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銳藝評 Review

還好,只有一夜……

劇中角色本該有血有淚有所痛苦與掙扎,卻在劇中只剩下積極正面的態度與慈悲與寬厚的人類高尚情操。 (榮興客家採茶劇團 提供)
AAA
微博 微信 複製網址

春妹、邱信、老保正、阿招、日本督學與阿旺嫂……這些角色在時代巨輪的輾壓下,本該有血有淚有所痛苦與掙扎,卻在劇中只剩下積極正面的態度與慈悲與寬厚的人類高尚情操,這些純粹善良、堅強生命特質,難道這就是戲劇奉獻給政治後所留下的台灣精神與力量的「樣板戲」嗎?

《一夜新娘一世妻》

6/28  台北 臺灣戲曲中心大表演廳

客家委員會主辦的「2020精緻客家大戲—《一夜新娘一世妻》」,劇情改編自王瓊玲的原著小說《一夜新娘》,故事敘述日據末期的台灣鄉間桐花村的春妹,在邱信老師的教導之下,在演講及歌舞比賽都拿到好成績,並和邱信之間產生微妙情愫。然而,由於日本需要年輕男孩到南洋作戰,邱信只得代替桐花村的年輕男子前往,在出發前一晚,春妹有感兩人可能就此永別,因此當了一夜新娘,並和邱信約定,願當他一輩子的妻子……

帶來全然一新的樣貌?

客委會表示,《一夜新娘一世妻》詮釋台灣在戰爭、動亂的日治末期,客家常民以積極正面態度,面對生活挑戰,隨時等待再起的時機;在台灣光復後,可以放棄仇恨,以慈悲與寬厚的人類高尚情操,不計前嫌地善待過往的統治者。這種種善良、堅強生命特質,經過長期積累,即是我們所稱的台灣精神與力量。而榮興客家採茶劇團在保有客家大戲優美的音樂、唱腔、演員身段的精緻元素之外,仍不斷力求創新與突破。因應劇中時代背景,導演在演員的服裝造型、舞台規劃等視覺美學上進行更貼近時代寫實的設計,並融入電影及歌舞劇元素,為客家傳統戲曲帶來全然一新的樣貌。

然而,榮興客家採茶劇團的《一夜新娘一世妻》,除了保有客家大戲的音樂與唱腔外,在「創新」與「突破」的層面是稍嫌不足的!舞台設計以印有桐花的破落木板拼湊出的刻板客家意象,就已了無新意,服裝設計除了顏色雜亂無章,樣式凌亂紛陳外,更看不出任何客家傳統服飾的特色元素,這就是所謂的「貼近時代寫實的設計」?劇中媒婆出場的歌舞部分,從服裝到歌舞,都帶有濃厚的「風塵味」,而這場滑稽十足的戲,它的節奏與調性與前後場並不連貫,就像是活生生塞上舞台般的突兀!劇末日本戰敗的投降書與廣島核爆的照片,竟投影至原本放映字幕的布幕上,這就是所謂的「融入電影及歌舞劇元素」?若是,這對觀看者而言,還真是「帶來全然一新的樣貌」!

想表達客家傳統戲曲裡的「什麼」?

《一夜新娘一世妻》的劇情貧乏,人物的走向,毫無掙扎與懸念,本該有生命的角色,彷彿都在為了呼應《一夜新娘一世妻》這個主題在前進,而且是不帶個人意志如同喪屍般的前進。春妹、邱信、老保正、阿招、日本督學與阿旺嫂……這些角色在時代巨輪的輾壓下,本該有血有淚有所痛苦與掙扎,卻在劇中只剩下積極正面的態度與慈悲與寬厚的人類高尚情操,這些純粹善良、堅強生命特質,難道這就是戲劇奉獻給政治後所留下的台灣精神與力量的「樣板戲」嗎?

所謂的「創新」與「突破」該當根植於既有文化的「核心價值」。《一夜新娘一世妻》也許先該問問自己,做這齣戲,想表達客家傳統戲曲裡的「什麼」?再從這「什麼」中,去玩出新意來,也許就不會成了一部大雜燴似的拼裝劇,不過還好對觀看《一夜新娘一世妻》的觀眾來說,我們只需要忍受「一夜」而已……

【本單元徵稿啟事】

為培育發掘華文地區表演藝術類評論人才,本刊以公開方式徵求表演藝術類評論,入選者即可於本單元刊出。徵求評論之條件如下:所評論的作品須在台灣演出,並於首演起兩個月內投稿有效,投稿作品必須為首次發表文章,包含不曾公開於平面媒體或電子(包括網路網站、部落格、BBS站、Facebook等)發表,每篇字數1,200字。入選刊登作品可獲獎金NT$2,400元。投稿評論文章請e-mail至mag13@mail.npac-ntch.org信箱,主旨標示「新銳藝評」投稿,並註明真實姓名、地址、電話。

本篇文章開放閱覽時間為 06/11 至 12/31
《PAR表演藝術》 第332期 / 2020年08月號

《PAR表演藝術》雜誌 ▪ 332期 / 2020年08月號