大,在學校實驗劇場演出時,也會噴一點煙機來的煙,在戲劇轉場,製造記憶,無時空的象徵。每次去國家公園裡的文大戲劇系上課前,我在經過硫磺谷時都會忍不住搖下車窗,看一次噴高的硫磺煙霧,聞一聞,然後想像一次惇敘高工的學生,接下來每分鐘衣物和鼻腔內,都是這個帶點鐵的屁味上課,數年。自從我聽說有大地震前,硫磺谷的煙,好像會噴得特別高,我就一定要以目測去準確地判斷明天是否會有地震。上山看一次,下山看一次。有時候它噴發的氣勢和速度,讓我不得不覺得那裡就是帶情緒的地獄無誤,但我不知是山路太彎,還是猴子躲太快,經常我一溜煙下個轉角就離開了數百年的歷史。對,不要想,不要指,不要說,有的,那位老先生還坐在石板上看報紙,另一路口佝僂身軀賣水果的老婦們,也已經走出熱騰騰的公共澡堂,下個轉彎他們微笑的嘴裡哈著氣,胸口、頭頂白煙裊裊,手裡把玩著山蔬要賣不賣的。

陽明山上的濕氣逼出了什麼?硫磺谷的硫磺味超濃的煙,山中教室走廊飄濃霧的奇怪感覺,劇場煙機的霧,以及早起老人們在冬日泡完溫泉後,整個身上都在冒煙的皮膚。故事若每日以煙的時間舞化成思想,會不會?幻覺實習生就慢慢適應了把靈感當成可見之物了。

(陳安珊 繪)

徐堰鈴

現任中國文化大學戲劇學系專任副教授。1997至今與表演工作坊、創作社、莎妹劇團、人力飛行等劇團多有合作,演出作品多為舞台劇編/導/演,個人創作興趣致力於詩意空間、女性議題、音樂性、社會關照、身體表達與新文本、跨界嘗試有關。曾為「亞洲文化協會」受獎人、第二屆「台新藝術獎」表演藝術類年度觀察特別表現個人獎、入圍金鐘獎最佳女配角。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5期 / 2020年11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5期 / 2020年11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