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Columns | ☆<コ:彡賣夾仙24H選物販賣小舖☆<コ:彡

蠢動的音樂 教人們怎麼成眠

工廠直營 客製化 兼差投資少量可 另徵場主/台主 入群喊+1留ID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其實我一直對一件事情非常有意見,關於某服飾連鎖品牌的年度代言人與他的音樂作品,與那些音樂在營業門市的所有播送。

每當我在更衣間裡換穿衣物時,空間中播放著的音樂總讓我分心,當我走在貨架與陳列之間時,步履的移動顯得侷促與焦躁,每一聲懺情的嘶吼與仿若投注全部真情的共鳴咬字,讓我沒辦法好好看我眼前的東西,Navy Blue還是Off White……不知道為什麼我只想吃雞米花,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試圖比一下是這件還是那件,結束試穿後拉開簾子是否應該要有些奶酥或大蒜吐司大小大概比名片大一點的那種來迎接我:「試穿辛苦了。」

這樣的音樂總讓我覺得應該更合適於廿四小時營業的鮮果總匯世界或是充滿LED光點色彩的音響設備展示,或是鏡面牆壁包裹的小吃店,鏡面上有過冷的冷氣而產生的霧氣水痕;或者,應該有更適合的服飾品牌吧我此刻就想到一個,但目前這個我覺得,即便是這位歌手為什麼是這些歌呢?沒有別首歌嗎?為什麼要在我猶豫於圓領V領格紋素色間的挑選時在我耳邊一遍又一遍地撕心裂肺呢?這種全然的情感爆發在這個現場卻是一種窒息感,真的壓力好大,但一轉去西洋流行或其他的聲音,空間中的空氣又突然暢通了,阻礙感消失了。

其實我不只一次地冒出了想要投書客訴的想法,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被這個聲音干擾,我並不會不喜歡這名歌者,也對他的作品不反感,但有些東西放在一起就是不對勁……是這樣說嗎?「對勁」。

我曾站在冒著白色煙霧的冷藏冷凍櫃前,一個地方超市的空間中,著迷於〈最長的電影〉在此時此地的巧妙與絕佳:心不在焉的店員在透明的塑膠簾幕後玩著手機,空氣門吹動著透明塑膠簾幕彷彿漣漪或漩渦攪動著後方的景物,白熾光源愈是冷冽愈顯得島國風情,我可以只是站著看著好久,我想為這個場景編一支舞,但,這個充滿水氣的情緒技巧與存在感濃烈五分糖多冰大辣蔥多蒜多醬多胡椒多薑絲多香菜多的聲音,真的適合一個挑選衣服的現場嗎,挑選一個講究百搭與日常質感充滿大地色階的服飾品牌的衣服的現場?……我不知道,不過我確實是不只一次寧可不逛了也無法再自在地待在裡面……

曾經看過篇報導:日本作曲大師坂本龍一特地為位在他紐約住所附近、時常光顧的餐廳Kajitsu,製作了一張全新的背景音樂歌單。他在寫給餐廳老闆奧多先生的e-mail裡這樣說:「我非常喜歡你的料理,也相當敬重你,我愛這家餐廳,但我討厭那裡的音樂。」「你們的餐點跟 Katsura Rikyu(桂離宮,京都千年老別墅,被視為日本建築界的傑作)一樣出色,但音樂卻像Trump Tower(川普大廈)!」(據《紐約時報》報導,餵關鍵字就能找到相關報導與該歌單)

我其實是覺得任何空間場域場所都應該有它合適的聲音,又或者,理想的合宜的背景樂/背景聲音,也可能如同好的空間色調,或室內陳設?什麼樣的情境能使人如何專注?北平東路上台北國際藝術村附近有間相當常民的價廉自助餐,很多計程車司機會去吃,每每踏入店內都是環繞式的古典樂或電影配樂、演歌,即便整間店是相當陽春沒有視覺美感可言,也沒想過這樣的地方怎麼會播這樣的音樂,但在裡頭用餐是一點都不會有惱人的感受。Comforting Sounds即使在文青咖啡店,大放也是完全讓人坐立難安,或者在要求別人不要大聲講話的狀態下催起「美秀集團」或The Prodigy並不會讓人覺得不被打擾。平常絕大多數時候敬謝的水晶音樂,非常小聲地在大眾湯屋播放,搭配水聲人聲微妙地竟提供了一種公共的秩序性的感受。一樣的日式飲食連鎖,在台灣會交叉播放日本流行歌與店內宣傳,但在日本則是音量偏低的爵士樂,甚至很多時候不播音樂沒有聲音。

有時也常常會想,為什麼一定要有音樂?要有聲音呢?很多時候或許會覺得寧可不放,也不該放那些顯得過分的音樂,但也真的基於此才領會到很多音樂的實際意義與何以存在:在住處中覺得屋外祭祀慶生的祭儀音樂嘈雜惱人,但在一次去屏東參加王船祭時,跟隨著王船遶境與在各宮廟間移動時,北管的聲音竟相當合適於移動的身體體感,甚至產生了一種加成的感受;另一回也是在屏東還是高雄,某個南部城市的近郊,看了一場光雕秀,但光雕秀的音樂不是重點,而是在離開現場後走在城市邊陲的荒路上,不知何處傳來了非常兇狠的東南亞節奏感的電音舞曲,非常的遠方看見一處也閃爍著霓虹色彩的光芒,音樂混雜著濕悶的空氣與草腥排水溝氣息與一點點的養豬味,愈走愈近發現是一個被圍起來的露天籃球場,可能是因為時間還太早,尚還在測試中或是剛要入場的時間,空間空曠無人,聲音震耳欲聾非常魔幻,測試當中聲音突然cut out靜止,小小聲的蟲鳴呼之欲出,比光雕的聲光現場更震撼我心。以及一次,在中國的南通,工作之餘被領路在地遊湖,其實也類似於去小碧潭走走的感覺,但在船上遊行的中間,聽見遠方傳來唱曲的樂音,姑且誤會為南管,瞬間,理解折曲的語韻與綿長的字音,是為了處理什麼樣的空間感,是為了在什麼樣的時間感受中存在,即使當船駛近,發現應是一群中老年男女的日常消遣,音響設備也有點兩光時不時破音,但當這樣的聲音從湖面上傳來,當這樣的歌聲是如何與風和空氣同在,其中,竟似乎有什麼道理不言而喻。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4期 / 2020年10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4期 / 2020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