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コ:彡賣夾仙24H選物販賣小舖☆<コ:彡

此曲只應中和站前有

雖然跟內文沒有太大直接相關,但蠻適合以此作為本文的前言開場:

永和有永和路,中和也有永和路, 中和有中和路,永和也有中和路;

中和的中和路有接永和的中和路, 永和的永和路沒接中和的永和路;

永和的中和路有接永和的永和路,中和的永和路沒接中和的中和路。

永和有中正路,中和也有中正路,永和的中正路用景平路接中和的中正路;

永和有中山路,中和也有中山路, 永和的中山路直接接上了中和的中山路。

永和的中正路接上了永和的中山路,中和的中正路卻不接中和的中山路。

(…下略)

雖然跟內文沒有太大直接相關,但蠻適合以此作為本文的前言開場:

永和有永和路,中和也有永和路, 中和有中和路,永和也有中和路;

中和的中和路有接永和的中和路, 永和的永和路沒接中和的永和路;

永和的中和路有接永和的永和路,中和的永和路沒接中和的中和路。

永和有中正路,中和也有中正路,永和的中正路用景平路接中和的中正路;

永和有中山路,中和也有中山路, 永和的中山路直接接上了中和的中山路。

永和的中正路接上了永和的中山路,中和的中正路卻不接中和的中山路。

(…下略)

一次騎車行經捷運環狀線中和站,一個不知從何傳來的聲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中和站位於新北市中和區中山路與景平路的交叉口;景平路一端通向華中橋接萬華,一端通向南勢角及秀朗橋接新店,中山路一端通向永和,另一端通往板橋。

這裡是一個非常嘈雜的所在,同時因為長時間的道路或各種各類施工,嘈雜度等比加成以外,在這裡交通的身體感也如這邊的交通路況般,總是非常壅塞躓礙;空氣總有種粉塵感,騎車通勤此處時常常會在公車屁股後面因為工程而圍得非常狹窄道路中等上99秒的紅綠燈,(LED字幕閃爍)中 和 v i b e(LED字幕閃爍);鄰近各種工業加工與印刷廠,在氣味的光譜上也會是一個標誌性的存在。

我從板橋的方向騎來,中和站在我的右手邊,我停在一個紅綠燈下等紅綠燈。

在還沒停下來時就隱隱聽見一個,聲音,說是聲音更像是一種頻率,一個在這樣混濁雜沓的日常音牆中,清新鮮明的頻率,並不大聲,但相當清晰,迎面而來。

隨著我愈接近紅綠燈/路口,聲音愈來愈清楚,層次也更加分明,聽起來像是雜音的組成卻呈現出鮮明的頻率震動感受,聽來完全是某種當代樂,既類似聲響又充滿著跳躍卻和諧的合音進行,微妙地與尋常的日常雜音成為一體,又相得益彰地穿插交響於其中,聽起來像是精心編寫的譜曲與精湛敏感的演奏;它聽起來像是大型交響樂團正式開演前的調音那樣多種聲部均質地齊奏,同時每個聲部又綿密繁瑣地具有各自的質地、速度感、輕重、間隔、樂句;碎裂同時交織;環繞式的音源音場讓我既沉浸其中又四處找尋,這到底是哪裡發出來的什麼聲音?每一秒的演變都無法預測又如此和諧。

我抬頭看往上方的高架橋,捷運軌道,轉彎的捷運軌道,樂音持續地漫延發展,軌道從我後方板橋的方向轉彎接往右手邊的景平路,好像就是這邊發出來的聲音,啊,因為車輛進出站運行剛好位在轉彎處的緣故,減速入彎進站,或緩慢發動駛離出站的,軌道間機件運轉摩擦的聲響?因為近乎某種直角的彎度所以聲響之大?之急剎?之摩擦?

我持續地觀察聆聽著,應該,就是那邊發出的聲音吧?從上面來的聲響無怪乎能夠這麼beyond於喧嘩眾聲之上同時如此包覆,同時不知道為什麼,跟平常在各捷運線上或火車高鐵一類候站搭車時所聽過的進出站行進聲響都不一樣?平常也算常經過此處但都沒聽到過?在沒有留意的時候總是過久的紅燈轉綠了,我趕緊靠往路邊繼續聆賞,想確認判斷沒錯之外,聲音的發展也讓我深深著迷:好久沒有聽到這樣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聲音(…眼睛@@?)(我這種想法也蠻奇怪的也不是音樂家或樂評人什麼的)

可能是因為一直仰望著的角度以及高架的視覺感,讓我好像聯想到也忘記是有沒有看過本片的紀錄片《PINA》,的預告片,裡面出現的應該也是日常通勤的高架移動車廂,據悉應也是當地的大眾交通工具那類,搭配著高架軌道上持續衍變不止的天音(?),又跳躍地聯想到Pina做過的城市系列(我其實也只看過來過台灣的巴勒摩),跳來跳去地聯想著,撇開那類生活俯拾即是藝術、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愈在地愈國際的種種(也是常聽常說的)論調,莫名地幻想起來,用一種比較文字概念的方式簡單說在這邊可能是,如果Pina做了一個城市系列在新北市中和區、PANTONE本年度的最新代表色是 中和灰 ……——之類的,或者是——那些master piece如此當代前衛橫空出世如同現當下我耳朵裡樂章一般的謎之音其實確實出自住家旁的惱人噪音與萬年施工(每日必經此處的人與居民之苦痛旁人之必不能理解)……,聽得夠了我緩慢動身離開該處有些依依不捨,想像一邊在路上繼續萌發,美的探索與勃發無法止盡同時詞窮。是也不免想說當然像上面那些「idea」當然已經不是特別新鮮新銳的想法了當然(用了三個當然),但是什麼使我們忽略這些事情的呢唉?以前的藝術家不就也是在畫他們的生活呢哪?生活中的美是本來就存在其中,還是藝術家透過怎麼樣的提煉或轉化才得以讓人重(ㄔㄨㄥˊ/ㄓㄨㄥˋ)視的呢嗄?怎麼留住或重現呢唉啊,……就用一個「本月我要看」的推薦觀賞項目做結吧~《台北捷運環狀線中和站中山路景平路口轉角高架橋下的列車進出站的聲音》(詳細時間可參考各班列車到站時刻)。

(本文出自OPENTIX兩廳院文化生活)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