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分類 | 目錄索引,新藝見

生如蟲鳥,殘忍華麗的苟活--評黃蝶南天舞踏團《惡之華》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觀眾隨樂生院內的紙船燭火指示,靠近位處邊緣的野台,細小火光或明或滅,將生者的腳,步步接引到死者的領地,生、死原先一分為二的世界,彷彿被悄悄地僭越了。納骨塔裡安置焚燒的靈魂,而廣大的俗世,同樣棲息著煎熬的肉身;也許,那並沒有太多的分別?死者、生者,只是分置世界的兩端,都要殘酷、華麗地苟活。   黃蝶南天舞踏團《惡之華》 10/1/1~2  台北樂生療養院納骨堂旁特設帳蓬   文字  王美玉 關於舞踏,身處島國的我們,或許不是全然地陌生。 還記得二○○七年的《日本暗黑舞踏》,這本在台灣出版的研究專著,將舞踏的起始背景、文化脈絡及美學概念,作了一番介紹,令人對其中強烈、極端的面容以及身體,難以忘懷;而二○○八年山海塾《影見》在國家戲劇院的演出,亦使台灣的觀眾,有了觀賞舞踏的機會,舞踏的詭異魅力,在台灣觀眾的心中漸漸醞釀、發酵。 看見動靜  感觸直接痛覺 黃蝶南天雖非我的舞踏初體驗,但《惡之華》仍超出我的預期想像;在緩慢、靜默、死白的身體之外,我們還可以看見什麼?身體乃是舞踏的基本核心,藉由舞者身體的動、靜狀態,書寫種種生

《PAR表演藝術》 第207期 / 2010年03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207期 / 2010年0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